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世子夫人要救反派崽

第105章 夺冠加婚事,震惊全帝京

第二轮比试琴艺,报名者六人,另外添加冯璐,榆阳郡主,随机抽签决定前后顺序。

有她两人在的琴艺比赛,别人倒都成了陪衬。

冯璐在前,第三个出场。弹的洛阳赋,曲风华丽富贵,抑扬顿挫,张弛有度。袅袅檀香在指畔升起,拨弄间,手若灵巧姑娘舞蹈。

榆阳郡主第六个出场。弹的曲水流觞,静谧,安宁,绵绵音符自琴中拨出,如冽泉叮咚,悄然如画。期间包含邀请众人共品之意,众人顿感愉悦之情,溢于言表。

待几人表演完毕,高下立判。

榆阳郡主拿了头名,冯璐为三,另有一人,吕铮为二。

榆阳郡主被挂上金牌后,挑衅似的举了金牌在冯璐面前晃过,冯璐气的瞪了两眼,立即下台来。

榆阳郡主施施然下了台,“怎么样?冯璐?你服是不服?我这琴技可是师从宫廷乐礼大师乐府,这一曲,你可听得?”

众人一听,怪道,“我说榆阳郡主琴艺为何如此了得?乐府大师的徒弟啊!”

“乐府大师?那是谁?”

“乐府大师你都不知道?他可是宸玿第一乐礼大师,开宸曲,你知道吧!宸玿开国第一曲,就是他编的!”

“哦!难怪呢!”

冯大夫人与冯璐听了榆阳郡主的说辞以及周遭众人的议论,连忙低头不敢言语。

第二场比完中场休息,众人在茶婳楼的各处小楼四处游荡,嬉笑纷乱,好不热闹。

“大夫人!大夫人!”一个丫鬟急忙跑了进来,她正四处张望寻找罗伊。罗伊招手,丫鬟到了跟前。

“何时?”茶婳楼的丫鬟都经过培训,没有大事,不会如此慌张。

“宫里来了圣旨!袁公公亲自来宣旨了!”丫鬟快口报来。

众人都是一愣,这茶婳楼,名头连宫里都知晓嘛!

“愣着做啥?摆案!快摆案!”老夫人看着呆愣的罗伊,开口吩咐道。

小厮们鱼贯而入,摆好了案桌香炉,老夫人亲自点了香,恭敬地拜了拜,插在香炉里。

袁公公手执黄裱卷起的圣旨,腰间插着浮尘,慢悠悠领着两个小公公进来。

众人跪拜,袁公公撑开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兹有南秦沈谦,学富五车,德才兼备,上校文曲下凡,状元之才。自任江阴境丰潭府知州,政治清明,政绩卓著。”

“兹有榆阳郡主林薇,钟灵毓秀,秀外慧中,才貌出众。”

“赐二人以婚约,成秦晋之好,白首齐眉。钦此!”

袁公公话毕,榆阳郡主立身上前,脸上喜悦无比,嘴角含笑,眉目如画,双手接过圣旨。

袁公公乐呵呵道,“郡主,咱家给你道喜了!”

“好,好好好!”榆阳郡主眯缝着眼睛,“小环,给袁公公打赏!”

立马有丫鬟塞了几个大银锭子。

众人起身,前后不一,但都是给榆阳郡主道喜。唯独冯大夫人与冯璐,趁着众人往前,偷摸后退,离开了茶婳楼。

茶婳楼最后的辩论比赛,主题是,未出阁姑娘遇到受伤的男子,救是不救?

当然,这辩论相较于榆阳郡主被赐婚的高潮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胜者是万老夫人的孙女,万诗雅和慕白菲,以及户部尚书女儿,章芊三人组成的小队。

宸玿帝京风云变幻,自榆阳郡主与南秦沈谦被赐婚后,更加波谲云诡。

众人都在这变动中嗅到了不一样的气息。

宸玿皇帝年事已高,底下成年的皇子有三位,二皇子,三皇子,五皇子。

二皇子也就是现在的太子,原皇后,南秦大儒沈家出身。南秦自原皇后故去,便未曾有任何一位沈氏青年科考入朝为官。

三皇子是现皇后,照国公府出身。冯家如今鼎盛至极,朝中势力颇盛,党羽林立。冯家为了三皇子,拉帮结派,排除异己的事,一点也没少干。被封端王后,势力更盛从前。

五皇子乃是英国公庶出小姐,也就是如今的惠嫔所出。身份虽低,但五皇子自身能力出众,给皇帝办好了好几件差事。夙王的封号也就是他努力的写照。

榆阳郡主本是皇帝的唯一外甥女,本就有传言,出嫁必为公主。若是封了公主,沈谦就是驸马,相当于废了太子一臂。如是不封为公主,那可就是皇帝特意将广德公主的势力加码给太子了。

这其中区别甚大。帝京权贵无不商讨此事。

是年三月,春雨绵绵,长河水位持续上涨。朝中每日都有各地上报的折子,无不叙述长河将要溃堤之事。

四月初,雨水间歇。钦天监上书,四月末五月初降雨更甚,急需修建长河堤坝。

长河作为宸玿国运水域,孕育了无数文明,滋润着万千百姓。皇帝下命,敕太子为堤坝修建主事,领帝京兵马两千,随调各境地兵马,沿河修筑堤坝。

另拨款八百万两纹银,以购建筑材料之资。拨两百万两纹银,以备水患赈灾之用。

太子启程后,宫内透露的另两名副主事之职,却迟迟未有消息。

帝京权贵无不讨论,这副主事之权将与谁。老皇帝年纪大了,太子却从未出过帝京,就连战时,都只派过五皇子夙王参与监军。

四月十八这日,镇北候下朝后连忙叫了小厮唤了罗伊,慕白羽来到议事厅。

老侯爷如今很是喜欢自家人召在一起商量事情,若是家族事宜,老夫人,二老夫人等女眷参加也是有的。若是朝中事,便是只有罗伊,慕白佑,慕白羽参与。

今日慕白佑还在书院,叫不来。罗伊看着面前紧张兮兮的慕白羽,他不知道何事,总是觉得老爹可能教训自己。

“安了,爹上次教训你都是去年上半年了吧!”罗伊宽慰没有用,慕白羽还是直摇头。

“嫂嫂,你是不知道,霜儿让我给她买吃的,我没买!”慕白羽可怜兮兮得道。

“嗯?”罗伊发出一声奇怪。

“唉!她要吃臭豆腐!西大府街最臭的那家!”慕白羽指着西边道,“那家的臭豆腐可臭了,别说吃,拿在手里,油纸袋子包着都还有味,几天不散。”

小小之植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