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名侦探世界里拯救世界

我在名侦探世界里拯救世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水族馆杀人事件(4000)

米花海洋馆中一对正在斗嘴的男女身边,陈墨一边欣赏着这些难道一见的海洋生物,一边想着前几天发生的事。

自他被主神空间带走后这个世界已经过了差不多十年的样子,之前他将双重神性分别分给了陈恶与陈善后就再次进入了这个世界。如今的他只是一个相对普通的普通人,但在这之前陈墨对于以前的漏洞以及接下来的身份作了一定的安排

就在陈墨思考之时,前方杂乱的人群打乱了他的思路。与此同时陈墨依靠敏锐的嗅觉闻到一股铁锈的味道,他刚刚准备挤进去看一看。他身边的男孩就已经拨开人群钻了进去,同时还回头对着女生说

“小兰,快去叫管理人员!”

陈墨在听见这个称呼的瞬间便明白了这个男生的身份,他想了想也穿过人群。陈墨第一眼看见的是一个躺在地上生死不明,并且还在不断流血的男子。

男生挡住准备靠近的人群,然后独自走上前去测了测这个人的脉搏。突然这个男生的身体沉了沉,然后迅速拉开这个人心脏部位的外套看了看。

远处的陈墨简单观察了一下这个躺在地上的人,然后结合男生的微动作,判断出这个躺在地上的人可能凉了。

“新一,我带工作人员过来了!”

原本前去寻找工作人员的小兰,带着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人跑了过来

“麻烦你马上把游泳馆所有的路口封锁起来,然后赶紧请警察过来!”

半蹲在尸体傍边的新一,以半命令半请求的语气说到,工作人员显得十分犹豫

“要请警察……”

“动作快啊!”

还没等工作人员说完,新一便加大声音强调了一遍

工作人员顿时便行动了起来,一边回应着新一一边向外跑去。

这个时候新一又对小兰吩咐道:“维护好现场,请周围客人千万不要靠近死者!”

听见新一的用语,小兰惊讶的问到

“你、你说死者?”

小兰转过头看着尸体,然后惊讶的询问到

“难道这位先生已经死了吗?”

对此新一给予了她一个准确的答复

“是啊,这位先生是被水族馆里的某个人杀害的!”

小兰更加惊讶甚至有些被吓到,眼带泪水的问道

“可、可是为什么我们刚才练一声叫喊都没有听到,你怎么会知道出事了?”

新一严肃回头答到

“是因为味道,体内的……”

陈墨听着新一的科普,感觉十分的无语,心里不禁想到:“喂,喂!别人尸体还在那里躺着还没凉,就这么那别人的尸体真的行吗?而且你的主要任务不应该是完成这个案件吗!”

终于,陈墨容忍不了新一的装……忍不了新一的科普了,突然上前打断到

“呃,这位……侦探。人家的尸体还没凉呢!这样做不好吧?我觉得我们应该快点找到凶手,然后放大家出去吧?”

新一也很快反应过来,继续勘察着现场,又一一询问游客是否看见可疑人物,然后拿着不知道是谁的电话走到远处打了几个电话

很快警察便赶了过来,而带队的警官则是新一的老熟人目暮警官。

“原来如此,他们说的在案发现场发号施令的,有点嚣张的少年原来真的是你啊!工藤。”

工藤新一十分自然的接过话题说道:“我只是碰巧和小兰在案发现场,所有才过来的。”

工藤新一顿了顿,然后接着说道:“虽然刚才,我也大略的询问了一下是不是有人看到犯人。可惜都没有目击者”

对于没有目击者这件事目暮警官并没有太过意外,反而略带调侃的问道:“你们两个是来水族馆约会的吗?”

听见目暮警官的话,两人都愣了愣。

然后工藤新一突然笑了笑开口道:“看起来像那样吗?”

