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元素侍者

第164章 北二区

北二区,是整个雪城环境最优美的,比白色教堂所在西一区要好得多。同时北二区与所有郊区存在另一个不同点是,离东狮河越近的,权力越大,比如雪城的两座大山,城主麦克达林伯爵的庄园及列加斯伯爵的庄园。两座庄园就占据了东狮河南面风景的最好的两处位置,两位副城主的庄园则要回来一点,然后才是秘书长与其它勋贵,辛普男爵因为在北一区还有一个斗兽场,所以他的城外庄园在北一区,斗兽场附近。北城墙周围的富豪们,基本是末流,有些是附着于顶流权贵的存在。

在北二区,没有黑街,从北城墙往北,是按红、橙、黄、绿、蓝、青、紫排列。

所以在北二区,从城主的庄园所在的蓝街至阿里克斯庄园所在的黄街之间,住着雪城百分七十的权贵。

因为东狮河从这里流过,城里贵权与富豪们在这里挖了不少的人工湖。有能力在这里挖湖的本就不多,整片北二区有5片湖,有些是人工的,有些是天然的。

城主的庄园里没有湖,只在府内有一张小池子。

5片小湖泊里,最大的一片就是阿里克斯湖,占地约6平方公里。是阿里克斯与一些富豪们集资开挖的人工湖,并不专属于阿里克斯。

当陈琳穿过略显人稀的北大门,一路急行至黄街附近时,他被一片湖泊惊呆了。这里并没有路灯,但天空很清,月光落下湖面,碧波涟涟。

这里也并不像陈琳想像中的,守卫森严的,到处是巡逻与治安。相反,这里还有一些平民带着孩子在湖边嬉戏,要知道现在可是相当于前世的夜间10点以后了。

不过看到周围的环境,陈琳也就释然。这里最多的还是属于平民的两层小矮房。远处,月下低矮的房子连绵不绝,一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处,偶有几家还亮着灯火。

这片湖依稀能看到人工的的痕迹,倾斜的湖堤,是休闲的好去处。晚风徐来,湖边植树并不多,此时虽不至于人影攒动,但人还是不少的。

这片人工湖旁边立着一块石碑,有这片湖的来历。没想湖的名字就叫阿里克斯湖,也就是说,到达今晚的目的地了。但对于如何接近目标,还没有头绪。

拍卖场的情况很诡异,陈琳感到呆得心里不舒畅,或许是因为那位可爱的狐女,或许是因为压抑的现场气氛。而且后面不管是谁赢,与他的关系都不大,只是他有预感今晚如果不过来,或许就会有什么损失。

阿里克斯湖,是一个接近椭圆形的湖,一条修长的湖边与黄街挨着,黄街的另一边全是宵夜食铺,所以此时黄街还算热闹。只是在这里吃东西的,魔法者较多,总能看到几个拿着各种武器的,没拿武器的人也是步伐稳重,不惧任何人的神态。

湖的另一边是阿里克斯庄园,很大一座宅院,高大的围墙没入大树的阴影之中,看不到尽头是什么样子。有一条小河流从阿里克斯山庄的高墙下方连通这片人工湖,那条小河流大概10米宽的样子,做了一个小拱桥,算是一处风景。这座桥与山庄正门离得有点远,几百米的样子。

陈琳沿着这个人工湖转了大半圈,除了看到阿里克斯家族的硕大的族徽,是一片修长的树叶,树叶的叶骨被设计得很好看。此外并没有其它特别的发现,这个时间点,里面静悄悄。

他之前是有想法翻墙进去,毕竟断了一条手的人应该不是很难找。只是时机似乎不是特别合适,天知道他们家族养着这么多的魔法者,这里留了多少,必须得让阿里克斯家族出现一点变故或混乱才有可能。

而且还有一只在夜间活动的夜莺,非常麻烦。

于是陈琳回到北大道上,这时的行人又少了一些。陈琳远远的看了一眼北一区,监狱还要在很远的地方,听说从北城门出发,到监狱要花掉接近二个小时。但是斗兽场就在北一区里面,如果过去应该很容易能找到,但是也没有意义。

陈琳找了家客人比较多的夜宵铺,随便点了些吃的,今天都没怎么活动身子,倒是没觉得多饿,只是想找个地方呆呆,看能否知道些情报。

话说,这种地方一般不是很多贩卖消息的人嘛,怎么就没遇上呢。

喝了一口这个世界的酒,这是一种度数较低的酒,借着晚风,喝了几口,没啥滋味。

这时几匹马跑过,带起一阵尘土。

“呸,晦气,城门锁了,进不了城了。”

