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爷追妻指南

第63章 盛南辞发怒

盛恩华让他多参加一些宴会,他刚回来,需要结交一些“朋友”,对他的事业有帮助,他年纪不大,坐上公司龙头地位自然需要人辅佐助力,即使是慈善晚会,盛恩华也不让他错过,没想到会再见傅染,当即心生焦急,追了过去。

傅染踩着高跟鞋,生气让她走的极快,下一秒,她就崴了脚,眼看就要摔倒,一个大掌环住了她的腰,她抬眸,见到来人,眼里顿时满是错愕。

“小染,没事吧?”他心里急她的脚踝,也不顾这是公众场合,蹲下就要查看她的脚踝。

暂时看不出什么情况,他有些担心,要上手把她抱到长椅上,傅染心里一慌,连忙拒绝,这里人多,还有记者,盛家是豪门,她和盛南辞结了婚,再和盛家旁系有什么牵扯,上了新闻必定是丑闻。

“季珩,我没事,就是崴了一下。”她笑了笑,后退了一步,她只是怕被记者拍到乱写,可这小动作却让季珩脸色瞬间苍白。

“没事就好,下次注意点...”

他有些悲痛的想,毕竟我不能时刻在你身边。

傅染站着有些痛,不得已季珩只扶着她坐上了长椅。

“还疼吗?”

一条长椅,两个人中间却能再坐下一个人。

本来约好下周六见面,没想到却提前见了,他有很多话想说,但只是张了张嘴,又咽了回去。

“还好。”傅染没想到和昔日喜欢的男孩再见面是这样尴尬的局面。

“小染,你和他结婚...是自愿的吗?”他思考良久,还是问出口。

傅染看着不远处的花车,上面摆满了名贵的酒,突然很想过去拿一杯喝个痛快。

“算是吧,我爸的公司快要破产了,需要这场婚姻。”

“怎么不告诉我?我们在国外...相互依靠四年,这种事,应该告诉我的不是吗?”

傅染微微叹了口气,“我也是回来才知道的,所以...”

“那你就拿婚姻做赌注...是吗?”他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倒也不算是...赌注,一定程度上,是盛家救了我,季珩,你知道的,在国外四年,我几乎没有接到过亲人的电话,盛老太太和我母亲的关系,她待我极好,像亲人...再加上我母亲的嫁妆就是傅氏企业,我不能看着它消失...”

百般无奈,只化成微叹,他说,“我们都是羞于表达感情的人。”

傅染想了想,是这样,他或是她如果能早些告白,怕是已经...可惜,没有如果。

“傅染,我大概不会忘记你,也不会轻易抹去心里的感情,我...其实很喜欢你。”

表白太迟了。

错过就是错过了。

“对不起...”

今夜没什么星星,天空一片黑暗。

“盛太太对不起什么?”

暗处,一道邪肆戏谑的声音传来,像是一道惊雷,劈的傅染颤栗在原地。

盛南辞逆着光而来,傅染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你怎么来了?”傅染惊愕,没站起来,她的脚还痛着。

“我怎么不能来?我不来,我太太说不定就要被某个人拐走了。”他特有所指,季珩握紧了拳头,温润如玉的脸上多了不善,脸色也苍白,他竟然没有反驳的余地。

盛南辞说话阴阳怪气的,傅染心里也不开心,明明他刚才在那里调情,而她和季珩仅仅是说几句话就要被他言语暴力。

“过来。”

他离他们不到两米距离,脸上晦暗不明,气压骤降,森寒无比,他要傅染过去。

傅染没动,盛南辞低头倏地一笑,再抬眸,眼里毫无温度,噬血的暴虐将要侵袭,“傅染,你听不懂是吗?我说过来。”

“她脚腕受伤了,你别这样吓她!”季珩站起身护在傅染面前,盛南辞嗤笑一声,“吓她?我让我老婆过来我身边,怎么?这你也要管?”

“季珩,没事。”她峨眉微蹙,推开他之后缓缓站起身。

他护着她,她宽慰他,好不恩爱!盛南辞知道自己已经到失控边缘,下一秒,他就要失控。

“我说过来!”他声音又沉又狠,气场强大到仿佛他是藐视一切的王者。

傅染咬着唇,忍着痛跨了两步,低眉站到他身边,她有服软的意思,有季珩在,她不想在这里吵,盛南辞大力握了她的手,凉薄的唇开合,他挑眉,下一秒,他的话几乎要让傅染晕厥。

“表弟,你大概不知道这女人在床上有多浪。”

一句话,季珩怒意横生,拳头握紧,他看着眼前这个张扬跋扈的男人,痛恨的咬牙。

傅染只恨恨的觉得他幼稚!

晚宴还没结束,傅染被盛南辞打横抱起出了酒店。

廖西瞧着那抹背影,心想那就是盛南辞拒绝她时口中说的太太?

傅染被她粗鲁的塞进副驾,脚腕磕到座椅,痛的她惊呼。

“你又发什么疯?”

盛南辞没回答,只是阴沉着脸,绕到驾驶位,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跑车疾驰,速度快到傅染头皮发麻。

“盛南辞,你开慢点!”

“怎么,盛太太怕死在我手里?”

他声音冷,每说一句就叫傅染觉得她真的要交代在这里。

跑车开到一处半山腰,前后只有他们一辆车,一路上没有灯,全靠车灯撑着亮光。

盛南辞竟然带她来了一处别墅,黑漆漆的吓人。

“盛南辞,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你!”

他下车过来抱她,轻而易举的抱她进了别墅,没开灯,她感觉到盛南辞抱着她上了楼梯。

到了一处卧室,盛南辞直接大力踹开门,声音把傅染吓得一颤。

他把傅染扔到大床上,随即覆压下来,单手将她的双手上提到头顶,开始拉扯她的衣服。

“盛南辞!你到底想干什么!放开我。”傅染不舒服,整个人都被他惊人的力气禁锢的动不了。

“傅染,我念在你是第一次,总是迁就你,心想你和我不一样,我以前混过,不能叫你跟我的第一次受委屈,我得等你自愿,我怕你以后想起来心里难受,但是,今晚,我发现你就是不识好歹。”

他还在脱她的衣服,没多久,她已经只剩内里的小衣服了,丝丝凉意沁入肌肤,傅染忍不住打颤。

“他跟你表白,是吧?”

一灯如豆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