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王爷极品妃

第43章 她怀孕了

可是,当她捡起地上躺着的最后一张银票时,她去发现自己回到了沈府。既然回家了,她自然要回去看看。

她提着裙摆,正要进沈府,却在这时候,突然看见自己的爹爹被几个官差给押解出来了,沈家随即被官府抄家,而带头抄沈家的人竟然是——苏洛奕。

情景一变,她发现自己又突然来到了法场。侩子手刀起、刀落,一抹殷红的鲜血溅起,一颗脑袋赫然落地。她睁眼去看,法场上被执行死刑的人赫然就是沈渊,而高坐在法场上方执行死刑的赫然就是她的丈夫苏洛奕……“啊……”沈钱钱无助的失声喊了出来,伸手要去抓苏洛奕,还真北他抓到一只手,她抬头一看,就见苏洛奕披着一件黑色的锦衣拽着她的手焦急的看着她,“怎么了,做噩梦了!”大概是一夜没睡,苏洛奕说话的腔调也明显沙哑了不少。

沈钱钱踹了几口气,眼中一下子清明了许多,她轻启唇瓣,吐出一个字,“水!”

苏洛奕连忙放开她的手,转身回到桌前,给她倒了杯凉茶。沈钱钱接过茶杯,一口气直接灌下。喝完了水,她喉咙的灼热感没有再像先前那般明显。

苏洛奕看见沈钱钱喝完了一杯水,他稍微放心了些,随即关心的问道,“饿不饿?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做些。”

他不问还好说,一问沈钱钱还真觉得饿了。她起身,想要从床上爬起来,这才意识到自己整个是趴着的,刚才起的急没感觉,现在喉咙那里舒服多了,可后背那里传来的疼痛感却接踵而至。整个后背疼的不行,她稍微一挪动身子,便痛的她流汗不止。

“你还是继续趴着吧。”苏洛奕一见她这幅模样,赶紧小心翼翼的伸手又扶着她躺在床上,“大夫说你背部淤血,等你身子好些了,再涂抹些药膏,很快就会好的。”他说到这里,突然瞥到床前的一盒药膏,便补充着说到,“七弟送了一盒上好的药膏给你,到时候你身体好了再抹,保证不会留疤的,你放心!”

沈钱钱抬眼看着站在床边的苏洛奕,咧嘴轻轻一笑,“谢谢你了!”谢他在她落到下坡时,他能伸手拉她;谢他在她受伤时,他没有弃她而去;谢他把充饥的果子留给她吃。总之,不管怎么说,她都欠着苏洛奕。

“呵呵,你没事就好。”苏洛奕颇有些腼腆的笑了笑,伸手摸了下自己有些胡渣的下巴,“那你先睡下,我去让厨房给你送吃食来。”

沈钱钱抿了抿嘴唇,一时千言万语只能噎在嘴边,说不出来。最后开口的只有一个字,“好!”

苏洛奕看了看她,眼里浮现出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笑意。他又轻轻的帮她掖好被子,这才转身出了屋子。

沈钱钱看着他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房门口,她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又突然开口叫住他,“等等,我想问下,我爹他……没事吧?”

苏洛奕对她这突然问出得问题颇有些疑惑,不过还是笑着耐心的解释着,“放心吧,你爹没事。只不过他现在不在京城,出去巡察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好了,你先躺着,我去命厨房给你上些饭菜来。”

等苏洛奕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房门口,沈钱钱才悻悻的收回目光。

幸好,刚才那个只是做梦。

现实里,他爹还好好的。苏洛奕也没有去抄他们沈家。

一个是她来这世上最能依靠的父亲,一个是有恩与她的丈夫。

岁月静好,这两人相安无事,真好!

她想着,便又眯眼沉沉的睡过去……沈钱钱在床上躺了一个月,背上的伤才慢慢的转好。养伤的日子十分无聊,使她错过许多重要的事情。比如宫里举行的宴会,因为她的伤势,最后只能变成苏洛奕带着黄淑媛进宫了。

为了这件事情,刘伯还经常在她耳边叨唠,说她的伤势,使她失去了一次压倒侧王妃的好机会。

还有,书画的拍卖会果然很好。苏卿言那天也遵守对她的承诺去参加了那个拍卖会。这苏卿言一去,场子被他一人hold住了,这银子自然就不会少了。虽然沈钱钱那时在养病,但那老板依旧托苏卿言给她送来了属于她的那份提成。

这期间,除了苏卿言外。苏洛奕也是每天都会来看她。他有时站在她床边,跟她说两句话便走。有时候则给她带些小吃甜品什么的。沈钱钱对自己和苏洛奕之间的这个相处方式还算是比较满意的。当然,如果苏洛奕身边没有个黄淑媛,她会觉得更开心些。

这天中午,阳光明媚。

小翠端着刚从厨房拿出来的清粥,用沈钱钱最喜欢的一个青花瓷碗盛了一小碗,然后递给沈钱钱。沈钱钱捧着碗筷,坐在桌子边埋头吃起来。

小翠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着沈钱钱吃的津津有味,她于心不忍的看着她。等到她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小翠才小心翼翼的开口,“小姐,奴婢跟你说件事情,你听了千万不要激动!”

