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意灵天

紫意灵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1章 是最后一次

大权旁落的单祝,独自一人在这凄凉夜风中,挑灯品读着一本由鹿林所写的淡仇录。

看了小半会儿,他还真觉得浑身舒畅了不少,不去寻思太多不必要的恩怨情仇。

把脑袋上的头发剃掉,想必也能够当个云游于山川原林的僧侣。忽觉夜深了,单祝用手中书卷吹熄灯火,复让这一屋子变得更加安静了些。

飞檐走壁而来的白龙,载着柳淑烟悄无声息地往单祝这屋子里奔了来。跟在它身后的,还有那一个虎背熊腰的黑影。

他们一行深夜来此,无非是让单祝能够离开这一处的小山坡,寻思出个赶走季敖的法子。

白龙前脚走进这廊道中,柳淑烟就从它的肩背上跃了下来。脚步急促的她,重重地叩起了门扉。

“你们大半夜的不去歇着,跑我这来做什么?”

没有丝毫睡意的单祝,也不走过来开门,仍旧这样子躺在床中,回味着那淡仇录中的箴言良语。

偌大的惊云寨内,也就剩得他喜欢这样子,去想些无关痛痒的事情。

“表哥,好消息呀!池隶那龟孙让一大帮人去抢东州城,结果一个都没回来呢。”

忘了其中大半人马,是她柳淑烟威胁上山的,柳淑烟的脸上说不出的高兴。将心底里的这些话说出声来,她才如释重负地喘了几口热气。

“四哥,我们惊云寨向来是劫物不伤人,自从池隶来了后,天天打着你的旗号无恶不作。你若不除了他,让其它山头的掌旗把子知道了,岂不是坏了你的名声。”

坐在了这栏杆上的葛率,也很希望单祝能够从屋子里走出来,带领弟兄们重整惊云寨。

“呵,劫物不伤人?那只是我们从前的行事风格而已。一个池隶算什么,让我寒心的是你们一个个,都背着我害了多少无辜的百姓。罢了,一个惊云寨而已,有何名声可言。”

冷笑了一声,单祝隔着门缝,奚落起了门外的柳淑烟和葛率一顿。想他这些年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也间接谋害了不少无辜的百姓。

既然大家都有罪,何不如让这罪由老天爷去评定。

“……”

往后缩了缩的白龙,认为单祝这是在生它的气。真个死在柳淑烟手里的百姓,也就那么一两个。

但死在它白龙嘴里的,可是成百上千。

“是我错了还不行嘛?只要你肯原谅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让白龙随便吃人了。”

若是表哥跑出来打骂她一顿,柳淑烟可能就一笑而过了。

如今,只得了这一番嘲讽,却让她难受死了。不学白龙窝在角落里后悔,柳淑烟哽咽着个嗓音,乞求表哥能够原谅她,哪怕是最后一次也好。

“四哥,苛税都能吃人,更何况我们这些占山为盗的。大不了随你的意,我们哥几个从今以后都回乡种地,不出来做这些伤天害理的勾当了。”

不舍得哭出丁点儿眼泪,葛率攥紧了手中铁拳,忒想跑进去揍单祝一顿。

想当初为了建起这一份家业,他们哥几个可没少受到官兵们的追捕。现在安定下来了,四哥却想将惊云寨,拱手让给季敖和池隶那俩牲畜。

“啊……你们这帮狗奴才……”

四肢被捆了个结实的范间,宰猪似的乱吼乱叫个不休。他死活就是不肯说出惊云寨的具体位置,更别说惊云寨中还有多少人马钱粮了。

嚯,又是一根火辣辣的鞭子,从辣椒盐盆中抽了过来。这鞭子打在人的皮肉上,本就会让人疼痛难耐了。再加上点儿辣椒和盐嘛,那滋味着实酸爽。

“大爷我累了,明天再接着抽你!”

这个负责拷打范间的狱卒,手酸脖子僵的丢下了手中这条鞭子,转身就走了出去。隔壁审问屈德的同僚,早他一步就偷懒歇着去了,哪有他这么个积极呀。

“龟孙,都他个姥姥的是一帮龟孙!”

重重地往这杂草堆里啐了口浊气,范间死活等不来池隶那龟孙派人来劫狱。

他忘了池隶那狗头军师稍微得个胜利,就喜欢找俩臭娘们通宵聊聊下半生的幸福,哪有心思来救他这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呀。

若不是那狱卒走得太早了,范间其实是打算把惊云寨的位置说出来的,没准还能讨来一顿好酒美菜。

昏睡了去的范间,也不知到了什么个时辰,那个拳头大的小窗竟然吹来了一阵彻骨的寒风,抖得他又饿又冷又酸疼。

嘶,倒吸了一口寒气,范间迷迷糊糊中见到有个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唉,换成个女鬼该多好呀,起码他还能以身相许。

“你们惊云寨进山的路有几条,都藏在哪里?每一条都有多少守卫?山上有没有用来逃跑的后路……还有你们今晚为什么敢带大队人马跑来城里抢劫,是不是有什么大人物给你们出的主意?”

这人为了让范间能够清醒些,从那快要没了火光的炭盆中,拿出了这一把印有个贱字的烙铁。

顿时,一阵暖烘烘的热气,灼得范间的胡子都焦了不少。

“你个……我……我说……我什么都说还不行嘛?”

真不想让自己的身上多出这么一个贱字,范间赶忙答应了下来。然而,他虽贵为大头目,对惊云寨的了解还真不是很透彻,兴许是他晚了几年才加入吧。

在他那不敢有一丝谎言的招供过后,他所等来的不是一个自由,而是又一阵凉飕飕的阴风。

缓过劲来一看,范间惊惧地发现那栅门处的铁链锁,响都没多响一下,难道他真是活见那玩意了?

就在范间被尿憋了个醒,打算就地解决时,又有个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和前面那人不同,这家伙身上穿着的是一套狱卒的衣服,手里拿着的不是烙铁,是一大串钥匙。

哐当一声,那一串铁链锁被打了开。这一种诡异的气氛,让范间变得慌张了起来。在那异常安静的一瞬间,他意识到这家伙不是来拷打他的。

时间变得如此之缓慢,缓慢到足够让他回想起,自己这一辈子所做过的事情,无非是些欺软怕硬偷鸡摸狗的蠢事。

秦老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