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港综世界除魔那些年

第64章 魂修体系的黄金组合(求推荐票)

“你们是谁?”杨淑玲扭头看着两个不速之客,“没有我的特许,你们是怎么进入我的地盘?”

“问得好!”潮用他手上的红伞,拨开杨淑玲的鬼阴匕首,“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

Sam接着说:“我们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潮:“为了防止阴阳两界被破坏。”

Sam:“为了守护阴阳世界的和平。”

潮:“贯彻爱与真实的正义。”,

Sam:“靓仔又迷人的正派角色。”

潮:“潮。”

Sam:“Sam。”

潮和Sam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是穿梭在阴阳两界的异灵灵异战队!黑暗的光明在等着我们拯救!”

达叔一脸懵逼地看着两人手舞足蹈的表演,“这就是你说的捉鬼很厉害的弟子?”

没错!很中二!

陈扎纸嘴角抽了抽,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你俩臭小子别装蒜了,赶快搞定九品恶鬼,我还要等着去吃宵夜。”

陈扎纸强撑着身体,在达叔的扶持下,站了起来。他刚刚用茅山的符咒给自己止了伤,血已经没有往外流,但是鬼阴匕首的阴气还留在他的体内,如果不及时将这些阴气抽取出来,时间久了,轻则影响身体健康,逐渐腐蚀人体内的阳气,慢慢变得寝食难安,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最终很可能变成低级的行尸走肉;重则影响人的命数、运程,让人变得烦躁焦虑,运程低落,乌云盖顶,随时危及生命安全。

幸好他人脉广、工具多,不然没有灵根的日子可就难熬了。

“你受伤了?”站在门口的Sam关心地朝陈扎纸看了一眼,“放心吧,我们会很快搞定这个鬼物的。九品恶鬼而已。”

“你是束手就擒,还是要我们送你上西天?”潮将红伞搭在肩膀,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迅速瞥了一眼四周,内心情不自禁叹了一口气,就三个麻甩佬,居然没有美女在场,这次的凹造型又是白干。为此,他看向杨淑玲的眼神,越看越不爽。

“你们是元神出窍?魂修体系的魂者?”杨淑玲往后退了一步,和潮适当地拉开距离,退了之后才发现,后面门口那里还站着另一个魂者,Sam。

难怪能直接冲入她的鬼控力场领地,同级别中,鬼魂的领地禁制对魂修没用。

脱离杨淑玲控制的女训导主任爬到一边的角落,和其他鬼学生聚集在一块。看到这情形,潮基本了解了现场的情况,全场就杨淑玲一个恶鬼,搞定她,今晚就可以收工了。

“算你识货,知道我们是魂者,识相的就乖乖投降,不然待会打得你跪地求饶”,Sam插着手毫不客气地说道。

杨淑玲仰头大笑起来,“凭你们两个初出茅庐、毛都没长齐的青头仔,就想收拾我。你们是没睡醒,还是妄想天开呢!大家都是九品同阶,现在你们又在我的地盘里面,有一定的削弱作用,谁怕谁啊。”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手下见真章。”

潮将右手的红伞一转,伞尖出喷出半截剑刃,雨伞收拢,此刻他手中的红伞宛如一把利剑。飞到杨淑玲的近处,剑如猛虎,横扫千军。

杨淑玲似乎早就料到潮的招式,往上一跳,堪堪躲开对方的攻击,刚想偷乐,背后砰的一声中招。

原来,站在远处的Sam使用手中的枪,一枪打中杨淑玲的后背。

“他的枪为什么对鬼有用的?”达叔问道。

“他的枪不是阳间用的枪,而是鬼枪,就像先人用的元宝、蜡烛那样,正常人拿在手里就是一团白纸,对人也造不成伤害,但是对鬼物有很好的克制作用。其他体系的人,都用不了这样的武器,必须魂修体系、元神出现的人才用得上。这些武器,都是仙缘店出品,我做的。”

“哇!陈大师果然博学多才,真是我辈楷模!”

达叔的彩虹屁很受用,陈扎纸骄傲地扬了扬头,好像斗气昂扬的小鸡展开小翅膀在炫耀一样,找回了自己失去多年的面子。

杨淑玲不慎背部中枪,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脸上闪过一丝愠怒。正待发作,潮的剑伞再次杀到,直指她的面门,被插中的话,也就毁容了。虽然变鬼了,但女子爱美的天性深藏心底。杨淑玲不慌不忙,右脚一踏地面,身子迅速往后急退。

砰砰砰——

杨淑玲已经非常注意身后Sam的走位,躲过了第一枪,后面两枪躲不过。虽然这些枪弹对她的危害不大,但是积少成多,久而久之肯定成为弱势的一方。

“为什么中了好几枪,似乎都没什么事情的?反之,恶鬼好像很怕那把红伞的攻击?”达叔不解地问道。

“Sam手上的枪只是普普通通的白皮纸武器,没吸收过什么天地的日月精华,也没经过道修、巫修那些大师的祭炼,打中鬼的伤害也就有限。潮手中的红伞就不可同日而语,他那是铁阶的顶级捉鬼兵器。上古流传到今天,据行业人士所知,兵器有五大品级,由低到高排类,分别是铁阶、铜阶、银阶、金阶和神阶。每一阶里面,又分为低级、中级、高级和顶级四个等级。纵然潮那把红伞是最低的品阶,但对付眼前的九品恶鬼已经绰绰有余了。”

“这么牛叉?又是大师你的精品?”

陈扎纸微笑地摇了摇头,“刚不是说了吗,魂修的人不会祭炼兵器的。潮的那把红伞,是我当年捉鬼的兵器,茅山道士祭炼出来的。”

说着说着,他陷入了当年捉鬼、杀鬼的热血日子,那一段段可歌可泣的青春。不经意间,掠了一眼此刻仍然跪在地上的风无常,陈扎纸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今晚的打击对他来讲,可能太大了。他很像以前的我,过于感性并不是一件好事。我能想象得到,以后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等这件事了,带他来见我吧。”达叔郑重地点了点头。

回归战场中心。

由于一个近攻,一个远射,潮和Sam的黄金配合,即使身处杨淑玲的领地空间里面,也打得她节节败退。一个不小心,又挨了Sam的一枪,杨淑玲心中极为恼火,正想回头擒住他。谁料旁边潮一剑杀到,一伞捅穿了杨淑玲的鬼身,她痴痴看着插在她胸前的红伞,一脸不容置信的样子,“为什么会这样?”

趁她失神之际,Sam高高跳起,滑出黑色的匕首,狠狠地插入她的后背。

杨淑玲再也忍受不住痛楚,痛苦尖叫起来,浑身冒烟,身体在慢慢消散。

见此,Sam再补了一刀。

轰的一声,杨淑玲痛不欲生地发出最后一击,将Sam和潮同时震飞出去。慢慢的,她再也坚持不住,在一声惨嚎中,九品恶鬼杨淑玲终于消散在阴阳两界之外。

“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陈扎纸扶了扶他的眼镜。

达叔可没有那么多心思,满怀开心地笑道:“终于搞掂,我们等会去哪里吃宵夜啊?”

恶鬼消灭了。

也算好事。

陈扎纸的脸上,绽放出久违的笑容,示意达叔:“带上你的朋友,我们准备撤吧。”

零零羿

作家的话
最新鲜的更文奉上。熬不住了,睡一会觉先。兄弟们,跪求推荐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