沈钱钱笑笑,“你不会是又偷吃了我什么东西,害怕我责怪你,所以提前跟我打招呼吧。”

小翠摇摇头,为难的看着她,许久才像是下了决心一般,说道,“小姐,我刚才去厨房的时候听他们说……他们说……御医已经给黄淑媛那个贱人……把了脉……那个贱人……她怀怀孕了……”

“啪啦”沈钱钱手中的青花瓷碗倏然落地,青花瓷的碎片连着碗里的淡粥直接溅了一地。

她的世界里突然空白成一片,耳畔反复回响着小翠刚才说的那句话,“黄淑媛怀孕了!”

黄淑媛怀孕了!她竟然这么快就怀孕了!

傍晚的时候,刘伯来请沈钱钱去饭厅用膳。沈钱钱本来是不想出席的,可是看到刘伯那一脸的为难,她叹了口气,让小翠随意的梳洗打扮一番后,这才踱步往饭厅去。

饭厅里,黄淑媛正依偎在苏洛奕的怀里。苏洛奕心不在焉的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当沈钱钱的身影一出现在饭厅门口,他的眼前一亮,立刻扶起黄淑媛,起身迎了上去,关切的说道,“这晚上天冷,下次出来记得多穿些衣服。”

沈钱钱面上应了声,但看到正勾唇得意向她笑的黄淑媛,她只觉得胸口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堵塞住了,让她呼吸困难。

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苏洛奕了。

他,不再是那夜在山坡上照顾她的男人。他和他心爱得女人,将来会有自己的孩子,然后他们可以看着孩子长大……而她,对与苏洛奕来说,又将变成一个关系越来越陌生的正妻。而且,如果在以后的几十年里,她丞相老爹如果出了什么意外,她连这个正妻的身份也随时会被黄淑媛取而代之。

她心里不敢以为自己喜欢上了苏洛奕,但有了那一夜的情谊,他终究是在她最困难时,帮助了她。这或许不是爱情,但这份“举案齐眉”的温馨,现在只属于黄淑媛一人。

一时间,无数的念头从她心中闪过。她抿了抿唇,没有再多说话,便提着裙摆,选了个座位,随意的坐了下来。

面对她的冷淡,苏洛奕脸上的笑意的也只能僵在那里。他深吸了口气,眼神黯了黯,回身坐在黄淑媛身边。

黄淑媛把两人的神情都收入眼里,她十指芊芊,伸手勾住苏洛奕的手臂,像是宣誓主权一般的,得意说道,“王妃,御医刚才来说,我怀孕了。”

即使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沈钱钱再听到,她拿筷子的手也微顿了下,轻轻的“哦”了声,然后才慢腾腾的抬头,笑着说道,“恭喜你!”

黄淑媛娇笑的看着沈钱钱,得意的说道,“谢谢王妃。不过我现在有了,姐姐也要努力啊。不然宫里的皇上那里不好交待的。”

你妹啊!沈钱钱在心里骂了句。她和苏洛奕连床都没有同过,怎么努力啊。她这话明白的就是说出来气她的。

还宫里的皇上那里不好交待?哼!她黄淑媛难道会这么好心的来关心她这个王妃的死活?骗谁啊!

沈钱钱抬头,没有理会黄淑媛的挑衅,反而看向苏洛奕,噙着淡淡的笑容说道,“恭喜王爷了!”

苏洛奕眉眼一皱,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黄淑媛怀孕的事后,他并未有那种即将为人父的喜悦。心里反而像是压着一块石头一般,难受的很。

现在听到沈钱钱祝贺他,他沉默的抿了抿薄唇,许久才回答道,“谢谢!”说完,便是长久的沉默。

黄淑媛的眼睛一直盯着沈钱钱看,本想看沈钱钱的笑话,哪知沈钱钱脸色并未多做变化。只是抬头对她笑了笑而已。她的镇定,反而让黄淑媛心里很不是滋味。

凭什么她沈钱钱听到这个消息,还能那么的镇定?

凭什么?

她眼珠子转了转,看向身边闷走的苏洛奕,又捂着自己还很平坦的小腹委屈的说道,“洛奕,我娘亲跟我说皇家女人怀孕是机遇和风险并存的事情。你看我现在怀了你的孩子,你每日里又有许多政事要处理,万一王府有人不喜欢我,想要毒害我和腹中的孩子。那我们娘俩就真的没活头了。你看能不能让王妃多操心下,平日里多担待些。”

黄淑媛这话一说完,沈钱钱真的很想掀桌咆哮了。黄淑媛她也太无耻了,竟然想出这个“有福她享,有难共担”的馊主意。

烟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