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走失

人海走失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9章 落雨渐寒情难覆 初冬飘雪触心房

有人愿意醒,有人愿意睡,有人半睡半醒。夏天酒醒后,泪水终于止住了,看着落雨的清晨,睡不着又醒不了,昏昏沉沉地脑袋像是装了一座山峰一样,随时都要与地上生根。勉强起来上了一次厕所,十个颤抖着地手指紧紧扶住门,摇晃着身躯撒尿,没有一点尿进厕所里。眼睛想要睁开却被刺痛感逼得只好闭上,手臂上传来的阵阵痛感让他的脑海里还能想起昨夜发生的事。说一千道一万,始终还是自己错了,怨不得别人。

撒完尿,也不知哪来的忽然清醒,也许是想起了昨夜的事,于是开口对着室友道:“哥几个,帮忙冲一下厕所,实在是昏沉得严重。”

说完也不管室友搭不搭话,又是昏昏沉沉地爬上了床,拉链始终没有拉上。室友李牧接了一盆水冲了厕所,不知是出于好心还是因为离厕所较近,味道难闻的原因。

李艺舒还算是心疼他,出门为他买了早餐,一杯豆浆加一碗热粥。大抵是明白喝完酒之后喝粥不容易伤到胃。叫他起来吃早餐的时候,他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谢谢,辛苦了。”

“笑起来别哭还难看,道什么谢?好好吃吧,吃完这一碗该忘就忘。”李艺舒关心地道。

夏天听到李艺舒如此说,像是端着一碗忘情水一般,久久没有喝下一口。约莫过了两分钟,总算是喝了第一口,没有甜味,很淡。淡得就像今天的雨,下得很淡,没有急促,缓慢得像是装了心事的人。

齐梦站在窗边,眼睛很红,手里拿着手机看着这下得缓慢的雨。手机上是早已写好的信息,上面写着“夏天,对不起,昨天不该那么冲动,咬你了十多口。咬你是因为我太爱你了,一时间脑袋一片空白,听不得你的解释。今晨起来,嘴里还有着淡淡的血腥味,你一定很疼吧?现在我不知道怎么办了,心很乱,你说我该相信你吗?或者你能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吗?”最后,她始终没有发出去,关了手机回到了床上,拿出了曾经夏天画的画像,看了又看。

也不知韩君茹如何得知夏天分手的,第一时间发消息来问候,夏天看到消息之后也不恼,拿起手机回道:“谢谢关心,我很好。”

看到消息的韩君茹没有第一时间回复,她感到了夏天的语气很平淡,平淡中有一种距离感,过了大概五分钟,她还是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而后回道:“老大,你要好好的。”

“嗯”

夏天的回复连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看得韩君茹十分难受,心里想:“为何他如此薄情?我明明把初吻给了他,不值得吗?”

夏天的心底很平静,面色也很平静,就像古井一样毫无波澜。这样的他连喝粥都像吃药,又怎能好心回她!

下午时,夏天终于走出了寝室,天依旧下着蒙蒙细雨。正如课文中所写“一层秋雨一层凉”。夏天感到很一阵冰凉,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夏天撑着伞走在秋天的雨里,道路的两旁是雨打落的桂花,有的随着水流进了臭水沟里,有的在水坑里泡着,没了昔日的光彩。道路蜿蜒曲折,路的尽头便是齐梦的宿舍楼。这栋宿舍造型奇特,采用了中式与欧式相结合的设计风格,最后出来的宿舍楼不像西方风格也不像西方风格,看着倒有点像金字塔,不过是下面几层是正方形,上面却像是个城堡尖尖的。见到的人都会感叹道:“人才啊!”

不过楼里面配置很好,标准的四人间,配有空调。不像是男生宿舍一般,宽敞却是八人间没有空调,价格自然是齐梦她们的宿舍楼贵得多,比夏天的宿舍贵了两倍。里面住的都是些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学生。

走着走着夏天就到了齐梦的宿舍楼下,楼下有几对情侣在热情的接吻着,很是大胆。也至于从图书馆回来的学生看着这些情侣翻白眼,一脸嫌弃的和身旁的伙伴嘀咕着。夏天看了看接吻的情侣,又看了看从图书馆回来的学生。随后他叹了一口气之后打了齐梦的电话,打了五个之后没人接又发了一条消息,内容是“梦梦,我在你们楼下,你不下来我就不走了。”他想清楚了,本就是自己错了,应当要挽回的。

齐梦在夏天发来消息之后笑了笑道:“笨夏天,你怎么这么笨呢?”随后拿起手机拨通了夏天的电话,开口便是:“你不要等了,我不会下来的。”语气很平淡,没有生气,也没有微笑。

夏天见到齐梦主动打电话先是一喜,接通电话听到齐梦的话之后脸上又恢复了平静,他勉强的笑了笑说:“梦梦,原谅我好吗?我以后不会了,保证不会了。”

齐梦没有说原谅,也没有说不原谅,说着一句不相关的话,她开口道:“手臂还疼吗?”

