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意灵天

第586章 可真有意思

入了夜的品仙楼,本该比白天的时候要热闹一些,但因为它的那个规矩,一天到头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有谁能够理解这么华丽的一座香楼,一个时辰也不过接待九个人,不论他们高矮胖瘦贫富贵贱,只要能出得起那三百两银子,任谁都能进入其中尝点儿仙酒。

这一行四人低调着从夜幕深处走了来,走进了这座不知藏有多少秘密的香阁。

像他们这样成群结队地到来,落在门口那俩小厮的眼里,已非什么稀罕的事情。

怪就怪在他们来的正是时候,算上他们在内,偌大的品仙楼里刚好有九个宾客。

“他娘的个姥姥,这派头可真有意思。”

忍了老半天,好不容易来到了第三层的这一间房里,壮汉一把就将脑袋上的黑纱帽甩了开,瞪大了双眼来瞧这一个足够容下五百多人的小仙境,唯独没见着仙女们出来相陪饮酒。

“有意思的话,你不妨住在这里一辈子,保管有人把你也当成仙人。”

咯声怪笑两声,矮个子见着云雾里浮出了四张玉石雕刻而成的横桌,随意地挑了上首的一个位子坐了下,自己替自己斟满一杯香味撩人的酒液,还没送到嘴里浅尝一口,倒是见着杯子里多了点黑不溜秋的杂物。

怒目一瞪,矮个子质问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女人还没见着一个,就先喝起酒来,等会儿她们出来了,你还不得连见识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解释起来分外冠冕堂皇,高个子也摘掉了头上的黑帽,笑嘻嘻地坐在了矮个子的对面,似有针对之意。

“哼”

冷呼一声,矮个子随手一丢,连同那杯子一起丢了开,不再去碰那瓶子里的酒液。

跟着他们仨一同进来的这人,没能躲开这个杯子的侵害,柔身一倒跌在了壮汉的脚边,想躲又躲不及了。

“嘿,谁说没有女人的,这里不就有一个。”

宛如老鹰扑食般揪起了这人的肩膀,壮汉一个跨步搂着她往高个子身旁的这张桌子边坐了来,不忘伸手去扯开那个罩住了她面容的黑帽。

虽跟外边那些丫环比起来,少了几分稚嫩和坚强,但她好歹也是个身段不错的女人,够他玩一小会儿了。

“猪永远都是猪,见到母的,哪管亲娘与姥姥。”

听得了那女人无力反抗的喘呼声,高个子也不去瞧她身上的衣服是否完好,冷声笑了把,巴不得壮汉真能在这种地方里快活一些时候,最好是能死在这里。

“你个直娘贼,老子又不是在玩你娘,需你这般多事?”

脑袋里头装的东西不多,可他也没傻到家,终究是听出了高个子的话中之音,一把将这女人推到了一旁,壮汉一拳就往高个子身边砸了来,没能伤到那厮,却把这可怜的桌子砸了个稀巴烂。

“这就怪了,我几时说过我在说你了?况且你若承认自己是猪,我还想把她看成个人嘞。”

借着这一退身的机会,高个子又把这屋子里多看了一遍,愣是没看出这里头有何门道,直到那一些云雾说变就变,变化出了四道多余的木门。

只那么一瞬间,他们仨都呆在了原地,谁也没空去搭理谁,因为那门里已走出了四位天仙般的女子。

近水楼台先得月,高个子在短暂的发呆过后,扑身搂向了最近的这个仙女,顿觉得自己来此一遭不算白费了时间。

“唔……这位公子如此喜欢女人,就该到那香怡楼去,我们这里可是卖酒的地方。”

小嘴遭了个偷袭,这位红衣粉衫的姑娘,略有点慌乱地从高个子的怀里挣脱而出,却没逃到多远的地方去,好似在等着他的另一番爱怜。

“你们这里不仅卖酒还卖笑,我又不是瞎子和聋子,怎会不知道这里的规矩,不过是大胆尝一下姑娘嘴中的琼浆玉液,究竟是何滋味,现在尝来果真妙不可言。”

双眼里透出了些光亮,恨不能在此将她生吞活剥,高个子一副比猪还厚的脸皮,怎么也不会把那轻薄之名揽到身上来。

他还想再去搂一下这名仙女,手里只得了个酒杯,哪有那软玉般的温香。

“公子此话可是要得罪人的,我是甜儿,那位才是妙妙!”

嗔怪着瞪了高个子一眼,她已将那玉杯斟满了酒液,容不得高个子敢把这些来之不易的佳酿糟蹋掉。

顺着她的柔声所指,确有一名相貌不逊于她的女子坐在了矮个子的身旁。

“果然美酒还得美人来陪,才够滋味。”

暂时忘了身边坐着个绝代佳丽,矮个子缓缓地闭着双眼,举起了这杯八分满的酒液,享受地闻了闻这些飘散而出的酒香,似乎从里头闻到了那妙妙姑娘的一身芳纯。

“公子若是喜欢,便多饮几杯。”

美眸里没有丝毫的泪光,这位妙妙姑娘的话语里,却带着几分的伤感。

没人能猜懂她手里的这壶酒里,是否掺着一些和她有关的泪水。

“真是久闻不如亲尝,这娘们够味,哈哈哈……”

忘掉了高个子对他的那番挑衅,壮汉施展开身法掠了来,大有将那女子就地正法的意思。

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人还没扑到她的身上,反而挨了她一脚,被强行踹飞到了角落里。

“?!”

被那女汉子的一脚踹了清醒,高个子和矮个子怎么也笑不出声来,脸上隐隐多了点苦意。

这些女人看似手无缚鸡之力,有谁知道她们一个个的修为与常人无异?

乍一看是他们仨在狩猎她们,玩弄她们,但事实上真的是那样么?

没准,是她们在可怜他们。

品仙楼,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臭娘们,腿劲这么大,功夫一定不弱了……”

啐掉了一口夹着血丝的唾沫,壮汉想要召唤出一把灵器来废掉她所有的行动力,不想那女的比他还生气,一脚黏起个大酒缸,连人带酒往那厮的脸面上飞了来。

“呀,公子快保护我,小醉姐姐要跟人拼酒脱衣服了。”

听不得那些吵闹之言,甜儿姑娘软身一粘,贴在了高个子的怀里,仿佛要来寻求一点儿保护。

秦老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