昼烬

第40章 刹那

一日前

一间深暗的牢狱中,他满头的白发垂了下来,面前是一半开合的青铜古书。

此时秦魁已经尝试了无数遍去解锁青铜古书的新一页,青铜古书却仍然没有一丝变化。

秦魁眼神有些涣散,豆大的汗珠在脸庞划过,在长时间使用神识和精神力后,秦魁也是吃不消。

一股困意涌了上来,秦魁明显搞到意识开始模糊。

秦魁摆动着双手的铁索,用碰撞来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不能睡!绝对不能睡!”

而这一股睡意并没有伴随着秦魁的反抗而消退,反而变得愈加强烈,使秦魁难以抵抗。

渐渐的,秦魁反映的频率缓了下来,钢铁碰撞之声也缓了下来。

那一双疲惫不堪的双眼终于闭上了……

梦中有一片星空。

星空很很绚烂……

秦魁身影浮现在此,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这里是?”

秦魁有些陌生的望着四周的环境。

“我的梦境?”

不一会儿,一丝灵动之气,仿佛击破了这寂静无比的世界。

只见一个年迈的老人正坐在不远处。

那老人仿佛察觉到了秦魁的出现。

盯了一眼秦魁便专注于他面前的棋局。

“坐。”

秦魁皱了皱眉,心中难免有些警惕,但最终还是缓步走了上去。

腿端端正正的坐在了那老人的对面。

老人没有看秦魁一眼,手执黑棋,缓缓的向棋盘上点去。

只听一声脆响,这一颗黑棋撞击在棋盘上碎了……

老人叹了叹口气,摇了摇头,说道。

“也罢,也罢……”

随即才看向秦魁。

“你的时间不多了吧…”

秦魁愣了一下,随即却点了点头。

“嗯,我已经一百多岁了,还突破不到天尊,也就这几年的事儿了。”

秦魁的年纪的确很大了,往往一个化身境修士的寿命大概在120岁左右。

那老人却笑了笑,又问道。

“你怎么看待时间?”

秦魁思索了一番,开口道。

“时间就是尽头。”

世间万物都逃不过湮灭的结局,在与宇宙对熵的过程中,一切的反抗都是无用的。

那老人又点了点头,回答道。

“这样理解也是不错的,可是你并没有真正的了解时间。”

一旦你没有真正的了解时间,你就依然是他的奴隶。

秦魁正了正身子

“恭听先生的见解。”

你的确说的没错,任何事物都逃不过时间的磨灭,无论是人类,还或是说是天族。

无论这场战争究竟是谁的胜利,我们都逃不过这样的结局。

从前的我也是这样认为,于是我踏进了天下,只为探索永恒。

有达到永恒,才能逃过时间。

而在这之前,我结识了一位女子。

她善良可爱,我们也彼此相爱。

我们生活了好一阵子,那时的日子太过美好,美好的有些令人不舍得回忆。

那时我也只是个凡人,我们的生活很艰苦,连最基础的温饱都是些问题。

当时我依然妄想成为一个伟大的武者,她也很支持我。

后来我终于被一个顶尖学府选中了,我以为我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我临走的那天晚上,我告诉他,等我证得大道,有了钱财,有了权力,便会给她一个风风光光娶她过门……

在后面的日子里,我拼了命的修炼,不断去探索时间的真谛,在荒野中饮血,悬崖上淬炼。

那一日终究还是来了,我以为我探索尽了时间的真谛,已经有了足够的钱财与权利。

我满心欢喜的回到故乡,回到那个我曾经生活的地方。

多年后的故乡已经变了样,存钱的那棵古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砍掉了。

人烟稀少了很多,走在镇上,只有陌生的面孔。

可我仍是凭着记忆回到了我和她曾经生活过的那个木屋。

看到木屋的那一刻,我松了一口气,她还在,她还在等我!

我推开了木屋,屋里还是如同往日一般的整洁干净,甚至还弥漫着一丝清香。

我呼唤起她的名字,却没有等到她的回应……

后来听镇上人说,十年前,她就已经去世了,就葬在西南边的高山上。

在那一刻,我彻底的失了魂。

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来到了那座高山。

映入眼帘的只有一堆土坡。

没有墓碑,没有名字,她就在这孤独的等待着我……

即便如此,我依然不甘心,我仍是认为自己的实力太过弱小,没能超度时间。

只要某一日我能彻底的理解时间,甚至我能达到永恒,我就还能把她给救回来。

在此之后,我拼命的修炼,我没日没夜的研究时间,可即便如此,我依然没有寻找到一个方法能达到永恒。

最终我没有能够驯服时间,但时间却驯服了我……

我老了,霜白攀上了我的头发,那一种无力是一种深深的绝望。

我再次回到故乡,故乡这次彻底变了样,就连曾经的那个小木屋也不在了。

我在她的坟前复制了一个小木屋,我就住在里面,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而正是这一段时间,让我却真正的明白了时间的意义。

我寿命将尽的时刻,他和我的画面一幅幅浮现在我的脑海。

我再次感受到了那种久违的情感,那种久违的温情……

而她和我的故事,在我的时间中,便是永恒……

如果说我们之间的故事只是一刹那,那么时间的永恒便是刹那。

只要我曾拥有她,那便是永恒。

只要那么一刹那,那便是永恒……

此刻,一个老者苦笑了一番。

“你现在可曾明白?”

秦魁眼神有些复杂,陷入了苦苦的思索。

那个老者,说道。

“想想吧,只有当你想清楚之后,你才能摆脱时间。”

伴随着依稀中的落子声,老者的身影逐渐模糊。

几时辰后

秦魁已经睁开了双眼,他从那个梦中醒了过来。

面前是一本半开合的青铜古书。

只不过这一页上渐渐浮现出了文字。

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满。

苍穹浩茫茫,万劫太极长。

麻姑垂两鬓,一半已成霜。

天公见玉女,大笑亿千场。

吾欲揽六龙,回车挂扶桑。

北斗酌美酒,劝龙各一觞。

富贵非所愿,与人驻颜光。

九眼小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