夏天听到看了看手上还未消散的牙齿印,随后笑着说:“没事,没事,本就是我错了,如果你原谅我,再咬一口也行。”

齐梦听到之后嘴角上扬,心情好了许多,她在心底道:“笨夏天,你怎么这么笨呢?”但是嘴上还是平静地说:“以后不要联系我了,你也不要等我,我不想见你,就这样吧!”

说完齐梦就把电话挂了,夏天心里觉得这场雨更凉了一些。他也不再等了,独自一人人撑着伞走向了一家餐馆。他除了早餐喝了一碗粥之后便没有吃东西,现在已经下午四点钟了,即使他不想吃,但是他的肚子一直咕咕直叫。

而后的时间里,他除了上课就是去等齐梦,但是都没有结果。齐梦见到他的时候面无表情的从他面前走过,甚至连看都不曾看他一眼。可他每天都会去等,等了一周,天空终于放晴了,他也习惯了,自然心情好了许多。今天齐梦下午放学见到夏天依旧在宿舍楼前等她,也是面无表情的从他面前走过,回到寝室之后她便自言自语地说:“笨夏天,这是对你的惩罚,看你能坚持多久。”

夏天见齐梦依旧不理他,叹了一口气独自去吃饭了。待到黄昏时,他戴上耳机听着歌安静地在操场走着。不管跑步的还是散步的人如何吵闹他始终安安静静地走着,走了一圈又一圈。

“嘿,老大。”

突然间一个声音打破了安静,他抬眼看了看,只见韩君茹微笑着站在他的面前,嘴角带着两个迷人的小酒窝。他感到很治愈,心情瞬间好了许多,不自觉地微笑道:“你也来散步吗?”

韩君茹继续微笑着说:“只要不下雨,我基本每天都会来走一走。”

没等夏天开口,她又继续说道:“老大,我见你走了五圈了,累了吧?要不要一起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夏天点了点头,跟着她去了篮球场旁的桂花树下坐了下来,这里正是韩君茹把初吻给他的地方。他的心突然间有了悸动,眼睛看着韩君茹,似乎要问她为何要在这里休息?

韩君茹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笑着道:“老大,说一说你的感情事吧!”

夏天在她的微笑下没了抵抗力,那两个酒窝让我有些醉了,于是开始说着他与齐梦的故事。说了大概两个小时,从白天说到了黑夜。他始终是微笑着,仿佛很幸福一般。韩君茹却听哭了,扑在了他的怀里,他抱着眼前的泪人儿一阵安慰。一会儿后,韩君茹不哭了,看着夏天笑着,夏天又迷失了,朝着她吻了下去。

吻了大概有二十分钟,夏天与韩君茹沉浸在接吻的快感中。就在二人热烈的接吻时,一个人影冲出来拿着韩君茹身旁的手机就跑了,夏天立马和她分开追了出去,一直跑到居民区,那强盗冲进了一条黝黑的巷子里,夏天恐惧了,停下了脚步。由于夜晚很黑,看不清那人的脸,也就没有报警。

夏天走回来自责的对韩君茹说:“对不起,没能追到他。”

韩君茹不想让他自责,笑着说:“没事的老大,我想办法买一个就行。”但是她的眼里噙满泪水,将要哭出来的样子。

夏天走过去抱了抱她,而后看着她自责地说:“以后别叫我老大了,我保护不了你。”说完夏天就走了,独自将韩君茹留下。而非他薄情,实在是不好意思再面对韩君茹。

在夏天走后,韩君茹独自哭了起来,哭了许久之后抬起头看着黑暗的天空说:“我要加入武术协会,等到毕业后就去入伍,让这世间没人再欺负我。”

往后的时间里,夏天不再理韩君茹,即使见面韩君茹朝他微笑着打招呼,他也是面色冷淡,有时候竟假装没有看见。韩君茹见到之后十分难过,在心底道:“谢谢你老大,你让我有了最美好的回忆,也有了最坏的回忆,而后便当个路人吧,再见!”

世间伤心事千千万,世间的人千千万,总有人要成为过客,总有事要被遗忘。那些不被遗忘的只好存在心里面,不愿去提及。夏天不再理会韩君茹,但每天依旧等齐梦,从秋天等到了冬天。齐梦终于与他说话了,只是还没同他在一起约会吃饭。

初冬的天下起了鹅毛小雪,很是漂亮。夏天看到之后打电话给齐梦,齐梦听到夏天说下雪以后开心地跑到窗边看了看,见到雪之后开心地笑了起来。夏天听到笑声之后挂了电话冲出了寝室,一路跑着去了花店,他买了一捧玫瑰花去到了齐梦的宿舍楼下。

他骗齐梦说要送她最后一个礼物,齐梦果然被他骗了下来,走下来之后就见夏天单膝跪地,手捧鲜花说:“梦梦,我错了,原谅我好吗?以后我会一心一意待你。”

齐梦许是没有生气过,见此点了点头笑着说:“笨夏天,我原谅你了。”

夏天欢喜地将她抱着走到雪地里,将她放下之后又将她紧紧抱住,深情地吻着她。吻了许久之后她含情脉脉地看着她说:“如今已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了。”

齐梦没有说话,紧紧地依偎在他怀里。雪下得很认真,不一会儿,两人便白了头。

贫僧只吃素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