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福里1931

培福里1931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脱壳

仝公子讲了一通。原来他来沪之前,父母早给他定下一门婚事,不多日他便要回京成亲。若徐小姐再嫁过去,恐就成了二房。

“今见府邸森严,亦是江南望族。无他,只恐辱没佳人,坏了贵府声誉。”

徐靖庵摸摸花白的短髭,却是摆手一笑:“老祖宗讲‘姻缘天定’,西洋人呼之为‘自由恋爱’,只要仝公子与敝姪两情相悦,嫡庶又有何干系?”

仝公子一怔,随即大喜。两人于是堂前计议,仝公子赴京成婚之事暂不声张,待他三月成亲回沪,再同徐小姐“自由恋爱”,在上海办妥婚事。

不过徐靖庵也提出三个条件:第一要登报声明,声明中不可说嫡庶的名分;第二要在上海举办正式婚礼,明媒正娶将侄女接进门;第三要聘礼要厚,以弥补徐家的名誉,他好给族人交代。

徐靖庵开出长长一条聘礼清单,仝公子也未讨价还价一口应允。两人揖别,各自开心。

自仝公子拜访徐家花园后,徐小姐的脸色日益红润起来。徐靖庵此时已不将她当作囚鸟,只将她看成摇钱树、聚宝盆,每日叫妯娌姑嫂陪她在花园里散心。

徐家人也有了盼头,在他们眼里,徐小姐仿佛飞上枝头做了凤凰,等她终有一天做了富贵人家的主,稍微动根小指头就能助他们脱离苦海。

徐靖庵不与族侄女多讲,他主攻的是徐小姐父母。因他晓得,徐小姐就算再枝繁叶茂,终归要将营养反哺到父母根须,抓住了徐家父母的心,才是截住了富贵的源流。

无奈外头光景一日不似一日,战火渐渐逼近。元宵节刚过几天,上海城里就枪声四起。徐靖庵只恨战火来的不是时候,他差人去寻袁焕侠,想打探仝公子消息,却闻说袁家为避兵灾,举家迁往天津去了。

就在他几近绝望之时,邮差送来一封BJ来的电报,报上仅有寥寥数语,但足以安抚徐家上下的焦灼之情——

“家事已毕,三月廿一返沪,暂住劳合公寓,望转帧勿念。仝。”

徐靖庵喜出望外,忙差佣人给徐小姐送过电报去,谁知徐小姐闻听消息,并不高兴,只是感慨自己旗袍款式老旧,不好见客。

徐靖庵开怀大笑,他当即大笔一挥,叫丫鬟给徐小姐父母送去几块大洋,让两个嫂子陪侄女出去,找上好裁缝铺,给她做身最时髦的旗袍,好等仝公子回来穿。

三人于是叫了黄包车,往公共租界的山海关路去,由徐小姐做主,辗转寻到一家名叫“丽尔”的裁缝铺。徐小姐与老板就样式一阵嘀咕,约定好春分那天来取。

从山海关路回来后,徐小姐便常念叨自己的新旗袍,偶或也忍不住打听有无新的电报。徐靖庵则紧催媒人给文旌等兄弟说亲,一俟①仝公子聘礼送上门来,马上便操办其他子弟的婚事。

转眼到了春分,正是约定取旗袍的日子,不料徐靖庵却犹疑起来,昨晚他听说北伐军已经到了龙华寺,离杀进上海只有一步之遥,时局如拉到绝境的弦子,似乎随时都会绷断。

徐靖庵想劝徐小姐暂不要出门,谁料她却急躁起来,质问众人先前将她关在阁楼不让会客,如今又要她衣衫褴褛,究竟是想促成姻缘,还是要从中作梗?!

一番话诘得众人理屈词穷,徐靖庵只得唤来文旌兄弟,要他们保护好侄女,快去快回。

三人乘坐两辆黄包车出门,徐小姐车在前,两兄弟车在后,直往公共租界飞奔。没想到车刚到锡箔厂,忽听一阵清脆枪响,紧接山呼海啸,杀声震天。

文旌两兄弟吓得面如土色,紧催车夫往西冲向梅白格路,等进了租界,这才喘口气掀开车篷,却发现堂妹乘的黄包车已经不见了踪影!

小皮匠听得正兴头,顾植民却停下来,仰头干了杯中老酒,小皮匠连忙追问。

“顾先生,请问你和徐小姐用的这是金蝉脱壳之计吗?”

顾植民呵呵一笑:“哦!确有那么一层意味。”

“仝公子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顾先生假扮的?”

顾植民笑着摇头:“并不是。”

“晓得了,顾先生扮作了仝公子身旁的佣人,是也不是?”

顾植民还是摇头。

小皮匠皱起眉头:“若是这样,顾先生如何与徐小姐相见呢——难道,在季风阁饭庄里,你们曾经见过?”

