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异界三十年归来

第6章 来自深渊的手

距离拉近后的陈道,猛地加速冲了过来,然后大力把呆住的叶小洁推了出去。

与此同时,一个穿着黑色外套、戴着兜帽的男子,从公园另一个方向默默靠近这边后,也加速冲到了叶小洁身边,亮出了一直藏在怀中的短刀。

陈道推开叶小洁后,没有任何犹豫,左手直接向刀尖迎去。

刀刃刚刚好刺在掌骨之间,直接穿透了陈道的手掌。

那男子显然也被陈道这一系列凶狠彪悍的举动给吓到,有一瞬的迟疑,于是他的下巴立刻挨上了重重的一拳。

从陈道推开叶小洁,到他按着那持刀男子在地上猛捶,整个过程只有短短几秒钟。

周围人上一刻还沉浸在看到陈道怒推叶小洁的愤怒中,下一刻就被两个打得一身是血的人给镇住了。

当然,他们也很快反应过来,陈道推开叶小洁,是救了她,那个持刀的才是真正的威胁。

于是几个男生围了过来,帮陈道把那持刀的男子用数据线绑住了双手,制服住。

不过那男子本就已经被陈道用拳加头槌一顿猛揍,已经失去了意识,根本没有反抗能力。

“你……你的手……你……刀……”绑好那男子后,一名男生看到站起身的陈道左手上插着的那柄刀,声音有些发颤,感觉自己的左手都有点刺疼起来。

刚刚被重重推开,和另一名女同学抱在一起跌倒在地的叶小洁,看到这场面也是有些腿软,但还是爬起来关切陈道的伤:“流了好多血!快……快叫救护车!我们要不要先包扎一下,把刀拔……不对,不能拔刀,对,电视上说不能拔刀……”

“问题不大,等下去医院处理下就行。”反倒是陈道表现得比较淡定,对周围的人说道:“报警了吗?你们认识这个人吗?”

“报了,报了,警察马上就到。”一个拿着手机的女孩说着,看到地上那被掀过来,拉开了外套帽子的男子脸庞,哪怕那脸上横七竖八的很多血渍,她也一下认出来:“咦?这不是情人节那天给小洁送花的人吗?当时小洁好像没收他的花……”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叶小洁。

“他是电脑店的,我只找他修过一次电脑,他跟我表白,我肯定拒绝他呀……”叶小洁脸色有些发白,显然还在后怕。

要不是陈道及时冲过来把她推开,制服了那男子,那捅在陈道手掌上的短刀,估计就会捅在她身上。

很快警察就来了,把犯人和陈道都送去了医院。

在医院经过检查,陈道左手那一刀贯穿并没有伤到神经、肌腱和骨头,不用做太复杂的手术,所以到傍晚就差不多处理好了。

医生和护士一边帮他处理伤口,一边夸赞他的勇敢,显然也从送他过来的警察那里知道发生了什么。

“同学,你……都不觉得疼吗?”在包扎好后,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女护士才忍不住问道。

刚刚处理伤口的整个过程中,陈道基本上没什么表情变化,眉毛都不带皱一下的,整个人也显得很放松、随意,仿佛在处理的不是他的伤口,又或者只是在处理一个小划伤一般。

“疼。”陈道回答,微顿了下,又笑道:“我刚刚走神了。”

听到这话,不仅是护士,帮他处理缝合伤口的医生也笑了。

陈道跟一直在医院等着的警官打了声招呼,和他回去做笔录。

至于那个犯罪嫌疑人,却是比陈道伤得更惨,暂时是没法离开医院了。

坐在警车上,陈道低头看着被厚厚包扎的左手,表情却是有些凝重。

他当然是会疼的,而且不论是刚被那短刀刺穿手掌,还是在医院处理伤口的时候,他都是在仔细地感受着这仿佛挑动神经的疼痛。

在异界,身体觉醒,得到“超级能力”后,他们这些穿越者都有很强的恢复能力,只要不是当场死亡,在补充足够“营养”后,都能够恢复如初——这也是他们必须抱团求存的原因之一,在自己受重伤无法获得食物补充的时候,有伙伴帮忙。

当然,像“小七”那样刚穿越就遭遇危险,在觉醒之前就受伤的便无法完全恢复了。

很多刚刚穿越的人,根本没能来得及获得力量,就已经死亡。

正因此,在异界战斗的时候,不论是他还是“小七”,还是其他伙伴,都是“只要不死就是玩命冲”的风格,所以各种重伤都是家常便饭。

若是在异界,这种手掌被刺穿的伤,就跟被蚊子叮咬出血一样不值一提。

不过他们恢复能力虽强,疼痛却并未减轻。

最初时经常是光疼痛就能让他们瞬间失去战斗力,但随着在异界的时间越来越长,战斗越来越多,受的伤也越来越多后,他们都已慢慢适应了那样的痛觉。

所以在制服了那突然出现的持刀男子,肾上腺素带来的止痛效果减退后,他感受到手掌上涌来的疼痛时,会有种找回了熟悉感觉的畅快和安心。

在他经过叶小洁他们拍摄的地方时,本来是没打算停留的,但却无意中发现了那戴着外套兜帽、有些鬼祟靠近的男子。

他凭着本能,一眼就看出那男子在靠近时肌肉绷紧的状态,还有那仿佛凶兽准备出手捕猎的姿态,判断出男子的怀中应该藏着武器。

他甚至靠着对方的运动趋势和视线方向,快速判定出其目标应该是叶小洁。

于是他没有任何犹豫地冲了过来,迎上了那个男子。

在那一刻,他知道他的本能反应不是为了救叶小洁,而是为了去迎接危险和战斗。

看到男子从怀中拿出刀的一瞬,他没有害怕,反而是兴奋。

如果是在异界,他自然有无数种方式轻松缴了对方的刀,或是直接干掉对方。

但回到本世界后,虽然他已经高强度锻炼了一个月,身体素质有所提升,却依然没有超脱普通人的范畴,甚至连人类的极限都远远没有达到。

所以在那一瞬间,他就知道以他目前的身体配置,没有百分百能无伤解决对方的方法。

他不能保证一定抓住男子持刀的手腕,一旦脱手,在这样的距离内,他的躯干要害部位很可能会被捅到。

于是,他最终选择了一个看起来匪夷所思的方案,用手掌迎接短刀,刺穿手掌后,用掌骨卡住短刀,锁定刀刃的位置,然后近身搏杀。

只要有一丝抓住目标弱点攻击的机会,就立刻全力出击,以伤换命,或以伤换伤。

这种时候,他们经常会主动选择必然受伤的位置,以避开要害,避免被秒杀。

但那这在异界对付各种怪物、怪兽时的策略,在面对那持刀男子时,显然不是最优策略,陈道却依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么做。

看着那被包扎的左手,陈道知道,他的意识虽然已经回来了,但异界依然像从深渊伸出的巨手,不停地把他往回拉。

必须得做点什么,必须得做出改变。

神行汉堡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