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意灵天

第589章 如何躲远些

心狠手辣的人,多半也不会找一个悲天悯人的帮手,对于此时的季敖来说,轩辕伽便是那种潜在的同类。

唯有找一些臭味相投的家伙,他才能揣摩明白对方何时会有些不同寻常的想法与举动。

这既是一种安全的念头,也是个危险的开始。

忽略掉了那些不可掌控的意外,季敖很满意轩辕伽对马杜所刺出的那一戟锋芒,不过他也有点儿顾虑。

自从他在风梧山庄后边的峡谷里悟出了,那一套可以自由穿行于土石之间的悲凝神功,他一贯都把气息隐藏殆尽,怎会被轩辕伽这臭小子所找到?

微睁双眼,瞧见了自己这把寒刃戟所击中的物什,不是马杜的脑袋,而是季敖用来拦住马杜的土墙,轩辕伽心头咯噔一下,说不出的惆怅。

他是在开心自己没有滥杀无辜呢,还是在埋怨自己也被季敖那牲畜给耍了一着?

很显然,人家马门主对季敖来说定然是有着些用处的,否则季敖也不会听从他轩辕伽的三言两语,便大老远地跑去搭救马杜。

火器门?马杜的身上除了那把伞之外,还有什么惹人贪恋的秘密?

“……”

铁青着个脸匍匐在地,他这辈子恐怕都忘不了那把寒刃戟怼向他脑袋的一瞬间。

没错,最后是季敖这牲畜出手救了他,可他又怎么敢忘记轩辕伽会想杀了他,不也是这牲畜唆使的!

暗暗记下这俩家伙的嘴脸,马杜咬牙沉默着,誓要保此仇怨。

“先带他找个地方躲起来,我自会想办法去找你们。”

脸上的奸邪之意少了大半,季敖也不管轩辕伽此时在矛盾着些什么事情,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

这一会儿,他没再见着轩辕伽的身上残留有任何的犹豫,只见轩辕伽利索地带着马杜跑向了那一条退去土墙的通道。

目送着他俩刚走没多久,季敖就等来了三个家伙,其中有两个面孔陌生些,而熟悉一点的那人,反倒见了他又想往回跑。

“……季……季敖?”

梁蛏双腿一软,差点就把季敖当成个祖宗来跪拜。

彼此虽没什么大交情,可那家伙好歹也是他们第五军的总长,于情于理都该退避三舍。

他想溜之大吉,还赶不上那道门的帮忙嘞,反观另外那俩人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全然没想往后多退一步。

“季敖?”

简单地扫了眼这个阴森晦气的墓室,苏弥苍白着个脸,嘀咕了一声,似在咀嚼刚才救走马杜的人里头,就有这么一号人物。

除了季敖之外,另外一个冰系修行者到哪里去了?显然是提前跑了。

不知左手边的这个姑娘是否有点能耐可以用那些云界术封住季敖,他望了一眼欺软怕硬的梁蛏,幽幽地说道,

“你去追他们,死人也没关系。”

“哈哈哈……有意思!想走?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仰头狂笑三声,季敖想不佩服苏弥都有些为难,他怎么也想不到那小子连个马杜都守不住,还有胆量让梁蛏逃去追轩辕伽和马杜。

双眼迸出了一阵绿光,季敖怒拳一出,将目标集中在了那个小丫头的身上。

云界术?哼,没了双手和脑袋,看她怎么施展出来!

既不是金山也非银矿,几度遭逢大劫的惊云寨,又响起了一阵震天烁地的闷隆响。

别人可能尚不清楚这底下是躲着些什么样横行无阻的牲畜,但轩辕伽和马杜都明白,那是季敖在对付暗灵盟的追兵。

说来也怪,那些家伙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为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追到这里来?

一个弹身跃跳,从这个岩洞里掠了出来,轩辕伽这会儿满脑子只在寻思着如何躲远一些,没多注意这附近是否还有暗灵盟的人在守着。

呼啸而至的寒风,迫得马杜连吐一口浊气的举动都办不到。

他知道自己这是在下坠,也明白这条路便是前几天跟曹祐他们来过的那条小道。

这条路上鲜花嫩叶没多少,吃人不留血的妖藤,倒是挺多的。

一见着那把寒刃戟又出现了,他是期盼不来那种逃出生天的侥幸了。

他的双手和双脚,都被这厮裹上了一层冰晶,若非他不能憋气太长时间,恐怕他这张脸也得盖上一个冰晶面具。

一边要拎着马杜,一边又要来收拾这些利刃般难缠的食人藤,轩辕伽空有着完整的双手,也不得累个呛。

幸亏这种往下坠落的活计费不了多长时间,不然他真有丢开马杜自保小命的心思。

明明可以整出个护体罡气球来减少些气力,为什么他不想用?大概是怕那罡气球的光亮太耀眼,招惹来别有用心之人的关注。

饶是夜视能力不俗,这么大的一个冲劲往下坠来,他也不得不多浪费点灵力凝聚出了些冰晶来缓一下坠落之势。

如此凉飕飕的滑溜劲,也只有他这种习惯了冰霜的家伙才受得了。

冰火两重天的折磨,他是不想再多尝一遍了,然而也是有点好处的。

裹在他脚上的那些冰晶,这时已蹭去了不少,只要稍微多用点气力,说不定可以得到个解脱。

可是这事儿还不够成熟,他还需要耐心地等个帮手出来,缠住轩辕伽。

到那时候,他才算真正有了个逃走的机会。

但这一路风平浪静,有个鸟的劫匪出来帮他一把。

忍不住在心底里啐骂了两声暗灵盟那群没脑子的家伙,马杜那一脸的愁闷在瞬间变成了苍白。

一股子疼意,莫名其妙地从他的肚子里涌向了他的脑袋,迫得他双眼瞪得老直,生不如死。

“想从我手上逃走,可没这么容易的事情……”

带着马杜暂时躲到了这堆石头丛里,轩辕伽警惕地望了眼那一片起伏不定的海面,以为马杜是在装蒜,想要趁机逃走。

可那家伙的怪喊越来越大声,真不像是装出来的,深怕马杜事先中了某种毒药,轩辕伽急忙往他身上打去了一团灵力,将他和那些痛哭声都封在了冰晶里。

这是一个办法,但不是很好的办法,终归有个时限。

秦老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