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祖是克苏鲁

道祖是克苏鲁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章 天命之子

这一下还真是堂堂正正斗剑,光明正大败北。

也别管刘宗守自己是不是还有秘技没用出来,但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

眼见着师兄一招就被人打成天上的繁星,这倒是叫墨竹山的弟子们略有些踟蹰和尴尬,一时间顿了一下,没有人接着跳上来比斗。

之前弟子们虽死犹战的气势,居然一下子,叫这相貌平平无奇的阳光少年的气势,正面给打断了。

当然也不是没人敢迎战,而是抽到第六签的弟子正待上台,却被姚玄洲伸手挡住了。

显然也是眼前这个真的是来斗剑的少年石开,难得叫姚真人也得开口指点弟子了。

“不是刘宗守大意……出手就能以刀罡斩人,寻常金丹也难防备的。”姚玄洲停顿了一下,缓缓说道,“就算精修霸体功,寻常人也难在神罡体之前炼到神罡外放的境界……这少年,若不是前世的武神兵解重修,就是天生的武法灵童降世……此等资质,至少可以论到上三品了……

而且……看的出他也是道心坚固,身怀大气运之人,你等却是卡在杀劫门槛上的……遇上这种气运之子,一身的本事恐怕都要打个对折……若要赢他……不,若想取得一线生机,得抱着必死的决心……懂吗?”

那第六剑的弟子一拜,“谢真人指点,弟子受教了。”

姚真人又张口,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合上嘴摇了摇头,“……你去吧。”

于是那弟子又鞠躬一拜,飞身跃上玉板一稽首。

“墨竹山弟子赵来福请教。”

石开也冲他一抱拳,“请指教。”

然后他照例把厚重木桨往身后一撇,摆出和刚才一模一样,横腰扫刀的架势。

赵来福看看他道,“石兄弟,你莫非还要用那招逐浪劈波斩?这招我们到底都见识了……”

石开刚要开口,周生哈哈大笑,“怎么墨竹山开始玩这种花招了么!石小英雄,所谓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你不用听信这些魔道妖言惑众,换什么别的手段。

看的出你这一绝技是千锤百炼的,不耍一丝花枪,破的掉就是破的掉,破不掉就是破不掉。

尽可以当面斩过去,见过了又怎样,看他能如何应对。”

石开听的周生支招,倒是有点不好意思,“这个……倒也不是这个意思,赵兄弟,其实我也才筑基,刚学了这一招。也不会别的招式了。”

一片寂静,周生也一时闭嘴了。

赵来福犹豫了一下,有点不甘心得问道,“石兄弟筑基多久了?”

“哦,快有半年了。不过逐浪劈波斩我每天都在练习的,赵兄弟小心了。”鳄神屿的一对兄弟都来不及喝止,石开就大大方方得说出来了。

“半年练出了刀罡!”周生咋舌。

“真是好儿郎!”南宫无霜眼中放出一阵光彩,上下打量起石开宽阔的肩膀和挺拔的腰身。

想不到这小子如此大条,那胞胎只好对视一眼,一声叹息,“小开,凝神比斗,不可小觑天下英雄。”

石开认真得点点头,“好的叔叔!”

赵来福沉默了一下,也拱拱手,“好,今日也请石兄弟见见我四十年炼出的道法。”

赵来福把牙一咬,嚼碎藏在口中的丹药,霎时间真息流转,道炁翻涌,同时手舞足蹈,披头散发,蹬足踏地,神色痴癫,宛若发狂。

“神打!”又是那法寂方丈认出来了,一声喝破,“这是请外神精怪上身,使功力暴增!竹山魔道!到底偷了多少宗门的秘传!”

石开是真没见过这种招式,一时都看楞了。

周生立刻出言提醒,“石小英雄!这种邪门外道不用和他讲什么正派道义!趁着他请神未成,立刻出招!否则必有性命之危!”

石开听了,却朝周生点点头,“多谢您提醒,不过我听叔叔说过,所谓斗剑,就是要一展所学,败亦无悔。我想见见天下英雄的绝技!

赵兄弟,你准备好了就说一声,我也使出全力来!咱们打着公平些!”

周生皱起眉扫向那对胞胎,眼神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如此璞玉,你们到底怎么调教的这么蠢?

兄弟俩纷纷把视线移开,假装没看懂。

“呵呵呵,好!石兄弟!你这个人有意思!若是有机会,赵来福请你喝酒!吒啊!!!”

赵来福说罢,一声厉吼,把道袍一撕,全身皮肤也不知道是丹毒太烈还是皮下出血,已经呈现一种青蓝色,他整个人也字面上的是青面獠牙,面目狰狞,几乎看不出原样人型,也不知到底请了什么邪神上身。

“嘶——哈——”石开闭目吐息,深吸一口气,从口鼻中呼出了炽热的蒸汽,这也是因为他摆着的逐浪劈波斩架势,牵动全身肌肉蓄能,矫健的身躯如张满的大弓,把毕生修为都凝结在那大桨之上。

“无妄无影神拳!”

赵来福尖啸飞扑。

“逐浪劈波斩!!”

石开冲跃横扫。

依旧只对一招,

依旧是同一个结果。

有的时候,人与人的差距就是如天壤之别一般教人无力,你精练四十年的秘法,在天命之子半个月学的一招半式面前,依旧全然无用。

可那又如何呢?