在他开口的同时,一边的小兰红着脸回到:“才、才不是那样,你误会了”

陈墨看着聊家常的侦探以及警察,终于知道为什么酒厂为什么能在日本生存的这么久了。仅仅通过这一次的表现就可以判断出,这些警察以及侦探的态度有太多的问题。

警察遇见凶杀案不第一时间搜索证据反而与他人聊家常,侦探遇见凶杀案不仅仅科普还拉着警察聊家常。

当然这并不能否认日本警察的执行力以及工藤新一的全日本顶尖的侦探能力。

很快小兰因为一边还有死者,所以把话题引向了案件。目暮警官也蹲下身体检查着尸体,工藤新一也在一边叙述着自己发现的一些零散的线索。

突然工藤新一对着目暮警官说道:“总而言之,请你派人把这个水族馆里面所以参观客人的手机或是照相机还是摄影机之类全部回收。因为这样就或许可能会碰巧有人拍下犯人行凶的过程!”

转眼之间几个小时便过去了,陈墨也跟随着警察来到了搜查手机的地方。

因为这个水族馆上千个人中,就他一个不愿意将手机交出去。所以警察不得已才将他作为嫌疑人之一,时时刻刻将其监视在视野之内。

“姓名

年龄

职业

与受害者什么关系

……”

陈墨手里看着『书』,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警察的询问。

忽然工藤新一问了一句:“你不认识死者,对吧?”

他说着手里拿着一个电话不断操作着,突然摆在桌子上的将近千部的手机里陆陆续续有三部手机突然响起。

陈墨见工藤新一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衣服口袋,干脆的将外套取下然后递给一旁的警察,同时开口到。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我身上没有手机。对于这些东西我真的不是很熟悉!”

见此工藤新一只好摸了摸鼻子,假咳一声转过头去。就在这时目暮警官拿着刚刚发出声响的手机,走过来问到:“工藤,这些手机怎么一个个都响了?”

见到有台阶下,工藤新一立马回到:“刚刚你们还没来的时候,我按照受害人的通讯录。试着拨了一下,发现没人回应。所以才想到只有警察才能让他们乖乖的将手机打开,你派人去让这些手机的主人过来一下或许这个案件就可以解决了!”

听了工藤新一的话,目暮警官立即让人去将这些手机的主人带来。

经过了漫长的审问但产生结果却让人意想不到,这些手机的主人却都有不在场证明。

那三个人一人拿了一份视频,这些视频都可以被当成不在场证明。而陈墨则因为与被害人毫无关系,并且工藤新一以及小兰都表示在案发前后不久都在同一个地方看见了他,所以陈墨也有了比较充足的不在场证明。

案件一时间像是进入了胡同,找不到出口一般,陈墨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并没有理会这么多

由于经过了神性以及世界核心的洗礼,这本『书』记述了一切陈墨想知道并且已经发生了的一切

陈墨像是漫不经心的问道:“凶手选择那么明亮的走廊,难不成是有什么目的?”

工藤新一听见陈墨的提示,仿佛瞬间明白了什么。他对着小兰说道:“小兰,麻烦你把手机借我一下。”

小兰想了想将手机从包里拿出,然后对着工藤新一说道:“接你可以,可别弄坏了哦!这可是我废了很多功夫,才让爸爸买给我的!”

工藤新一接过手机,然后对着小兰继续说道:“不好意思,我可以请你转过身去吗?”

小兰愣了愣然后说道:“等等,什么,你要做什么?你在想什么?”

虽然小兰嘴上这么说着但身体却十分诚实的转过了身去

工藤新一一边将手机放入小兰的衣里,一边说道:“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想看那条隧道有什么含义!”

听见他的回答小兰自顾自的回答道:“这还用说吗?自然是有一群游来游去的鱼,简直让人像是置身海底一样才会选择那里嘛。所以说……”

还没等小兰讲话说完,工藤新一就跑了出去。而小兰却还是自顾自的说着,一直到她转过身去才发现工藤新一不知道何时便以及消失不见了。

陈墨看见这一幕后想了想也跟在工藤新一之后离开了这个房间。

与此同时警察也反应了过来,想要阻止陈墨的离去。毕竟陈墨的嫌疑,还并没有完全洗去。

在案发地点再次仔细收索了一遍的工藤新一,突然神秘的对着追来的警察说道:“还请你们将所有的嫌疑犯全部请到这里来,我将在这里找出这一次的犯案嫌疑人!”

