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还须爱今日

第13章 半信不信

他并非良人,何必醉他城。

可她偏听偏信,就认定了他是最好的。

一如当下的乔布川和夏百简。

刚一刻,相互动手。后一刻,相互拥抱。

乔布川献上鲜花,献上拥抱,还当着林亦初的面吻了夏百简,嘴里说着,“亲爱的,对不起,我昨天喝多了,我来晚了,你怎么样?如果感到委屈,那就打我几下,我真的喝多了,什么也不知道……”

夏百简想生气来着,可见到乔布川来了,气就消了大半,嘴上说着“不要你管”,身体却很诚实地挂在乔布川身上,“我不喜欢消毒水的味儿,我想回家。”

乔布川点头,“我开车来的,这就带你回家。”说着便出手去拔针管,林亦初及时制止。

“还没打完呢,她可是高烧39度。”

乔布川甩开他,不理会,也不回答,夏百简只好告诉林亦初,“我真的没事了,你走吧,我也要回家了。”

你走吧。淡淡地,似退了烧的人,清醒之后的冷漠。

我也要回家了。那个家,有乔布川,却不能有你。

林亦初还能说什么呢,把手里医生开好的药递给她,“那你记得按时吃药。”说完,离开了病房,他知道,自己终究是个外人。

夏百简收拾妥当,欢天喜地跟着乔布川出了院,坐到乔家新买的车上,她左看看,右瞧瞧,因为之前,乔家不给乔布川太多钱,更别提车子。

“布川,你爸妈是不是同意咱们在一起了,不然怎么会让你开车接我呢?”她一脸天真。

乔布川不得不实情告知,“我爸换新车了,这车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以后就给我用。”

“哦。”多少有些失望,夏百简多想问问,何时才能去拜见老人,却又不敢说出来。

感觉是种很奇怪的东西,和乔布川相处越久,她心中越是恐惧,想见乔家父母又怕见,想问乔布川何时结婚又怕问。

同居以后,生活来源都是乔布川,每个月会给她一点零花钱,如果不给,也会买好蔬菜水果和日用品,在钱上,她不宽裕,但也饿不着。

只是跟林亦初说的一样,手里没有一分余钱,别说冷战出门找个宾馆之类的,就连吃个饭都是难题。

“那个……布川,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我能不能出去找份工作?只要能养活我自己也行……”夏百简尝试着问。

乔布川表情上没什么变化,语气却透着质疑,“怎么?我饿着你了?还是冻着你了?”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还年轻,不能总这么坐在家里,靠你养活……”

“你是我的女人,我养活你,又有什么不对?”乔布川个性霸道,说的话也透着霸道,但这样的话,听着就让女人心里舒服。

“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们又没结婚,算不是夫妻,所以不能总花你的,怕被人笑话……”夏百简还是尝试着说出了结婚的打算,在她的意识里,结了婚就是夫妻,就能正儿八经花男人的钱,就有资格坐在家里相夫教子,否则就是同居,就是法律上不认同的不法之事。

潜意识里,夏百简其实是个思想古板的女人。

乔布川这次倒是沉默了,没有回应,也不说什么甜言蜜语,只是将车开得飞快,一会就到了楼下,然后指挥着夏百简,“后备箱有水果,拿上去吧。”

打开后备箱,夏百简看到一个很大的果篮,以后乔布川特意买给自己的,欣喜地去拿,却发现果篮里的很多水果都是坏的,一只芒果都烂得出了水。

“这……不怎么新鲜了,你是不是让人骗了呀。”她嘟囔了一句。

乔布川眼皮都不抬一下,“别人送家里的,我妈吃不了,说要扔了……”想了想,又觉得不对,“那不是浪费吗,他们吃,咱们吃。”

夏百简提着果篮,一步三晃地上了楼。

进了家门,不知何时,家已经被打扫干净,乔布川再次解释,“早上请小区钟点工打扫过了,百简,昨晚喝多了,对不起。”

家干净了,夏百简心里也就不那么烦了,“没事。”

她以下,接下来,乔布川会说“你赶紧休息或是想吃什么”,却不料,对方话锋一转,“那你跟我说说,你和林亦初到底发生了什么?昨晚,你们一直在一起?”

夏百简想也没想,很随意地说:“昨天我发着烧,睡在公园里,是他把我送到医院的,怎么了?”

“哦……”乔布川一脸不信任,“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感觉奇怪,每次你有事,都是他小子在你身边,是不是对你还有想法?”

“他不是那种人。”夏百简肯定地说。

“那种人?哪种人?”乔布川极不喜欢,却也听得出来,夏百简的回答里,有一种对林亦的肯定。

“就是……他对我没那种想法,我对他也没有。”夏百简退了烧,脑子也一点点清醒过来,意识到乔布川的不对劲,“你不会怀疑我跟他吧?布川,我可跟你说,我俩什么事也没有,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夏百简的话透着不满,但态度是真诚的,乔布川也不说是信还是不信,只是轻笑了一下,拍了拍衣服,就要动身出去,“那你休息吧,我还得出去办点事。”

“你又要出去?不会又去喝酒吧?”夏百简不甘心,“你又不工作,哪来那么多应酬。”

“家里要来几个老家亲戚,我爸让我开车去机场接一下。”乔布川解释道,“晚上吃完饭,我就回来了,家里有米,你自己做,乖。”说着从包里拿出几张钞票,递给她,转身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回来又在她额头亲了一下,这才离开。

门关上的刹那,家里安静下来,夏百简却一个人呆呆地愣在原地,许久。

夏百简无话可说,其实说了也没用。

两个月的同居生活,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只要他说要走,有事,要离开,她是拦不住的。

打开卫生间的门,夏百简想要洗把脸,好好睡一觉,却看到了乔布川的手包落在池子边上,她没多想,随手将包扔到洗衣机上,洗漱,抹脸,一夜疲倦,她感觉自己好象苍老了很多岁数一样,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叹气。

这样的日子,说不上好与不好,只是觉得,缺了点什么。

镜子里,憔悴着的她的脸,还有洗衣机边上的手包。

看到手包,夏百简的心莫名动了一下,说不出来的感觉,让她有了想打开手包看个究竟的冲动。

在一起这么久,她一不查看乔布川的手机,二更不会动他的手包,就连私人物品,也常常不屑一顾,因为她信他,甚至根本不会去想他能背着自己做什么坏事。只是这一次,莫名有了想看的冲动。

拿了手包,做贼一般,明明家中只有自己一个人,却还是躲进了卧室,小心地关上门,拉上窗帘,这才打开了手包。

手包里,除了为数不多的一沓钱之外,还有一串钥匙,一瓶男士香水,一个备用刮胡刀,几张不太整齐的手帕纸,瞧不出什么不对,夏百简松了口气,反骂自己,何必。

就在她将要合上手包的时候,看到了正中央的夹层,微微鼓起,不由得笑了,“这家伙,难不成还藏私房钱?”可是当她打开夹层时,笑容凝固了,那里面的东西,不是钱,而两只崭新地避孕套。

两只避孕套。

夏百简没用过,却识得。

她和乔布川在一起,从来不用这玩意儿,那么他的手包里为何会有这种东西呢?

舞月飘雪.CS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