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封信给白鸽

寄封信给白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

余令眼中的怒火中烧,脸黑地冷俊,他站在那出奇的高大,满身戾气。

“你们要谈恋爱,滚远点行吗?坐我位置上什么意思?”

桐月慌乱的双眼沉默着,她害怕误会,更怕他误会。

“我们没有。”

“我管你们,”余令怒视龚岸寻,“我最讨厌别人碰我东西,坐我位置,希望某人不要触碰我底线。”

龚岸寻毫无愧意,平静地说:“对不起。”

在龚岸寻眼里余令就是条动不动就发怒的疯狗。他见过他太多次无理取闹的画面,已习以为常,不止他,班上、学校、外面,比比皆知。

“滚呐!”余令说。

龚岸寻在一众的目光下,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余令不就仗着自己能打架,扛得了揍,有外面的人撑腰,才如此放肆的。

看他不爽的人多的去,就算看不爽,也不敢动他。

桐月像个做坏事的小孩,红着眼眶,胆怯地注视他,嗓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了,都无法勇敢再和他说话。

余令瞅了一眼桐月,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出教室。

桐月不知名的情绪涌上心头,隐忍着泪在眼眶里打转,脑子一片空白,怔怔地看着他刚离开时站的地方。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如此难过。

下午的四节课余令全部翘掉,杨晨宇不知是真的去训练了,还是陪余令一起翘课。

连晚自习他们都没有再出现过。

晚自习下课后,桐月独自回家,她低着头,抄小路回家,刚转角走进小巷子里,就有三个比她高半个头的女生拦住去路。

桐月贴着墙面给她们让路,却不曾想到他们三个紧紧相逼,以桐月为中心围成一道人墙。

这才反应过来,这三个人并非善类,桐月抬头,只能看见她们三个人的脸,突然腿软一屁股倒地,其她人也散开,腾开位置让她坐。

里头披肩散发,浓妆艳抹的女生,蹲下,掐起她的脸,气势汹汹道:“同学,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桐月呆呆地“啊”了声,问道:“谁啊?”

武青直接甩开她的脸,“惹了不该惹的人,还好意思问是谁?”

桐月低头,视线从地面转向了手上的手表,她必须在五分钟之内赶到家,她不顾她们的威严,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说:“我给你们钱,你们让我走,行吗?”

她们三人第一次见到这么主动给钱的人,瞬间来了兴趣。

武青问:“我们三个人,你打算给多少?”

桐月心虚道:“600够吗?”

三人不约而同地目瞪口呆。

“不够吗?”桐月不想浪费时间,打开书包最后最小的拉链,拿出钱包,把钱包里所有的钱都塞到武青手上,“这些够了吧?”

“你们就放我走吧,我真的有事。”

武青手都颤抖,连声音都有颤音:“够、够!”

桐月借机撒腿就跑,以四分钟的速度赶到家中。

武青攥紧手里的钱,她长这么大来,手里第一次拿到这么多现金,她摊开一张一张数。

“一百、两百、三百……一千……一千五百……”

三人拜倒在金钱上。

武青不断眨眼:“1500?”

“我操!”黄爱琳一惊一乍道,“那女的富婆吧?这钱就给我们了?”

江六:“思佳姐都没这么大方过。”

武青思考再三后,说,“这钱要不就留着,思佳姐比赛后给她买个礼物?”

“干嘛给她买礼物啊?”江六说,“我们先去消遣消遣呗。”

黄爱琳说:“就是,没钱了再找那女的要就是。”

“对,”江六说,“明天再来就是了,说不定运气好,她再给我们1500呢。”

武青也是没有立场的一个人,这两人一唱一和的,也动摇了武青想花这笔钱的心思。

**

凌晨两点,伽兴市被雷雨劈劈啪啪打的疼痛,连路灯都忽闪忽闪,雨越下越大,一阵风吹来,这密如瀑布的雨就被风吹成蒙蒙的幔帐。

雷声轰顶,闪着短暂的亮光,桐月全身颤抖,直接一惊地睁开双眼,还未平复,手机音乐响起,任是让她大叫了一声。

桐月拿起电话,屏幕显示思佳来电,她没犹豫地接起电话。

吕思佳那边雨声不断,轰吵得很,“月月我在你家楼下,你方便下来开个门吗?”

桐月愣了几秒,着急道:“你等着。”她先光脚跑到阳台,朝院外看,见到了不止吕思佳一人。

她也没看清还有谁,急忙回到卧室,穿起拖鞋,刚跑出卧室脑里闪出余令之前跟自己说的话,她又折返回去,随便拿了件外套套在身上。

桐月急促地下楼梯,拖鞋声在这安静的夜里特别响亮,她敞开客厅门,雨势非常大。

她没犹豫的跑了出去,刺骨的雨滴毫不留情浸湿身上每一处,雨水顺着她脖颈流进衣服里,冰冷让她不经缩了缩身子。

以最快的速度打开院子的铁门,吕思佳以极快的速度,举高伞,遮住桐月。

杨晨宇背着余令冲进客厅内。

院内的红杏树,都被猛烈的雨势打的折弯了腰。

吕思佳拦住桐月的肩膀,带着她往客厅跑,桐月闻到了吕思佳身上一股酒精味。

白炽的灯光亮着,外面的雨水都有了模样。

杨晨宇把烂醉如泥的余令丢到沙发上,气喘吁吁道:“妈蛋,比我高出半个头,还要我背,要不要脸。”

吕思佳把雨伞丢出外面,弯腰扯出茶机上的纸巾,擦拭额头上的雨水,怼道:“你也没比他矮多少好吧。”

桐月观察了他们三人,脸颊红通,一身酒气,由此可见是去喝酒了。

吕思佳往桐月家里看去,感叹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进月月家,好好看,好少女心啊。”

“你们这么晚不睡觉,喝什么酒啊?”桐月指着余令问,“还有…他怎么了?”

吕思佳不在意道:“喝多了,送回去肯定被骂。”

“为什么喝酒呀?”

“因为你呀。”吕思佳眉眼弯弯,笑道,“你看你和龚岸寻如此亲密,他自然而然的就吃醋了呗。”

“我和他真没关系,”桐月冷的都发抖了,“只是请教他问题。”

“哦哟,我知道,我们月月只喜欢余令。”

杨晨宇像是听到了劲爆信息,张大嘴巴,“哇!真的假的?”

桐月:“……”

“你管那么多!”

给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