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祖是克苏鲁

第52章 论道

“噎屎啊!北辰剑宗玄天剑法重置版起落式金丹加强版!”

那皂衣蒙面的道童,手持铁锏,一个大跳就拔地而起的这个瞬间。

就是鳄神屿的石开,第一次见到墨竹山的李清月。

石开,这出生于沧澜海的孤岛之上,终日与沙鸥海鳄飞鱼为伍,在夕阳照耀的金色沙滩下逐浪劈波的少年。第一次出岛,就见识了何为天下之大,少年英豪。

平日里照镜子不算,这年头就算你有十六岁筑基,半个月炼出刀罡的本事,也不过是引人注目的璞玉。要不是心思纯正还像个人,随时可能被人一拳打爆了脑袋。

真正的少年英豪,名扬天下的开场,就是他一个大跳冲锋,劈头一锏打下来,就有一个金丹飞身扑到他剑下让他砍。

在后来的很多年里,石开都会不由自主得回想起那场斗剑的开场,在心里一遍一遍的自问。

为啥那个普相,要弃了手里的法宝,扑过去接那个盘子呢?

“杀!”李凡一铁锏打下去,正中扑过来接盘子的普相,暴露在面前的颈椎脊骨。

手中带着金丹级剑炁的吊睛白额锏,势大力沉,一锏就砸断了普相的脖颈,把他的脑袋滴溜溜得砸飞起来,被他一把拿在手里。

这个场面,这个结局,实在是过于出乎意料。

以至于看到普相飞扑,还以为吹响了总攻号角同样冲上去的元婴们,都撞到了玻璃墙上似的,硬生生被斗剑场周围依然还在生效的杀劫和契机,强拦了下来。

以至于除了石开在后边认真看比试,瞥到一眼之外,都没人注意到什么盘子。

以至于当所有人,都把目光,盯着手里提着普相脑袋的李凡。也就更没人注意到,头上贴着隐身符的鲲,又悄咪咪把普相手里的狗飞盘给吞回嘴里了。

此时他们的心中,最想问的不是普相为啥不用飞剑,也不是他为啥要飞身扑到对手面前,用脖子接锏,而是,这李清月,为啥不把普相杀了?

对,普相被砍了脑袋,但是他还没死!

甚至李凡还伸手就拔了普相的舌头,又塞了一枚九转玄牝紫金丹给他含住了,更离谱的是还用墨线,给他脖子一阵缝,把血都给止住,一时间居然死不掉了!

为啥不杀他?其实也简单,只要普相还没死,没投降,也没掉出场,那这场斗剑还没完!

“你们喜欢讲大道理是吧!好啊!老子也有些道理讲给你来听!”

李凡手上飞动不停,把普相的脑袋用黄符裹了,撞在他本来准备当头盔用的锅里,上边拿一层‘不知面’盖住,打包的严严实实的往脚下一踩,然后翻手摸出一个喇叭来。

对,喇叭,我们都知道基于声波的反射定律,使用传声筒或喇叭喊话,可以集中声波传播的方向,增加声强和共振。当然这些都是废话。

关键是他和陆荇试验了一下,有些道理,听不懂也有影响,但听不到就没事。

于是这喇叭就用陆荇的莲花臂改装而成了,整个喇叭口展开莲花般模样,每一片莲藕似的机关节片上,还用朱砂笔密密麻麻画满了扩音强声的红符,可以把李凡以金丹境道炁发出的声响,向特定方向集中扩散出去。

于是李凡深吸了一口气,哦,还有一股香草的味道呢……

‘李凡的心情上升了1点’

然后他放声大吼,声震于野,“请论道!!”

“卧槽!还真来!”姚玄洲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顾不得其他,就把双手往耳朵里一插,自己捅破耳膜。

但其他的元婴可没他这般狠绝,说实话也没他这般见识,还一时犹豫不知道这墨竹山的弟子,到底又在搞什么花样。

周生一听,居然有人和他论道,还下意识得摸摸胡子,身子前倾想听听李凡说些什么准备还嘴。

于是就听李凡说,“无极而太极者有先天五太曰太易曰太初曰太始曰太素……”

‘李凡的心情大幅下降了1点。’

“噗——!”周生一口老血喷出三丈高,好像遭了一击重拳,整个人倒飞出去。

“先天大魔道!”鳄神屿兄弟大吼,一齐向身后出掌,掌风把身后载着侄子石开的云彩打得倒飞出去,很快不见了踪影。同时两人当即在云端坐下入定,一个眼角流泪,一个嘴角溢血,都是脸色绯红气血上涌,看得出都受了伤。

