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娇女芳华

重生之娇女芳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轩辕瑜病得很重,头像是要撕扯开来的一般疼痛,她前半生的场景在脑海中不断漂浮而过,生母楚氏早亡,继母张氏对她百般纵容,看似宠溺无度,实则是在捧杀自己。

待到及笄之年,张氏把自己许配给东亭侯嫡次子李敏,外人都称道张氏贤惠大度,对不是自己亲生的长女都能如此安排,但是外人又怎么知道李敏生性狡诈,心狠手辣,对轩辕瑜非打即骂。

最后李敏在轩辕瑜的“好妹妹”,张氏的小女儿轩辕筝的指使下,囚禁轩辕瑜整整十年。轩辕瑜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

国公府大小姐轩辕瑜死了,死在东亭侯府的偏院里,一个杂草丛生的僻静院落,她死得很狰狞,死前还在刨着囚禁她的朱红色大门,指甲根根折断。

没有人听到她病入膏肓时的诅咒,没有人看见她充血双眸中的蚀骨仇恨。只是有人发现她死在了门边,那人禀告了管家,便把她用草席一卷扔到了乱葬岗上。

“唔”,紫红色米珠帘帐中的清秀少女发出几声呓语,娥眉紧皱,似是在经受着极大的痛楚,她无意识的转了转脑袋,缓缓睁开了眼睛。

许是光线太过于灼目,她眯了眯眼睛:头好痛,脑海中有着纷至沓来的记忆碎片,她又重新回忆了自己愚蠢而悲催的一生。

咦,她不是应该睡在栖梧院冰凉的地上吗,遥想她在东亭侯府栖梧院多少个日日夜夜她被冻得瑟瑟发抖,想跟看管她的下人祈求一条棉被,却求而不得,反被奚落一番:“哟哟哟,你还当自己是国公爷家的嫡女,还是东亭侯府的少夫人呢,真是不自量力,你现在连条狗都不如,狗还会看家,你个娘们儿会干什么。”

他被派来看管轩辕瑜,轩辕瑜看着这个奴仆脸上的大痦子随着他讲话不住地颤抖,心中一阵作呕。

那个下人捕捉到了轩辕瑜厌弃的神情,冷哼一声,继而脸上浮现出猥琐的样子:“还敢嫌弃老子,老子便尝尝堂堂少夫人的滋味,嘿嘿嘿嘿。”

回忆到这些不堪的往事,轩辕瑜的贝齿紧紧咬着下唇,但她感受到了此刻处境的不同。这里明明是她幼时的闺房,再是熟悉不过的装扮,她抬起手,手掌却是稚嫩的,像是十一二岁的少女的手掌。

就在轩辕瑜不明所以,想要竭力理出一个头绪来时,却听得哐嘡一声,是碗盏落地的声音,却见一人扑了过来,眼前出现一张脸孔,年愈五十,满脸沟壑,神情欣慰而慈爱,欣喜的不知该说什么好:“小姐你终于醒了,你不知道你落水后昏迷了多久!”

她想要摸一摸轩辕瑜的发丝,但想到自己僭越了,眼中含泪地搓了搓手:“都怪嬷嬷不好,把药给打翻了,嬷嬷这就去再煮一碗。”

轩辕瑜这才惊愕的确信自己重回幼时了,重回到自己落水被救起昏迷的时候,难以置信但却是真真实实的发生了。虽然前一世的记忆鲜活而深刻,但此时的自己确确实实重生了。

没有歇斯底里,没有难以置信,轩辕瑜平静的接受了这个现实,前生害她的人的脸,在脑海中一一闪过。轩辕瑜心底的恨意在蔓延滋长,难以消弭。

曾经伺候母亲的白嬷嬷正要离去,轩辕瑜却唤住了她,身体向前便搂住了白嬷嬷,轩辕瑜把脸埋在白嬷嬷的颈项中,任泪水滑落濡湿了白嬷嬷的衣襟。

她终于真切地知道自己重生了,这是像母亲一般疼爱自己的白嬷嬷啊,前世却在自己出嫁后被张氏百般凌辱,被当成牛马使唤,在知道自己被虐待后饮恨而亡。轩辕瑜发誓,这一世定要护得疼爱自己的人周全。

白嬷嬷却是欢喜的不知所措,小小姐上一次如此依恋自己还是在很久之前呢,但小小姐怎么哭了,就知道小小姐落水不是巧合,定是那些个小蹄子从中作梗,使了坏。

若是小姐还在,哪里就容得他们如此作践小小姐。思及此,白嬷嬷的眼中又浮上了浑浊的老泪。

醒来后,看着丫鬟嬷嬷为自己奔忙,前世被囚禁整整十年的孤寂,恍如黄粱一梦,她如今贪恋着热闹与人烟,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们便能心生安宁。

少女看似恬淡,但却没有人知道她心中的翻腾。鲜活的记忆在她的脑海如锦缎一般一一铺展开来,她感受着记忆中的不甘,痛楚,无助与寂寞。三妹妹轩辕筝,前世的夫君李敏这两个刻在骨髓中的名字,如何能轻易忘记。

丫鬟宝娟站在院子里,手里拿着一把牡丹缂丝团扇,轻缓地打着,瞅着轩辕瑜沉思:小姐落水昏迷后醒来就有哪些说不出来的地方不一样了,人也沉静了不少,安静得像是一块经过了琢磨的碧玉,不再那么咋咋呼呼了,也可说是一件好事,再过几年都是要及笄的大姑娘了,怎好再整日吆五喝六的样子。

轩辕瑜完全不知道自己身旁这个小丫头的肚皮心思,只是看着自己的房间看似金环玉铛,宝烛华灯,但哪一件不是府中登记入册的,再对比自己手头的捉襟见肘,拿不出十两银子,可见在府中行走有多困难。

丫鬟玲儿奔来说:“小姐,三小姐,四小姐来了。”

原来是张氏的二女儿,三小姐轩辕筝,董姨娘膝下的四小姐轩辕静。

这么快就要对上前世的宿敌了吗,轩辕瑜在她们进来前很好的隐下了眸光中流转的一抹血色。曾经的她有多傻,以为轩辕筝是自己的好姐妹,认为自己也与她是平起平坐,是府中地位高贵的嫡女,却不想,自己只是一个笑话,自己骄纵傲慢,在张氏母女的挑拨下,连老夫人都不放在眼中,多次顶撞,也难怪老夫人最后对她放任自流,任她自生自灭。

一阵思索间,她们二人的身影已经来至眼前,轩辕瑜的嘴角恰到好处的弯起一个优美的弧度,而眼睛中却是没有一丝温度,她可不会忘记自己的失足落水是拜谁所赐。前生她没有看见,但今生她分明看清了推她落水的是轩辕静的一等丫鬟红玉。

五月的风与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