顾植民笑着点点头,他不禁又想起当初与徐小姐父母初见的情形。

当初他请袁焕侠传信,让徐小姐假意应允相亲。等她到了季风阁,他早先一步躲在密室包厢,等“仝公子”引徐小姐推门进来。

数月未见,徐小姐不但身形消瘦许多,眼里的锐气也消减不少,两人坎坷重逢,一瞬间千言万语哽在喉。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顾植民便与徐小姐商议,袁焕侠有两个同学要去欧洲,两人计划助她从徐家脱身,化名登船,先随朋友去欧洲上预科,一切开支由他与袁焕侠筹措。

徐小姐听完,叹口气。她又何尝不想走?只是父母懦弱善良,从小被礼教束缚,尤其是父亲,根本未曾离开过徐家半步。就算她要走,也须得先与他们计议。

顾植民道:“只要能救你出火海,二老那边,我去讲和,不行说服他们一起出来,我多做几份工养他们。”

徐小姐望一眼“仝公子”,佯装羞恼道:“我有手有脚,谁用你养?!”

她心中有了盼头,眼中渐渐恢复神采。不过,她家门禁森严,他如何进去?若装成仆从,极有可能被族长伯父拆穿,反倒连累他。

徐小姐思索半晌,终于想出一个法子——她伯父那人门槛②太精,脾性却急躁,不妨用‘拖刀计’磨一磨他,但凡他情急意切起来,反而辨不清明暗。

几人一合计,都觉此计甚妙。果然,徐靖庵被磨得六神无主,约“仝公子”到府上一聚。等到了那天,徐靖庵却有所防备,不但不让侄女下楼相见,还特意叮嘱文旌两兄弟去辨认“仝公子”带在身边的佣人。直到两兄弟禀告不认识此人,这才安心请“仝公子”入席。

等酒席之后,仝公子提出到花园转转,又差佣人去汽车上,将给徐小姐父母的见面礼搬过去。徐靖庵自然派的下人去帮忙,等打开车厢,见礼物颇多,于是佣人便指挥司机搬到徐父房里。

谁也未曾想到,原来等在宅院外的“司机”才是顾植民本人。他就趁着徐府放松警惕之际混进宅里,终于见到徐小姐父母。

徐父见了顾植民,听他将前后原委说完,又听他讲“救”女儿出逃的计划,怫然变色道:“君子知耻,必忠必孝!松江徐氏自文贞公③起四百余年聚族而居,互爱互助,我一生崇文尚义,如若弃家弃祖,便是不忠不孝,与噍类④何异!你且快走,权当我们未曾见过!”

顾植民明白苦劝无果,时间紧迫,只得告辞,刚走到门口,徐母却追过来,牵住他衣袖,含泪低声,让他带着女儿离开这暗无天日的徐家。顾植民郑重答应。

一切都如计划进行。春分当天,徐小姐名为去取旗袍,实则是想要脱身。袁焕侠为她买了当日法国撤侨邮船的票,顾植民给她整理好行装,本准备当天暗中接她出来,送去十六铺码头,会同袁焕侠两位同学到杨树浦,然后乘远洋轮船前往欧罗巴,没想到,计划总是不如变化。

民国十六年三月二十一日,北伐将领薛岳率第一师进驻龙华,严重率第二十一师占领苏州,南下的直鲁联军司令毕庶澄、上海防守司令率领北洋军与之对垒,大战一触即发。

与此同时,上海总工会也秘密发布总同盟罢工令,二十一日正午,随着一声号令,全上海八十万工人同时罢工,他们举起刀枪,配合北伐军,立刻转入武装起义,上海人原本预想中的两军厮杀,顿时演变成军阀与工人纠察队的残酷巷战。而徐家花园所在的闸北区,正是工人与军队交火的热点!

再说文旌、文旆逃到租界,早已失魂落魄,本欲逃回家去,可顾念徐小姐一旦走失,将来自己的婚事便成了泡影,于是硬着头皮,混在工人队伍里往北又寻了一番,过了新闸桥,仍不见堂妹身影,两人不敢久留,慌慌张张逃回徐家花园,只见全族人都紧闭屋门,不敢出来。他们返回堂上,上前禀告与堂妹失散的消息。

徐靖庵面如土色,徐小姐父母急火攻心,一把抓住两兄弟的手,哭喊着求他们带自己出宅去寻女儿。此刻外面已经枪炮齐鸣,浓烟障日,文旌、文旆哪里再敢冒险出宅。

此时徐家族人也渐渐围拢过来,徐父先央告叔伯兄弟相助,但众人不是王顾左右而言他,便是宽慰他一些“吉人自有天相”的废话。徐父不得已转向族人,只听徐靖庵为难道:“贤弟,非是为兄凉薄,手心手背都是肉,如今外头狼奔豕突,哪个子侄出门遭遇长短,那便都要算到我头上……”

徐父一听,顿时觉得浑身清寒。他自幼读圣人经书,克己尊礼,温良恭顺,以族为家,甚至连女儿终身大事都忍辱姑息,没想到一生迁就,最后换来的却是寡义薄情。

此时多说也全无益处,徐父愤而拂袖,只叫徐母在家等候,自己去外面寻救女儿。

刚往前走不远,便闻听有人跟上来,本以为是哪位子侄幡然醒悟,回头一看,却是鬓角已有霜痕的老妻。徐父长叹一声,索性牵过妻子的手,推开厚重宅门,毅然往外面的齐梁世界走去。

言桄

作家的话
①一俟:一旦等到。
②门槛精:上海话,很精明,很会精打细算。
③文贞公:徐阶,明朝名相,谥号文贞。
④噍类:指活着的或活下来的人,有时也指活着的或活下来的生物。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