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意灵天

第213章 这么个结果

没料到这人,被大叔封了经脉还能动弹,反应慢了些的曹祐,

愣是中了两针的暗算。这两枚钢针本该被曹祐身上,那一层淡紫芒光给挡掉,却有一根戳在了他的左肩膀。

只这么一瞬间的接触,曹祐整个人的灵力供给就有了些许混乱。

他要伸手来拔下这根针,进而恢复灵力的正常运转,但莫名之中有股力量在妨碍着他,不让他来将这针拔掉。

是谁?是悬浮在半空中的大叔,还是对面那人,亦或者另有其人。

“曹祐,你也不过如此嘛!在后山那会儿,我以为你和高多利,打个不死不活是很厉害呢,没想你也不过如此哈。”

这人不仅左手能够自由活动了,就连双脚也恢复了正常。

灭了曹祐?在他看来是挺简单的,犹如以前那些个死在他上的家伙。

“……”

袖手旁观的小欧桓,知道曹祐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但他更想看一看,库鲁洛那家伙是图个什么事儿。

曹祐的右手,此时正泛着一丝淡淡的黑芒。看来库鲁洛不完全被封印嘛,还能够利用曹祐的情绪,和那一枚钢针的帮助,影响到曹祐。

努力之下拔掉了身上的这枚钢针,曹祐也等来了另外一些钢针。

为什么,为什么大叔不出手来帮他呢?难道这是大叔在用那人的事情训练他?

挡下了这些钢针的锋芒,曹祐脑袋有些昏沉的,要往那人的所在挥来一刀,打算将对方给打晕,然后把他交给长老们处置。

“真有意思的力量,你现在连灵力都控制不好,还想抓我有可能嘛?哈哈哈……”

一个闪身轻而易举地逃开了曹祐的一刀,这人也不想引来那三个老家伙的注意,撒腿就往门外跑了来。

他想换个容貌和身份,再玩一玩这天大地大的风梧山庄。怎料跑没多远,灵泉深处就传来了一阵异样感。

这种从未接触过的感觉,让他整个人变得异常的兴奋,直至他浑身笼罩了不少黑芒。

瞬间,小欧桓明白了那些个看似普通的钢针,蕴含着怎样奇怪的功法。

库鲁洛有意让那一枚钢针伤及到曹祐,想必也是在曹祐拿到那四枚钢针的时候,所发现的问题。

那人所习功法能够借助钢针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夺取别人的灵力和影响别人灵力的稳定。

和这个事情比起来,小欧桓有些关心库鲁洛,是否借助那一丝的联系,成功分化出了灵体逃往那人的躯体。

“大叔,这是怎么回事?”

在持有灵的影响之下,曹祐对于屋顶上的那人,既有些厌恶又有些想要亲近一下。

他不懂笼罩在对方身上的,那些物什是怎么来的,只觉那人的修为提高了不少,似有反扑的可能。

“那是一种被称为‘暗灵’的存在,能够通过燃烧灵力获得足够程度上的力量。不过,这世间很少有人,能够承受得了那种力量。”

坐回了曹祐的肩膀,小欧桓凭借着以前所获取而来的情报,悠悠地跟曹祐解释了一声。

“你这小子……是暗灵……啊……”

这人后悔起了没及时收回那些钢针,而贸然去试探曹祐。他的筋骨正在不受控制地发生着变化,仿佛这样子下去,他会成为传说中那种绝望的存在。

愤怒与恐惧,掐得他不甘心就这样子,沦为暗灵的一部分。八枚黑光芒亮的钢针,承载着他不少的邪意,袭向了不远处的曹祐。

放完这些钢针,他又不得不逃离而去。要去哪里?他自己都不知道。

能够躲开,就不会想到去挡一下,曹祐和这八枚邪物擦肩而过,浑身的气血在刹那沸腾而起。

待它们离远了些,又冷静了不少。他想去追那人,可心中某个念头,又在劝阻他不用去追了。

砰,八处房屋同一时间被粉碎而去。对于这么个结果,库鲁洛还是挺满意的。

许是那些尚未消去的黑气又成了桥梁,曹祐奇怪地发现到了另外一种力量的出现。

“?!”

缓下了嗅闻这条从徐丹琪身上而来的肚兜,黑影人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个事儿,只见斜上方的屋角破开了个窟窿。

不少夜风从那窟窿里跑了来,扰得那一支没剩得多少的蜡烛摇晃了一下脑袋上的光亮。

下一秒,他就感受到了一股妖异的力量,往这一边而来,速度极其快,容不得他过分地迟疑。

跑?是带凉着上身的徐丹琪跑呢,还是自己一个人先撤?

带上徐丹琪势必会影响自己的速度,不带的话会少了件反击的物什。

“……”

凌空一刀将自己,这屋子的房顶切开了一角,飞闪而来的曹祐,撞见了那还没想逃走的黑影人,也看到了泪眼朦胧的徐师姐。

那一瞬间,在烛光消散的那一瞬间,对于曹祐来说是很漫长的,因为他看到了些不该看的东西。

高手间对决,是不能够有丝毫犹豫的。没有及时将思绪从徐师姐的娇躯上移开,曹祐眼睁睁地看着那四道劲力,往他的命脉直驰而来。

罡气?看清了护住曹祐的那颗紫芒圆体,黑影人夺步往门外逃了来。

如他所料,他那四枚暗器无法对曹祐造成致命伤,只会暴露了自己的底细。

担心曹祐会不顾徐丹琪的生死而追来,临走前他还不忘多利用一下羞红满面的徐丹琪,以便争取到更多逃离的时间。

“小心!”

瞥见又有四道劲力出现在眼前,曹祐哪敢再多迟疑半分,运足气劲奔了来,用龙魂刀挡下了,那四道意图伤害徐师姐的劲力。

叮的四响过后,曹祐又一次失去了追击黑影人的机会。得了他身上这个紫光芒亮的罡气球,原本该陷入漆黑之中的屋子,又变得奇怪了些。

“看够了就行,别回过身去……”

仍旧保持着常人所无法理解的那一种冷静,小欧桓飞到徐丹琪的身后来,隔空帮她解开了那几处被封的经脉。

他之所以不直接伸手拍在她的肩背上,是他不希望徐丹琪知道了他的存在。

咚隆一声,往这地板上坐了来的徐丹琪,无声地哭了起来。她很想去抱一下身后的曹祐,但她不敢那么做,不仅仅是因为她现在没有穿着衣服。

哭,对于此时的她来说,可能是最好的一种方式。

秦老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