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封信给白鸽

寄封信给白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4章 ??

吕思佳目不斜视地看着陈安意,表情冷漠的像个机器,“还有…别以为你打扮的跟七七一样,阿令就会喜欢你……”

“他最讨厌这样了。”

吕思佳这一番话弄的在场的人都很尴尬。

说完话她就进去。

郑辛齐握住陈安意的手,轻拍着她的手背安抚着。

杨晨宇尬笑:“别管她,我们玩我们的,烧烤去。”

男生们开始活跃气氛,一脑股地进门绕过室内到外面假装没有事一样,继续烧烤谈天。

贝七七是个小甜妹,双马尾造型,喜欢穿花裙子,口袋里永远有漂亮的糖,特别会撒娇,是余令喜欢却不可得的人。

他们这些人一起出来玩,通宵都是常事,有时候分开玩,有时候一起玩,玩的都比较花。

半夜,桐月耳边传来空旷的声响,里面风平浪静,外面雀喧鸠聚,总觉得空洞回响感觉很生疏。

她慢慢睁开眼,自己在一个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她猛地坐起,这不是刚才他们抽烟喝酒的地方,她朝外面看去空无一人。

脑里第一闪过的是自己被抛弃了。

桐月生气地撇开被子,推开门走出去,准备离开,瞟了眼隔壁门牌号,刚没走多远远,记忆一下子被拉回,那好像是余令带自己第一次进的地方。

她原路返回,对比了自己刚才出来的地方和隔壁门牌号,瞬间恍然大悟,她推开门,音乐声还是非常大,所有人基本都睡着了。

有的躺着地上,有的躺在沙发上,还有的裹着毯子睡在外面。

桐月把音乐关掉,站在正中央,像个变态一样观察他们。

她的眼里只有余令。

角落里的男孩,平躺沙发上,双手枕着头睡,宽阔的胸膛有规律地起伏,眼睛此时紧闭着,看不到平日的凶巴巴的样子,也许是嗨了一晚上的关系,脸色还是略显的疲惫。

才发现他睡着了后是那么可爱,呼吸流畅,轻嘟着嘴,睫毛还长长的。

桐月关上门,回到自己的VIP室内,裹上毯子,打开阳台的门,坐到外面的椅子上,被湖风吹刮的遮阳伞嘎吱嘎吱地响,湖浪拍打岸边有一种在海边的错觉

这是桐月四年以来第一次失眠。

她放了首歌,想了很多,一直从凌晨四点到太阳升起,庸俗的称这种行为叫“浪漫”。

时间过了七点,桐月又困了起来,她回到室内又睡着了。直到中午12点被吕思佳叫起床。

吕思佳推开门,“桐月你怎么这么能睡呀?从昨天十一点到现在13个小时了,猪啊!”

桐月静坐着:“太久没熬夜了。”

“多久啊?”吕思佳坐在一旁。

桐月思考一下,慢慢道出:“四年多了吧。”

吕思佳震惊,“现在不熬夜还是年轻人吗?”

桐月嘟嘴:“我身体不好,不能熬夜。”

“哦!”吕思佳调戏般说,“那下次这种晚上的局就不叫你了。”

桐月摇头,抓住吕思佳的手,笑着说:“别,我想来。”

吕思佳一听就懂:“我知道,余令在。”

还没等桐月做出娇羞的表情,吕思佳就说:“别害羞了,赶紧走吧,一起出去吃个顿饭。”

桐月跟着吕思佳出去,瞥到隔壁服务员已经在打扫,“去哪吃啊?他们人呢?”

“楼下等我们呢,”吕思佳说,“去随便找家饭店吧。”

桐月殷勤道:“我请你们吃饭吧,我昨天来这都没玩什么,还破费你们又开了间房。”

“不用,小事。”

桐月拽着吕思佳喋喋不休道:“你就让我请你们吃顿饭呗,就吃一顿,我有钱你们不用给我省,好不好,好不好。”

吕思佳下个楼梯都被她吵得头晕目眩,“好好好,你开心就好。”

桐月笑了:“嗯!”

昨天那几个社会大哥都不在,只留下学校里的那帮人。而余令昨天骑的机车也并不是他的,是那位大哥的。

吕思佳边走来边说:“桐月说今天中午她请客吃饭,你们怎么说。”

大部分人的反应都是疑惑不解,毕竟请这么一大伙人吃饭需要花不少的钱。他们友谊虽好,但吃饭什么的都是AA,也就是表面上好,本质塑料。

余令反倒很无所谓,“那就让她请啊,反正她有钱。”

吕思佳怼他:“我们这么多人,不花个一两千能吃饱吗?你说的倒是轻松。”

“她都舍得把十万给我的,还在意那一两千?”余令这话明里暗里,都像是在宣誓主权。

“十万?”吕思佳转头,质问道,“凭什么给他呀?”

桐月尬笑:“他最后还我了。”

吕思佳:“偏心。”

桐月上前挽着吕思佳手,摇了两下,撒娇道:“没有,偏心也对你偏。”

吕思佳调戏道:“没想到,你还会撒娇。”

桐月瞪大眼睛:“啊?”她尴尬地抿嘴,“哎呀,我们走吧。”

桐月在附近随意挑了家五星级酒店,他们不知道是五星级酒店。

一进门就有人招待带路,开了间小包厢,金碧辉煌的墙壁和舒适华丽餐桌,两侧的画幅都备受关注。

所有人纷纷入座。

桐月拿起菜单,根本不看价钱,看到菜品色香味俱全,她就点。

吕思佳凑到她身边一瞧,指着菜单里的招牌,“1888!?你点它干嘛?”

桐月天真地说:“看着好吃呀。”

“太贵了!”吕思佳劝说道,“就算你是富婆也不禁这样花。”

桐月把菜单合上交给服务员,“没关系的。”

王贺习吹捧道:“桐月同学是个学霸,还是个富婆,我们这些平民怎么高攀得起啊。”

张文强:“高攀不起,就舔着呗!”

余令觉得他们说话无厘头,“怎么,她有几个臭钱,你们就不配跟她玩了?”

“你们不要这么想,我初来乍到,请你们吃顿饭很正常,对吧。”桐月视线转向一旁的余令。

余令低眼看她,嘴角扬起了不明显的笑意,轻声对她说:“没情商,就别讲话。”

桐月轻声问他:“你为什么老说我没情商。”

余令说:“你有情商就不会请我们吃饭了。”

请吃饭还有错?!

反而思想几分,她觉得余令说话都有一定的道理,想着多跟他混混,顺便指导指导自己。

给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