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意灵天

紫意灵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1章 当着他的面

在船上歇了一夜的顾之威,一走出船舱就看到了,不少湿漉漉的淡雾。

这种天气,在汀州那边还是很少出现的,引得他好奇地伸出手去碰了碰半空。

这些个感觉,就像西边的人见惯了尘沙,而见不惯雨露,乃至于辽阔无边的大海。

“少爷,时辰到了,该上岸了。”

折返回了船舱里,顾之威轻摇了一下装睡的苏祁,示意他该起床啦。

昨夜里应该到城里去歇息才是,这岸上的寒气太多了,一不小心就能让人着了凉。

“咦?散堂升到哪去了?”

略有些不舍地睁开了双眼,苏祁知道散堂升提前下了船,却还是想要询问一下顾之威。

裹紧这条单薄的被褥,苏祁又想打个盹,好怪责一下顾之威没有按时叫醒他。

“他卯时左右就走了,说是要到南岸去办点事,就不送我们一程了。”

不想让苏祁又往那杂货堆里躺去,顾之威大着胆子来扯苏祁身上的那条被褥。

一拉一扯之间,气氛变得极其怪。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兄弟在忙些卿卿我我的事情。

“现在都巳时了呀?那我们上岸吧,这条船就先卖给散堂升了,回头再找他要钱。”

打了个哈欠,苏祁仍不忘将这船归于他的名下。

船上的乘客们昨夜里都上岸了,只有他要省点钱,不想到城里找家客栈洗个热水澡,非要搂着散堂升聊个不休。

散堂升之所以会提前溜走,大半原因也是害怕了苏祁的纠缠。

成何体统!两个男的?

不,三个男的怎么能够孤船共枕,聊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传扬出去非得让人笑话死。

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顾之威,找了找怀里那一大叠银票,确认它们完好无损之后,才跟着苏祁往这江宁城而来。

一路走来,他倒也看见不少赶早的人要往江边而去,许是怕遇到贼寇们打劫,而想早些出门吧。

“难怪江边不太平,这临江的城池都没几个兵,能震慑住什么贼寇呀。将来一定要将城墙筑高几丈,再安三千水师在这里,让他们有事没事去江边钓鱼。”

粗略看了一眼江宁城的城防情况,苏祁老毛病又开始犯了,到了哪,都想把哪儿变成他家的东西,也不探听一下附近有没有特别厉害的家伙。

“少爷,现在还早,我们是不是先去吃点东西呀?昨天没吃饱,肚子有点饿了。”

不懂苏祁的谋天算地,顾之威只想找些粥米馒头填饱肚子,再陪苏祁逛一逛东州八城。

“八文钱够吃嘛?这江宁城内的物价看样子有点高。”

进了这城中大街,苏祁有预感八文钱买不了几个馒头。

没办法,谁让他身上一共也没几两银子,不省着点用,恐怕连回去的船费都不够了。

“额,够了,剩下的我想办法。”

从腰间这小钱袋里,当着苏祁的面数出了八文钱,顾之威难受呀。

八文钱能买什么呀,跟人家买块桂花糕,都得遭人家的嫌弃。

硬着头皮,顾之威步履沉重地向这包子铺走了来,希望有隔夜的馒头能够便宜点卖。

殊不知,隔夜的馒头比现做的还要贵。

“小师弟……”

拎着这个篮子往后山而来的徐丹琪,一见曹祐和高多利打起来了,急忙大喊出声,生怕曹祐有个不测。

她的到来,让高多利连忙收了刀刃。认定了是高师兄在欺负曹祐,徐丹琪幽怨地质问道,

“高师兄,你怎么可以和小师弟打架,万一伤了他,你要怎么向高长老交待呀?”

“徐师姐……是我找高师兄切磋的,不是他找我麻烦……”

瞧见高多利那一脸的郁闷,曹祐先声解释了一下。

高多利的心里头,有根因他曹祐而存在的芒刺,他得让高师兄相信了,他真不会任何曹家绝学,否则还会有高师兄,莫名其妙攻击他的事发生。

这大半个时辰比划下来,高多利没有从他身上找到什么特殊的招式,他倒是快要把高多利的招式都学完了。

“这样呀?那就是小师弟你的错了!没有长老同意,门中弟子是不能随便比试的,不然会挨罚哟。”

不好意思地望了高多利一眼,徐丹琪装出一副师姐的严肃模样,恶狠狠地教训起了曹祐。

与其说是在骂曹祐,听起来更像是在和曹祐说笑。

“你们聊吧,我一个人先回去了。”

心知徐师妹是刻意来找曹祐的,高多利也不想多逗留,三步并作两步地从她的身旁走了过。

要说责罚,徐师妹离得曹祐那么近,不也是违反了门规么。她爷爷是长老,该怎么罚也不管他高多利的事了。

“高师兄你别走呀!我又不是只来找小师弟的……”

口是心非的徐丹琪,转过身来呼唤了高多利一声,却没有等来高师兄的停留。

目送着他远去,徐丹琪一时半会儿竟然忘了,自己是为了什么事而来找曹祐的。

“……”

有些时候,小欧桓是很担心曹祐,和徐丹琪走得太过于近了,而忽略了修行。

在曹祐所生活的这个时代里,空有一个宗门嫡子的身份是不够的,还需要拥有足够强大的修为,和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声望。

不然,所能够等来的命运,会比寻常人家的子弟悲惨数十倍。

“徐师姐,你怎么不在演武场上,教那些姐姐们练功呀?”

受了大叔的影响,曹祐谨记着徐师姐只是他的师姐,而不会有另外些关系的出现。

他不懂得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相信大叔让他克制住,那一份对于徐师姐的懵懂,自有良苦用心。

“爷爷今天心情好,亲自去指导师妹们了。怎么,你这小师弟不喜欢看到我嘛?”

将这个小篮子往身后藏了来,徐丹琪很想跟曹祐说,她是专门来找他的。

不过,那样子直白说出来的话,总归会有些难为情。

“不是啦,我怎么会讨厌看到师姐你呢。可以的话,我还希望天天见到你呢。”

傻笑着摸了摸后脑勺,曹祐将视线往天穹间移了不少,不知该跟徐师姐说些什么样子的话。

他有很多话想要和徐师姐说,到了嘴边又都消失没了踪影。为什么会有这些奇怪的念头,他也想不明白。

秦老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