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祖是克苏鲁

第39章 宿怨

哇塞,张老头原来这么恐怖的?

“九皋平时可稳重了,大概心里有事吧。在这等等。”姚真人摇摇头,却也不再多说,他倒不是个喜欢八卦的。

见姚玄洲立在自己面前拦着,不让自己再往里靠近,李凡也晓得里头张九皋的战斗还没完结。

于是他低下头,看看地上那一堆堆各式各样的垃圾。

之前是法宝,被击碎了可不就是垃圾么。这其中有十八般兵器,也有瓶子雕像玉件等各种工艺品,不乏也有飞剑制形的,但明显都是垃圾品质,碎得连剑柄都不剩下。看来玄天剑意那边的评级标准真的还挺实用的,不是用着还可以的,那就都是些垃圾……

李凡忍不住打探道,“……姚真人,我们墨竹山也能铸剑是吧?飞剑啥时候铸好啊?何时有门内大比试之类的活动,能赐一些法宝给弟子?”

“比试倒也有,不过观主下赐丹药得比较多,炼器,尤其是铸剑可是难的很。花费巨大,耗时长久,而且这里头许多的关窍,也不是一代两代的名师就可以钻研出来的。”

姚玄洲盯着内殿里头,眼睛里彩光绚烂,好似是在观战,嘴上解答着,“炼器铸剑这样的秘传,都被三大派那样的上古玄门把持,只有其中个别宗门家族,能铸造出可以评定入品的飞剑,每隔一段时间会开炉放一锅出来,供三大势力内部分配,上好入品的剑胚根本不会轻易流传出来。

而这些炼器家族铸剑宗师,他们不是本身就有惊天修为,就是受到三大势力的重点保护,轻易不离开山门禁地,不是那么容易抢夺诱拐的。

我们墨竹山根基还太浅,铸剑一道最重积累,所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过两个月炼器坊或许能开一炉,看看成色,不过大概也难出什么精品。你若是有人缘财力,也可提前准备好天才地宝,排队抢购,大致准备相当于百万贯的财货,也能买些质地不差的良品了吧。

不过,其实也不用挑三拣四的,到底都是仙家锻造,哪怕是瑕疵品,至少比这些左道,用人间器物炼化的玩意要强百倍的。”

好家伙!百万贯?难怪都要拿命去拼啊喂!唉,是贫瘠限制了老子的想象力,告辞……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不用心灰,本座可不缺飞剑,雷泽这附近的没了,还有其他地方的珍藏呢!’

是吗?那哪里还有?

‘玄天剑意表示,记不得了,不过大多放在悬崖底下的山洞里。你闲的没事,见着悬崖就跳下去找找,说不定到地方本座能回忆起来。’

哇靠!简直废话!跳崖有机缘老子也知道啊!还用得着你说,一点都不靠谱!

‘玄天剑意表示,什么不靠谱!本座哪里不靠谱了!不就是飞剑嘛!铸!铸呗!宿主你有钱咱就煮一锅,熬个两百年就能拿出来使唤了!’

你炖猪蹄呢!而且两百年也太慢了吧!

‘玄天剑意表示,宿主,铸剑需要天量的灵气反复煎熬提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

‘鲲表示,什么豆腐!哪里有豆腐!’

喂!别钻来钻去的!小心刀剑无眼的把你鲲头给砍喽!

此时‘轰!’得一声惊天巨响,一时打断了李凡这边的胡思乱想。

他从姚玄洲身后探出头,看到面前的大殿房顶给掀了,乍一看,竟是两条黑白分明,纠结盘绕成螺旋的虬龙!

再仔细看去,却是因剑力浓郁,里里外外不知充斥多少道乾坤剑炁,而几乎凝结成实体的乾坤飞龙剑岚!

张九皋在那无穷剑炁缠绕包围之下,乘驭双龙,缓缓漂浮于半空,他的大半身体都被双龙纠缠裹挟,这黑白虬龙,就是从他躯干与双臂中化生出来的一般。

隐隐约约露在外头的面孔上,也如戴了一张面具似的,被太极般黑白剑风裹覆,面肌筋肉亦犹如虬龙一般突起,须发皆张,双目中有黑白两道剑气照射出来,冲出两丈开外,几乎辨别不清人型。

他的两把飞剑,一金一赤,剑光绽放,在夜空里如电光火球一般,于那乾坤双龙身侧,缓缓缠绕盘旋,就犹如双龙所吐的龙珠,时不时豪光绽放,金赤闪电交加,劈里啪啦得剑光电闪,把大殿内,刚才已被乾坤飞龙剑风撕虐的不成人型的魔修们,彻底打成肉渣焦炭,斩尽杀绝!

