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封地从系统开始

第22章 自来水

客栈一楼是普通房,二楼是中等房,第二进的院子则是套房格局的上房。

普通房和中房皆只有一间,上房则分客间与里间。

中房的墙壁边,皆放着一个巨大的长条形有靠板和坐板的桐木制浴桶,底部有一个圆形的出水口,外面套了一层塑胶。

同时,墙壁里伸出两根桐木管子来,末端同样是塑胶做的水龙头把手。

排水孔全部在墙角汇出,再一起流入楼后墙壁里藏着的排水管里,排入那些浅浅的排水沟中。

朱自梅好奇地伸手摸了摸这水龙头把手,发现它那伸出的两端可以向左和向右移动,便问:“这又是做什么?”

始终没有出声的谢梦擎又一次朝陈元鹰看了一眼,再又慢慢地道:“老夫在老友那里曾经看到过类似的设计。只要烧好热水,预先储好。这笼头往左一转,出热水。往右一转,出冷水。”

“这等简单?”朱自梅的眼睛顿时亮了:“若真是如此,那洗浴可就舒服多了!可是,这楼如此高,热水又如何从下面送上来?”

陈元鹰也想知道这个问题。

这又不是现代的太阳能蓄水器,更没有小高层的高压水泵!

谢梦擎淡淡一笑:“这个老夫不知。不过,等此间市场繁荣了,王爷想建四进或者五进院子时,老夫可以跟那朋友讲一讲,帮朱大人把浴室弄成如此,如何?”

“如此,就有劳尊者了!”朱自梅马上欢喜地朝他深深一拱手:“而且,本官相信,有这样方便的设计,此客栈的生意必须极好!”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

陈元鹰暗暗地想。

可惜,只是中房有如此设计,普通客房里就没有了,但一楼却备有两间大而有隔间的浴室,左边为男,右边为女。

“所以,一楼的客房便宜些,统一在这公共浴室里洗浴,排队就好。”朱自梅失笑:“倒也可以,毕竟价格不一样。”

他再兴致勃勃地邀请陆前:“陆前辈要不要去后面的院子看看。”

陈元鹰笑吟吟地道:“本王也要去看看。”

……

后面的雅院倒是除了面积大、隔音好之外,没有更多的亮点。

不过,中间隔着的垂花门和各小院之间的隔断,还是让朱自梅赞叹不已:“着实巧思!如果这里不是离龙城县里太远,本官都想包了!”

依他王府长史的俸禄,倒是完全承担得起。

“EMM,有这么大的客栈,本王觉得应该也足够了!”陈元鹰笑容满面地道:“等水质变好,这些院子都散好气味,一定很好卖!”

朱自梅也认可地点头,又提议去看看米粮铺子。

不过,等武成推开主路上,虚掩的木篱笆门,让大家能看到这间敞开了门的米粮铺子后,还骑在马上的陈元鹰差点身子一颤,一歪。

“唏律律……。”感受到陈元鹰的异样,踏雪顿时不安地朝左右动了两动,并轻轻地低呼。

陈元鹰顿时反应过来,慌忙又坐稳,只是心里紧张得怦怦直跳。

自己没看错吧?

这铺子……这铺子的地面,怎么会是水泥地?!

定定神,他迅速翻身下马,拴好踏雪,再又顾不得其他人的讶异,大步冲进米粮铺里。

再仔细一看,哦,还好,误会了误会了!

铺子地板是以干石灰来防潮,上面还铺了一层厚厚的木地板。

因为和先前食肆与客栈里的青石地板颜色完全不一样,所以才看起来非常明显。

陈元鹰稍稍松了口气。

朱自梅则满脸震惊和疑惑:“这店……这店里的地面,怎地如此奇怪?”

缓缓跟进来的谢梦擎懒懒地道:“防潮也防虫,这样米粮就可以多存些日子。”

“哦……哦……”朱自梅恍然,再惭愧地道:“是下官见识简陋了!”

陈元鹰走向墙边。

这里放了两个木制方形巨米缸,和前世陈元鹰在超市里看着的那种散装木米笠十分相似,只不过此刻空空的。

朱自梅也立刻走过来,看过之后,十分遗憾:“地方是挺大,可惜无米!只怕是要夏季才能对外营业。”

“有就行了!”陈元鹰大度地笑笑:“到明年这个时候,说不定就门庭若市了!”

他们顺便就看了隔壁的三进院子。

这院子的宽度,比二进又宽了几十米。

正门与前院的格局,与之前看过的二进院子差不多,只是略宽。

但是,第二进的院子里多了一座小亭,而第三进的院子里多了一座假山和风水湖,湖里可养鱼。

这格局一下子就变得高雅起来了。

“难道每座院子都是如此?”朱自梅惊呼起来。

“依地形不同,亭子造型不一样,假山的造型也不一样。”陪同的谢梦擎淡淡一笑:“大体如此。”

朱自梅顿时感叹:“尊者的朋友真是好巧思!这样的院子,根本不愁卖啊!”

陈元鹰就爱听这话,顿时哈哈一笑:“朱大人,三进院子都如此雅致,想来四进和五进会更好,您就安心等着吧!”

“嗯,下官托王爷的福,一定等着。”朱自梅满脸憧憬地道。

就在这时,从龙城县衙的方向,笃笃地骑来一队看样子是商户的人。

武成与武量立刻警惕地站在陈元鹰的左右,武量更是将身后的长弓拿起,蓄势待发。

但待得这队商户逐渐近前,武量便错愕地放下长弓:“王爷,好像是胡事务员的父亲,胡家家主!”

而这队人马,在离着陈元鹰一行人有四十来米时,就停了下来,那领头的中年藏青色锦袍男人便和身侧另一位身形微胖的中年墨色锦袍男人一起,翻身下马,并且恭敬地两膝跪地:“前面可是鹰王爷与朱大人?小民胡前事,与庆城鲁家家主鲁学真前来晋谒!”

紧接着,他们身后的一应管事和随行人员也都翻身下马,跪地。

陈元鹰在入住胡家别院前,曾经见过胡前事,此刻便微微抬手:“都起来吧!”

等胡前事与鲁学真闻言谢恩起身,陈元鹰便淡淡地问:“你们怎么来了?”

我就是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