三名汉子下马,有店家帮手去牵,三人走了进来,一名满脸横肉的大汉不爽的骂道。

“几位要点什么,看看,都是新鲜的,傍晚时阿里克斯的管家才着人送过来的。”店家是一位30岁的男子。

三人径直走向一个空位:“随便来点抗饥的,刚从外面赶回来,饿得都没有力气了。”

“不过应该也没多大的事,我们去不去关系也不大。”

“是这个问题吗,平日里常受爵士帮助。这种时候我们就应该出份力气,只怪我们回来得太晚了,进不了城。”

陈琳吃了一个烧翅,暗自猜测,这个爵士是指阿里克斯么。

听了一会,听出了一个大概。这三人应该是参与了一个佣兵任务,回来已是晚上了,才听说阿里克斯爵士或许会需要很多人参与运输一大批物资,周围的壮汉全去帮忙了,包括那些魔法者。

因为平日里爵士对大伙还不错,这些人都愿意去帮这个忙,况且不管干不干活,钱一样拿,只是不像做佣兵任务那么丰厚。得益于平日名誉的积累,很多人不要钱也要去爵士这个忙。

这三人是回来后才听说的,二话不说,就准备进城去。没曾想太晚了,城门已锁,又灰溜溜的回来了。

如此看来,这些人压根就不知道拍卖场有狐女的事,这事还真透着邪乎。不过,阿里克斯居然动员了这么多人,是准备变卖家产也要将狐女抢到手吗,那是不是说他的老窝是个空壳。

而且他只是雪城富有一些的贵族而已,听妮娜的意思,好多雪城顶级权贵都不跟他玩一块呢,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那位爵士疯狂的爱上了狐女?

陈琳一头问号,大佬也这么浪漫?不昔赔上好不容易经营下来的家底吗?

转念一想,那么既然附近的人都去帮忙了,是不是说那位断臂的剑士如果没有跟随过去,会变得好找起来了?

陈琳来了心思,很快就结帐离开了。离开之时,自然又是稍微的引人注目,特别是那三位后面进店,却一直在吹嘘这次的任务多么多么的难,谁遇到什么事,换作是他们又如何处理云云。他们恐怕也是没想到,还有人的声音如此的怪异。

或许药力在消退,陈琳的声音开始有恢复原样的迹象,至少比刚进铺子时好了许多。

陈琳看出来这三位也只是力气大些的普通人,像尼鲁他爸之类的,有一身子力气,其实普通的初级武者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做些卖力气的活,完全不在话下,毕竟这个世界的普通人,力气大得离谱。

陈琳决定先在这些食铺转转,他猜想,由于吉德是帝国通缉的对象,平时肯定不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基本也只能在晚上人少的时候出来转转,透透气。

如果真是这样,自然会拉上断臂的剑士。否则只能进入行人稀少没有人认识他的城镇,雪城显然不在这个范围,那么往人少的地方走,还是有一定的概率能遇到他的。吉德他不认识,但断了一条手臂的人,应该不难找,前提是他还在这里。

此刻,在黄街的一处偏僻的街巷里,一个肤色苍白,没有血色的青年在一家路边摊低矮的坐位上喝着自带的高度酒。这种酒是阿里克斯山庄的,他托人带了不少,每天都要喝上一点。他来自多纳,却在雪城度过了整整一个白季。但是在雪城如此长的时间里,他竟没有踏入雪城一步,连挨近雪城高大洁白的城墙都成为一种奢望。

那一天,他在外面目睹帝国骑士冲进他家的情况,无比的恐惧,他知道一些原因,但家里不是一直做着的吗,为什么突然会这样。然后他被那名护卫拉走,没想到在父亲眼中很厉害的护卫,会伤得如此严重。他看傻眼了,但没想到那名护卫却是释然的笑了,浑身是伤的护卫说他成功的骗过了最强大的骑士。那一天,他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

然后他们躲在多纳一户非常普通且贫寒的农户家过了好多天,那名厉害的护卫在身体可以自由行动的时候,离开了他。

“呸!”他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毛线的厉害护卫,顶不过安东尼奥的一根手指头。

只是那些天,经过身边护卫的描述,他知道了很多他原本并不知道的事。这些事连串起来,再加上一点点正常的联想,不难推断出,他的整个家族,只不过是人家手里一枚微不足道的棋子。

于是他们被抛弃了,毫不犹豫的。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走下去,在这个世界上,那一刻,他的世界是灰色的,一直到现在,都看不到一丁点光芒。

他很恨,父亲为什么要做别人的棋子,在多纳不过得好好的吗,为什么要去沾那些东西。眼看他就要取得多纳最美丽的公主的好感,军队的到来,摧毁了这一切。最厉害的护卫,被打得像条狗,能活下去就是神的眷顾,全身是伤依然在笑。

这是多么的可笑。

极光先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