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真神忽略的我,只能投靠邪神

第8章 黄级契约术

就是现在!

瞅准时机,青年正带着仿佛失去灵魂的骆可走出房门。

苏阳尽量屏气跟在青年身后,大意的青年没有发觉虎视眈眈的苏阳准备猎杀巨人。

肌肉用力爆发,他距离青年三步。

每一根手指,同时发力使出5种暗劲来,这5种暗劲必须有各自适合的力道,需要在刚好触及敌人时将力道融合,时机早了或者晚了,都会导致力道融合不到位失败。

苏阳右手直取邪气青年灵台穴而去。

邪气青年发现了苏阳的异动,但是已经来不及防御或是躲闪。

“赢了!”苏阳的手刀距离邪气青年的灵台穴不到一寸,青年即使再快也不能反制。”

“啪”

传来的却是苏阳手腕被扣住的声音。

苏阳的脸上尽是冷汗,刚才发生了什么?

邪气青年的手臂陡然加速,而且苏阳确定,他的手臂伸长了许多。背向擒住了苏阳的手腕,虽然依旧打到了邪气青年的灵台穴,但是融合暗劲的力道已经乱了。

“契约的能力吗?”

这就是普通人难以制服契约者的原因,就算技术再强,也是人类的范畴。

但是契约者的一些能力,是超越了人类的极限的。

“妈蛋!”苏阳刚用力想把手抽回来,却感觉到手上传来一股巨大的钳制力道。

青年歪着头问道:“你——想要做什么?”

“衣服……有蚊子!”苏阳笑着,丝毫没有胆怯的意思。

邪气青年闻言露出残忍的笑意:“喜欢玩?就让你好好玩玩。”

他拉着苏阳的手臂,使用契约之力。巨大的离心力附着在苏阳的手臂上。苏阳像一只风车一样在空中旋转起来。

在被当做玩具玩弄。

“黄级契约术——五牢缚。”

“不好。我必须脱离。”苏阳刚刚停止旋转,强忍着眩晕,想要移动身体。

五牢缚是一种低级黄系契约术。会在中术者四肢和腰眼处生出禁锢环来,禁锢力度不大,但是发动极快。苏阳要是中了此术,绝对不可能挣脱。

但是即使全盛的苏阳也来不及避开这契约术,何况他此时头脑眩晕。

对这些契约术,苏阳太熟悉了。在神华不知道学过多少遍,可惜苏阳没有契约之力,从来没有机会使用过任何的契约术。

苏阳被抓住了,保持着弓腰的状态,不能动弹。

契约术分为四个等级:

天、地、玄、黄。

黄级,是最弱的契约术。

要是拥有一点契约之力,苏阳绝对不会中招,但是他悲剧在只是一个普通人。

邪气青年高高在上,蔑视着保持弓腰的状态的苏阳。

一只手放在苏阳胸前。

“黄级契约术——牛角。”

苏阳瞳孔紧缩,发出不屈的怒吼,他大骂道:“牛角老子知道,你特码不用每一个契约术都报等级,狗东……”

“碰”

苏阳被打的倒飞进屋里,直接狠狠撞进了墙壁里。

“他的契约术……学的很烂!”这是苏阳昏倒前最后的一个想法。

“哼”青年冷哼,他摆着一个很酷的表情,或者说,是一个他自以为很酷的表情道:“自己不要命,活该。”

说罢,杨长而去。

苏阳昏迷了。

他脑海中走马灯似的放映着出骆叔夫妇离开前一天的情形。

……

一个月前,机场……

“爸爸妈妈我会想你们的。”骆可抱着母亲撒娇道。

一旁插不上手的骆叔有些捶足顿胸。

“别担心,可可,我和你爸爸很快就会回来的。”骆姨安慰着骆可。

“呜呜……唔唔唔”骆叔最近上火口臭。他不敢张嘴,呜呜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最后给了骆可一个大大的拥抱。

……飞机起飞了。

骆可突然绽放了笑脸:“哦,自由了。”说着欢快的奔跑起来。

滴滴滴,手机响了,苏阳拿起一看,是骆叔的短信:“小阳,可可虽然是契约者,但是脑子有时少根筋,你一定好好照顾她啊。”

苏阳回信“放心吧,骆叔叔。保证完成任务。”

…………

“哈——”走马灯到此为止。

苏阳醒来了,他艰难的呼吸着“痛啊,全身都痛!”

他根本动不了身子。

苏阳知道,自己的肋骨断了。呼吸这么困难,是因为肺部受伤了吗?

口中不断的流出鲜血。

他艰难的判断自己的伤情,肋骨骨折八根,左腿骨折,左手手腕骨折……

“还好没有伤及内脏的伤势,我只要坚持拨通电话,在这里等待救援,大概率能活下来。”

苏阳脸上满是痛苦,他受过最严格的训练,这种伤势对他而言,并不陌生。

但那时受伤了,会有神华最好的医疗团队为他精心治疗,但现在,他只能靠自己了。

苏阳呼吸不畅,眼前似乎出现幻影。

自己着一天到底经历了什么啊,可可姐被抓走了。姜老师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一股水果糖的香味窜入苏阳的鼻孔之中。

“这也是幻觉吗?不对,我想起来了,姜老师昨天不是给了我一颗水果糖做奖励吗?”

他想起,姜舒妍离开时送给他这颗糖的时候,曾经说过,这颗糖能让他伤势立马复原,还能获得契约之力,但是相应的,他的生命也只会剩下3天。

姜舒妍自从昨天消失在苏阳的眼前之后,连整个人的存在痕迹都消失了。

到现在,苏阳也开始怀疑,姜舒妍是否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而是自己因为被迫离开神华,大脑打击过度了什么问题,产生出了妄想人物。因为她的美丽超凡脱俗,世界任何明星偶像经过最强修图大师的手所精修的照片,都不能和姜舒妍相提并论。

嘴角还在溢出鲜血,苏阳艰难的移动手臂。

闻着水果糖传来的淡雅香气,苏阳摸索着自己的口袋。

也许这只是无用功,苏阳此时闻到的香味只是临终的幻影,就想卖火柴的小女孩最后见到的祖母。

但是……

总感觉必须找到这颗水果糖。

“有了……在口袋里……”苏阳感觉好冷,自己应该命不久矣。

“原来姜老师确实是存在的啊,呵呵……真好,可惜我现在……”

妄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