“喂喂,为什么其他游客都可以回去,就只有我们几个这么倒霉要被你们警方留下来呢?我不是给你们看过了,我的不在场证明影像吗?”

嫌疑人们刚刚到就有人抱怨到,然后另一个人接着说道:“我的影片也让你们看了吧?而且在场的,只有他一个人没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吧?”

说着这个人便指着陈墨说到,陈墨愣了愣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会有嫌疑犯来怀疑他!

陈墨没等工藤新一开口,低头看着『书』直截了当的说道:“把你右手手套摘了说话,谢谢!”

“为……为什么?这是我的自由!”这个女子显得有些慌张的说道

“别装了,你手上的血腥味太重了。即使是带着手套,我依然闻得到!”陈墨依然看着『书』头也没抬的回怼到

周围的警察听见这话,都向着这个女子看去。然后目暮警官沉声说道:“尾城小姐,请你将手套去下吧!请你放心,如果没有我们可以帮你以诬陷罪逮捕陈墨先生!”

尾城突然向陈墨扑来然后尖叫着说道:“就是因为你!明明差一点就成功了的!”

陈墨轻描淡写一个滑步躲开了她的飞扑,然后一推将其推向了警察。然后开口说道:“其实就算我不说你也没有成功的可能性,毕竟这位小侦探已经把握了这一切的真相!”

工藤新一见陈墨把话题引向自己,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一般如果有人看见别人再拍什么东西都会退让开,可尾城小姐你的视频却完全不是这样的。而且根据你和你男友的合照,说明你今天最先戴的是宝石色的手套,但你现在却戴着粉色的手套。并且根据你之前的种种表现说明你是惯用右手,但刚刚操纵手机时,你却选择左手摘掉手套操作。”

众人跟随着工藤新一的思路一路抽丝剥茧,逐渐明白了这件事的真相。

最后尾城小姐被警察带走了,陈墨也走出了水族馆。突然工藤新一追了过来,与陈墨齐平然后问到:“你是什么时候看出尾城小姐是凶手的?”

陈墨抬头看了看他眼中好胜的光,然后说道:“看见她的时候便闻到了血腥味,拿出合照后基本锁定,使用手机时百分之百肯定”

“咦,你感官真好!但是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说出来呢?这样反而不会浪费这些时间!”工藤新一略带疑惑的问到

陈墨想也没想的回到:“即使我不在,你也能破解这个谜题。术有专攻,我只不过是一个知道的多一点的普通人而已!”

工藤新一仔细一想,觉得也有点道理,然后对着陈墨自我介绍道:“我叫工藤新一,年龄十八岁,米花高中上学,爱好是破案。你呢?”

陈墨想了想然后回到:“我叫陈墨,华夏人,年龄二十八岁,刚来到米花町打算买套房子准备找份工作,爱好是看书,”

此时一直跟在两人身后的小兰说道:“诶,下雨了!我们快点回家吧?”

说着小兰便开始加速了

工藤新一突然喊道:“喂,不是让你不要跑吗?”

“究竟是为什么嘛?”

小兰一边将帽子盖上一边说道,就在这时一个手机从帽子中飞出。

“呀,我的手机!”

小兰紧张的大叫了一声,眼看着手机要飞入下水道。一只手将其个拦下,然后递回给了小兰。

“谢谢,陈墨君!新一,为什么我的手机会在帽子里……”

小兰接过手机对着陈墨道了一声谢,然后和工藤新一理论去了。

两人小小的闹了一个矛盾但由于手机并没有出问题,所以这件事情并没有想原著一样发展。

陈墨随便找了一个位置便与两人分开了。他并不在意手机有没有损坏,但是他知道这个世界的修正力一定会将剧情给圆回来。

陈本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