天台山的法寂却只是微微一皱眉,从怀里掏出个木鱼,敲着木鱼就开始念经,居然没有反应。

而那个南宫无霜受影响最重,整个人面露欢欣极乐的微笑,仿佛听到了什么仙乐歌谣,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甚至伴随着唱道,翩翩起舞,把身上的盔甲都随手拆了丢开,脸色绯红,好像热的很,只想欢快一下似的。

李凡看到听众的积极反馈,也松了口气。

他之前看到元玄宝见着《渊识》受伤,还有秦剑师如临大敌的模样时,就在猜测,那些他自己听着掉心情的太素大道,神功秘法,读出来对其他土著也会有效,应该是小几率悟道,大概率走火入魔的。

但他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对所有人都是如此,至少梁真人那种修为特别高的,恐怕就没啥用。要是对方也有这种人,李凡三句话没说完就要被对方一飞剑斩了,那岂不显得他跑上斗剑台诗歌朗诵,就和个傻叉似的……

但还好赌对了,当初山主说的那一段,杀伤力巨大,一下子就整疯一个整伤三个,不过可惜的是,没有望舒仙子那样直接道化暴走的情况发生,对方也都是人型,没有想象中那么立竿见影,但大体还是挺有效的。

可是天台山那老光头看着居然一点事都没有?莫非听过了?但是没有关系!他这里还有大的!

“邪法乱混杂虚空无缝锁不着钥匙开生死何处躲……”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人间四相难免死天上何曾免五衰宁可九莲居下品不来浮世受胞胎……”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生灭灭巳寂灭为乐如来证涅槃永断与生死若能至心听常得无量乐……”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应无住无拘管纵横自在应无住无生死再无苦海应无住无生死再无苦海……”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这《破邪显正钥匙卷》背出来简直效果拔群,李凡是背一句心情往下掉一点,背一句心情往下掉一点,这杀伤力更不用说,对面的元婴全都崩了。

鳄神屿的兄弟则由座变为跪,勾着肩膀相互支撑,趴在地上大口吐血。周生还躺在那喷血,南宫无霜几乎把一身甲胄都脱完了,披头散发,纵情狂舞,哈哈哈哈一边转着圈一边疯笑。

哪怕老光头也支持不住了,直接扔掉木鱼,把手一抓,就把那张假和尚的面皮抓下来,使劲挠着自己脸上的血肉,指夹抓出一把一把的血浆和肉酱,稀里哗啦往下掉,完全疯癫了似的。

“机会难得!小姚!小姚!怎么还不出手啊小姚你是输出啊!”

李凡扭头朝小姚大吼。

姚玄洲盘膝坐在甲板上入定,双目紧闭,不止双耳染血,鼻孔也飙出两条血线,瀑布似得止也止不住,染得胸口一片红。

“……哇靠!两个加一起都不靠谱啊啊啊——!如,如星翳灯幻皆为于武昌漏识修因果唯言得久长……”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李凡的右手又断了。

只是刚才听了一小会儿的工夫,一直抓着脸上血肉的法寂方丈,突然眼神一闪,用手指了一下,便是一道宏大无比的白光闪过,却是全力发出的冲天剑炁,直接斩断了李凡右边臂膀!

得亏那普相这会儿居然还没死,法寂的这一剑偷袭才因为斗剑的规则约束,被消弱了威力,仅仅断了一臂,没有直接把李凡整个人都轰成肉末!

艹艹艹!死秃驴!!要是老子有飞剑!这会儿就把你们都杀喽!

李凡也是痛得涕泪横流,硬咬着牙,一边背诵《钥匙卷》,一边把右手捡起来用墨线草草缝回去。还好他右手断过换药都熟练了妈的!而且这些人也太细了吧,就出了一招,结果一眼就把他惯用手记住了!以后得练习左手剑了!

扭头看那封着普相脑袋的铁锅里,也已经溢满了一锅血,把‘不知面’都飘起来了,大概普相听了这么久真经也要顶不住了,不是流血流死,也要被血淹死。

可那个天台山的法寂,虽然脸上血肉模糊,可见白骨,但居然依旧眼神清明!目光灼灼,直盯着李凡的脖子看来!

李凡也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这老和尚修为太高,居然硬抗着不疯!下一击再有机会,剑气必定直取他李凡的脑袋。当下一边背着《钥匙卷》,一边抽空大吼一声,“风紧扯呼!”