如果从空中俯瞰,大概真就仿佛有黑白双龙天降,威压天台山,荡平兰若寺,剑气充霄,气魄惊人!

姚玄洲点点头,“居然服了龙胎羽化丹,这下把潜能全逼出来了。不过,杀了这么久,也应该气竭了吧?居然依然能驾御住元婴级的道炁么……看来九皋这手乾坤飞龙剑,确实已经臻至大成了。”

‘玄天剑意表示,恩,这个姓张的老成这样都没突破元婴,虽然资质不咋地,但剑法倒也练得挺勤勉。能把一招乾坤飞龙剑钻研得这么精深,总山也不多见的。而且……

墨竹山居然连跨境界的强化丹方都搞到了?奇怪,到底是哪家的丹祖给他们挖角了……’

李凡也点点头品鉴道,卧槽小鹤牛逼……

“南宫无尘——!!出来领死!”张九皋扬声怒嚎,双龙咆哮,喷出老大剑岚,直接把摇摇欲坠的大殿吹飞,小半个寺庙都被剑岚席卷,夷为平地!

接着一道明光突然从地下绽放,烈焰闪电,冲天而起,百丈高的火柱,轰然冲破地面,荡平了废墟,直破云霄,天台山三百里方圆,都能见着一道炎柱逼空!接着化作三叉,仿佛凤凰展翼!

李凡又把头从姚玄洲身后另一边探出来,凝起目力偷看。

只见火柱之中,也浮空而起,有道人影飞天。却是一个身穿天兵宝甲的大将,脑后有五色神光护着首级,心肩首更有三朵金花绽放,片片花瓣纷飞,就在天空点燃一片好大的火云。

脸上覆着金甲吞云兽铁面,看不出长相,且缺了右边臂膀,只用左手持一条方天画戟。连头上三叉束发紫金冠,右边凤尾长穗也少了一道,显然此人,正是之前被罗真人击伤,藏在地下养伤的南宫无尘。

“狗一样的东西!也敢直呼本王名讳!”那南宫无尘却无视面前声势浩大的双龙,把方天画戟一指,却是扫向姚玄洲,“区区金丹不配与本王放对!那胖子!有种的别用法宝!来接本王一戟!”

姚玄洲呵呵一笑,“阁下大概就是张法师的心劫了,不如先与他做一场,若是赢了,贫道任由阁下逃生。”

“哈!他也配!”南宫无尘盛怒大笑,“死便死了!自来取本王的颅首就是!皱一下眉毛不算南宫家的健儿!你却叫一个靠外物增强的废物来夺本王的气数?如此羞辱!墨竹山未免欺人太甚了吧!”

张九皋沉默了一瞬间,面上剑气猛得转为黑色,露在双龙剑炁外头的头首上肢,明显被黑炁裹挟,皮肉炸开,筋肉爆起,直接把身上衣袍冲破,顶上方冠击飞,“你不认得我了!好杀才!连杀你的人!你都不记得了吗!”

“恩?”南宫无尘闻言,倒是扭头看了他一眼,突然桀桀桀怪笑起来,“我倒是谁!原来是当年暗算本王的童子!想不到这么多年你还卡在金丹上呢!老成这样,本王都没认出你这小兔崽子来!哈哈哈!居然还得嗑药才敢来报仇!哈哈哈哈!当年你刺王杀驾的血气呢!啊!!”

张九皋身侧红色光球闪烁了一下,似乎就要出剑,张九皋却一声爆吼,“赤虬!不许动!这个人头是我的!不许和我抢!

南宫无尘!你这只会对女人下手的无胆鼠辈!不用飞剑我也手撕了你!来受死!”

南宫无尘勃然大怒,“好孽障!就凭你!本王没去寻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既然上赶着和你那姘头团聚!就让本王送你去见那贱婢!!”

“南宫无尘——!!”

“杂种!死——!”

板斧战士

作家的话
为了不打扰大家丰富多彩的夜生活,暂定二更时间每日中午12点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