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意灵天

第396章 半个时辰内

天陨齿轮的出现,没太引起马杜的在意。

因为在此时的马杜心里,他更希望从他的灵泉里,跑出来的是花月的那把伞,而不是这枚泛着丁点红芒的天陨齿轮。

坐回身来将这个碗放在水面上,马杜又用这条毛巾搓了搓他的肩背。

水冷了,倒不如说是天也冷了。

睡意渐浓的马杜,对那一枚在屋子里窜上窜下的天陨齿轮伸了伸手,似在解除对它的召唤,又像是在命令它离开这里,回它应该待的地方去。

嗖,如小蜂鸟般飞到马杜身旁的天陨齿轮,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听话,倒有些要自作主张。

乍一看之下,它就是一枚静止在半空中的红芒小齿轮,但实际上它的转速,已经到达了一个非常快的境界,快到能够在眨眼间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惊涛骇浪没有折腾出来,它倒是直接往马杜这洗澡水里飞了去。

在它的搅和之下,这一大桶水越转越快,越转越快,完全没有停歇下来的可能。

哗的一声,洗澡水和马杜都消失在了这屋子里。

哗啦啦,屋子外的雨水坠落了更快一些,这座宅子里的其他人,都还不知道马杜又玩起了失踪。

“姐姐,我刚才是不是太凶了?万一以后他都不理我了该怎么办,要是让叔公知道了,他一定会责怪我的。”

搂着她这姐姐,比搂着她叔公还要激动的梁金玉,开始有些后悔起了,自己跟马杜说过的那些话。

和她这姐姐挤在一张床里,她是没有被外面的暴雨声给吓到,却渐生了些不安。

“傻妹妹,又不是你的错,要错也是姐姐的错。等明天我们到莱州去逛一逛,顺便跟梁长老说一说,他那么疼你,怎么会怪你呢。”

用这条暖和的被褥,披在了她和梁金玉的身上,这丫头心知梁金玉,不会跟那梁长老多说些今晚的细节,更是没有这傻妹妹的那种不安之心。

呵,偌大的一个马家,看似掌控在那梁长老的手里,不如说是在她的怀里。

她以为只要自己,在梁金玉心里的地位超过所有人,就永远都不用担心,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殊不知,天底下还有一种叫变数的东西,在无形中作弄着她们这些人。

“嗯,等见了叔公,我一定要让叔公知道马杜有多坏……咦?姐姐你做什么呀……不要啦……呵呵呵……”

想好了所有要跟她叔公说的话语,梁金玉搂得她这姐姐越近,越觉得好暖和。

一个不慎,胳肢窝被袭了中的她,忍不住笑呵了起来。笑着笑着,抓到了点不该抓的东西,她更是无法从她姐姐的怀里挣脱出去。

“小丫头,看你往哪里躲……”

娇躯比梁金玉还要灼烫的她,一把将这条被褥盖向了梁金玉。

这一夜有多长,得看她想要什么时候停歇了。

大概她从嬷嬷们的见多识广里学到的这点新奇,就是在这一个又一个近乎玩闹的夜晚里,传授给了她这个玉妹妹吧。

“呜呜……”

从夏侯巍怀里挣脱了开的姬纲,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刻能够被夏侯巍搂在怀里。

她知道这是夏侯巍的权宜之计,目的是帮她赶走欧吉尔他们,但她实在无法接受,他用这么一种无耻的方式来保护她。

啪的一声,姬纲一巴掌就往夏侯巍的脸上丢了去,算是报复了他强吻自己的深仇大恨。

“半个时辰内他们不会过来了,你顺着那个方向往南下去,就能甩开他们的追捕。”

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夏侯巍并没因为这一吻,而想说出些照顾姬纲一辈子的海誓山盟来。

他明白自己不是在三宗九门,那种家族氛围特别浓厚的地方,而是在暗灵盟里,每天过着朝不保夕的流荡生活,随时都可能会被一大堆仇家给围攻。

“你这么想丢下我,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只要过了今晚,我会永远离开暗灵盟,不会再成为你的累赘。”

反过来搂紧了夏侯巍的姬纲,越发像极了一个,舍不得丈夫离开的小怨妇。

照着夏侯巍的话,她可以得到一段时间的太平生活,但她想要的不是那种生活,她奢望一个没有暗灵盟,也没有三宗九门的生活。

见着夏侯巍沉默了,姬纲鼓起勇气小声地接着呢喃道,

“你能不能答应我……”

“?!”

听清楚了姬纲这番话的夏侯巍,想笑又想哭。

呵,在他身上寻开心,那是傻还是天真呀。

她连她能活下去几天都不知道,有什么底气说出这种话来。

一想到姬纲平时那副傲气横秋的姿态,夏侯巍难免有些怀疑离得自己这么近的一个家伙,是不是姬纲本人了。

他越是这样沉默,姬纲越是难受。

他理解不了姬纲的这种心思,就像他理解不了自己当年为什么要走进暗灵盟。

察觉到姬纲放下了双手,担心她会有些想不开,而去做某些傻事,夏侯巍语气沉重地询问道,

“是不是我答应了你,你就能真正坚强地活下去了?”

“也许吧……”

和夏侯巍保持了一寸来远的距离,姬纲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竟然会在这空荡荡的林子里,跟夏侯巍说出那种不堪入耳的话语。

也许吧,她是疯了,对暗灵盟的那种生活感到厌恶了。

她恨所有的男人,却恨不了这一个夏侯巍,反让自己成了他的累赘。

累赘?从哪里看出来,曾讨得过他片刻的关心了。

重又召唤来了这条绿白光芒相间的爻叶鞭,姬纲不知道自己下一次碰见夏侯巍,又会是什么个心情。

看来,她还是适合躲在那一个面具之下,将自己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藏在心底里。

“姬纲……在你进入暗灵盟之前,你是不是在哪儿见过我?”

轻拉住了要离去的姬纲,夏侯巍看似没来由地问了这一声,实际上他已感受到了,姬纲那纤细的小手上袭来的灼热。

看样子,他猜对了,自己也曾在哪里见过姬纲。

姬纲?可能这不是她的本名,像她这样拥有着倾城之貌的女子,应该有一个更为动听的名字。

秦老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