感到袖子一沉,李凡知道是鲲听到暗号溜回来了,当即一锏打爆普相脑袋,纵身飞跃从珍圭玉板跳回船上!

“小姚救命啊!”

‘李凡的心情上限提升了100点,当前心情,97/400’

法寂挠着脸上血肉,猛得又一次睁眼出手,一道剑气斩断了李凡的双腿,害他整个人都失去平衡,砰砰砰得接连摔在甲板上,跌得鼻青脸肿。

但这一剑本来是朝着李凡脑袋去的,没有命中,是因为姚玄洲睁开了眼睛。

什么叫玄天的收徒标准。

就是这斗剑的一会儿工夫,你就得学会赤脉童子剑法,瞪谁谁死剑光!

赤脉童子剑法绽放的豪光犹如天星破晓,彗星冲霄,百里可见的金光从姚玄洲的双瞳中射出来,只在毫忽之间,便一剑扫平了法寂上半边身体。

而墨羽剑也在这同一瞬间,剑光一闪,将怒嚎着冲上前来的鳄神屿兄弟,直接连人带宝,斩成八段,返回来时还顺手一掠,把还在跳舞的南宫无霜开膛破肚。

于是冲过来参战的朱雀也一声悲鸣,抢了南宫无霜的尸身,扭头就拉出一道火线,遁出天边。

周生却毫发无伤。

因为他第一时间就扭头跑了,这BB全场的家伙,不仅没有冲上来围攻,反而干脆利落得直接冲入围上来的雷云杀阵之中,躲藏遁逃,逃得不见踪影了!

“不能叫他走了,否则永无宁日。”姚玄洲眼眶都炸没了,半边脸都是血,站起身来,墨羽便卷了回来,绕成一个金球把他裹住,“我去追杀!剩下的交给你了!”

姚玄洲说罢御剑而走,金光直冲入乌云中,直追周生而去!

“卧靠!小姚你太瞧得起老子了吧!”李凡趴在甲板上,好不容易才捡回两条腿来,还没来得及缝上呢,那边南宫家天兵天将的杀阵,已经旌旗翻卷,擂鼓呐喊着围上来了!

李凡只好又连滚带爬得冲去捡那莲花喇叭。

然后黑白双色的盘龙一声长吟,冲破云霄!突得从背后突出,刹那间将天兵杀阵,冲开一个缺口!

接着一道人影落在李凡面前。

“小鹤!”

“小鹤是你叫的么!”

张九皋赤着脊背,全身浴血,气喘如牛,犹如真龙一般纠结暴起的眉眼上满是血迹,他手里握着一柄金剑,剑刃沾满了血浆,看得出刃口破烂不堪,已经濒临破碎了,“其他人呢!”

“他们在船舱里,坐在清炁静心阵里戴着‘不知面’睡着了。”

李凡不是没想过上来就论道,可他担心的是这些师兄弟到底能不能撑的住。假如他读的道书,真的对那些元婴期都有效果,这些筑基期的师兄弟,岂不是同样要死光了?

所以和陆荇商量后,他们提前在各间船舱里准备好清炁静心阵,就是当初秦剑师给他画的那个圈,然后请这些师兄们入阵,一个个戳破耳膜,一口麻药,或者一棍子打晕过去。

现在也不知道船舱里头咋样了,也不知最后能撑过去几个人。

“所以她还是没过杀劫是吧!呵,呵呵!真是冤孽!罢了,都是命数,强求不得……咳咳咳!”

张九皋一边笑一边喷血。

李凡也无法反驳,但这就是那些同门,要过的劫数了。

命数到时,总要选的。

是斩他身魔,还是斩心中魔。

“小,张真人,你到底……”

“诛杀墨竹山妖魔!”

不等他问完,擂鼓声中南宫家的天兵又围杀上来!

“给你!”张九皋手一甩,扔了一本被鲜血沾满的道书给李凡,“读这个!《钥匙卷》我可顶不住!”

还能是什么

《巍巍不动泰山深根结果经》

‘李凡的心情下降了1点’

张九皋摸出一个丹葫,喝酒似的,把黑的金的红的各色丹丸,一股脑灌到嘴里嚼着嚼着咽下肚,一擦嘴,把空葫芦远远的甩出船舷,被大风卷着,落入雷声滚滚,杀声阵阵的乌云之中,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走,回竹山。”

板斧战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