不是所有人厮杀,都为了见识顶上的风采。

有的人主动赴死,只是为了身后的人可以活下去。

“什么。”石开愣愣得看着双手。

他的船桨被一拳打断了。

赵来福没有闪避,扑上去硬接了逐浪劈波斩一斩,哪怕有神打上身,几乎刀枪不入,但正面直击,依旧被木桨硬打进骨肉里,付出大半个身子快被斩断的代价,一拳打断了石开的兵器。然后倒地即死。

那一拳,赵来福其实是可以以命换命,打爆石开的头颅的。但他没有这么做。

也不是因为石开这个傻子人还不坏之类的原因,此时哪怕是吕道莲那个混账,他也不会下杀手。换成石开,也不过是手下留情更简单一些罢了。

真正原因,是因为赵来福知道,对方一共就带来五个筑基期的。

他若杀了石开,后面的师弟,就没有连胜‘三场’的机会了。

这就是姚玄洲说的一线生机。

但不是留给赵来福的。

“墨竹山弟子刘挺请教!”

墨竹山的第七剑跃上珍圭,面对的是手无寸铁的石开。

“噗!”石开也跪倒在地,口鼻喷血,赵来福扑的太近,就算没下杀手,如此正面硬撼,拳风也将石开震伤了。

而且他喷出的血是黑的,赵来福还在自己身上下了毒,以确保能算计到石开……

“竹山魔教!卑鄙无耻!”南宫无霜破口大骂。

鳄神屿的胞胎兄弟黑着脸就要出手。

刘挺面无表情,举手取出一瓶药,“此为解药,毒也不难除,但需长辈看护,立刻休息调养。若再强自运炁发劲,毒走全身,必然会给经脉造成隐患。

石开,你大好前程,还想领教天下英雄的绝技是也不是。”

两个杀气腾腾的元婴立刻僵住。

石开迷茫得扭过头,看看身边的赵来福,擦掉口鼻的鲜血爬起来,“我没力气了,认输就是了。”

他两个叔叔立刻跳下来护着石开就走,其中一人伸手摄了刘挺的丹药,怒瞪了他一眼。杀机毕露。

刘挺面不改色,“你那么信我给的解药是真的?”

对方噎了一下,咬着牙摇头,“走走走!”

当下两人护着宝贝侄子就要遁走。

见这两人居然如此果断抽身,对头只剩下三个,姚玄洲手指动了动,但他又扭头看看包围着宝船的杀阵,知道还有三个南宫家的元婴神将还躲藏在云层中,一阵犹豫没有立即出手。

谁知这一犹豫,居然又叫周生跳出来,直接把鳄神屿这群人拦住,“在下周浩,此次斗剑见着石小英雄一番侠肝义胆,在下万分钦佩,此为我师门所赐百花神凝玉露,可祛殃洗髓,根除百毒。”

天台山法寂更是一声佛号,“南无不动如来,石小英雄为我天台山之事,义不容辞行侠仗义,我法寂又怎可吝啬,这里有一盏青霆护心神灯,可以守身驱魔,大利修行,就算作答谢了。”

这回南宫无霜倒也是反应快,一双凤目盯着大显身手的少年,也上来道,“两位道友不用担心,本宫这里有我南宫家独门秘宝凤凰泪,也是能包治百病,叫人涅槃重生的绝世珍宝,还有我这把珍藏的陨星神火刀,一直无人配使,今番也总算见着其主了。”

石开其实倒真没啥事,但看着突然塞到眼前的一堆宝贝,也是挠挠头,“呃,谢谢诸位了啊。”

他虽然没有江湖经验,看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这些人的打算,两个叔叔却一清二楚。

不过是看石开出手,就知道鳄神屿实力不弱,而这些竹山魔教的对头又尤其厉害,所以必定要把他们两个拦下来做打手么。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一齐看看抱着那柄长刀傻乐的侄子,也是叹了口气。

假若鳄神屿有如此灵宝给侄子护体,又如何会让他这样的璞玉英才,险些就叫下边的魔道所害呢?可惜他们这些散修,虽然知道别人不怀好意,被惦记上了也没有拒绝仙宫的底气啊。

被拿住了软肋,于是两人虽不说话,却也达成共识,不再想着脱身而走,就留在场中替石开疗伤。目光不善得看向下边,有点恩将仇报意思的竹山教众人了。

周生和法寂一见稳住了这两个打手,也点点头,知道不宜再拖了。

法寂便朝身边的沙弥道,“普相,你去打杀三个,把弟子斗剑了了。”

沙弥合掌拜道,“是方丈。”

姚玄洲见是那沙弥下台来,猛得发现事情不对,一皱眉喝道,“周生!你的弟子不下来吗!”

周生哈哈大笑,“姚兄你还是这样想当然!周某一个文弱书生,随身带着个书童伺候笔墨,很正常吧?谁说他是我弟子了?谁说他也得来斗剑了?哈哈哈哈!”

这一下姚玄洲真的是脸色铁青,知道自己又被算计了。

原本想着刘挺败了石开,再败书童和沙弥,那至少他还有机会活下来。

可周生却不叫书童下场。

这样这前边的弟子斗剑其实就算结束了。

沙弥普相是天台山这边最后一个筑基期的弟子。无论他是赢了三场,还是败一场,前边弟子的斗剑都算结束。

那时候,这群围在周围看了好久的元婴和天将们,就可以一拥而上,诛戮墨竹山全员。

不管姚玄洲能杀几个,能不能杀出去,反正这一船弟子,是一个也别想活了。

板斧战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