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材嫡女腹黑王爷放肆宠

第15章 我等着哦

苏浅说完就站起来,理了理裙子就带着小桃离开了,面色冷漠,没有搭理身后依然在谩骂的苏眠。

“苏浅,你不得好死……”

“苏浅,今天在我身上的终有一天会全部还回去的。”

苏浅离开后苏眠依然对着苏浅的背影喊着,仿佛喊出来她就不用嫁人了似的。

她们回去之后,因为苏眠的原因,苏菲这几天也格外的老实,没有过来找麻烦,让苏浅过了好几天的安静日子。

每天就吃吃喝喝睡睡,没事就在院里晒晒太阳,研究研究自己的药,药这种东西始终还是有备无患的。

美好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的,转眼间就到苏眠出嫁的日子了。

苏浅刚刚起床,才从床上坐起来生了个懒腰,小桃就听到声音从外面进来服侍她了。

小桃进来就主动服侍着苏浅穿衣服,一边穿一边满脸感叹的开口,语气中还有一些惆怅,“三小姐真是可怜,想从前也是万般宠爱的,如今却落得这般田地!”

“怎么了?”苏浅抬起手伸进衣袖里,打了个哈欠慵懒的开口问道,丝毫不在意,问得也非常的随意,今天的一切都是苏眠咎由自取,所以苏浅并没有一点点同情。

“这就已经到日子了,府里毫无气氛,连三小姐的丫鬟要在自己院子里贴喜字,都要被别的丫鬟阻止。”小桃给苏浅把衣服穿好,系上腰带,语气间带着些怜悯之意,要想之前哪怕苏眠只是过一个生辰都会比现在隆重不少,哪次不是欢欢闹闹的,这次结婚却格外的安静,清冷,连一向交好的苏菲都没有过去看望她。

“哦?”苏浅走到化妆桌前坐着,让小桃给她梳妆,语气没有像小桃一样怜悯,脸上淡淡的。

“大夫人说老夫人最近头疼见不得红色,真是可怜三小姐,再怎么说也是苏府正正当当的小姐。”小桃自顾自的说道,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用心的帮苏浅打扮着,把首饰都拿起来比划一下,看哪一个比较好看。

“小桃,如果不是我发现的及时,今天之人便是我们了。”苏浅选择了小桃手里面一个比较素的簪子,淡淡的告诉小桃事实。

小桃听完苏浅的话突然就愣住了,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不过片刻后便又继续手上的动作了,只是没有在对苏眠的怜悯。

确实,如果不是那天小姐反应得快,那发生在三小姐身上的一切都是发生在小姐身上的,而且小姐还不一定只是嫁人这么简单,这么一想,小桃只觉得苏眠罪有应得。

苏浅说完就站起来,径直的走过去坐在餐桌用,悠闲的吃起早点。

自从上次她去过之后,她的伙食和用物倒是好了许多,种类和味道都好了很多。

苏浅吃完最后一口小笼包才慢悠悠的站起来,带着小桃向外走去。

“小姐,咱们去哪儿?”小桃马上跟上苏浅,没有想过苏浅会去找苏眠,毕竟看苏浅的样子是没有一点怜悯的。

“去送送三小姐,再怎么说也别让她走得太孤单不是。”苏浅面上闪过一丝笑意,脚部逐渐的加快,其实只是单纯的想去看戏而已,毕竟做了这么大的戏,自己不去看不是可惜了吗?

等她们到的时候,苏眠刚好从院子里出来,身着一身粉衣被丫鬟扶着往侧门走去。

大夫人下令不让她走正门,所以只得从侧门出嫁,而且来接她的也只有一点粉色花轿而已,可以说是十分的低调了。

本来就气愤的苏眠,此刻看到苏浅,直接一把扯下了头上的红盖头,愤怒的走到苏浅面前,抬起手就想给苏浅一巴掌。

苏浅眼里闪过一丝温怒,伸手抓住苏眠的手,另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在苏眠的脸上。

“收起你的狗爪子,不然我不介意帮你卸了它。”苏浅脸色冷冷的,眸中泛寒的威胁道。

苏眠被苏浅眼中的冷意吓得一楞,随后甩开被苏浅抓住的手,崩溃的朝着苏浅大吼,心里面十分的委屈,“如果不是你,我今天怎么会嫁给他?”

“你自作自受,怨得了谁。”苏浅看着苏眠冰冷的回答道,到自己身上就觉得委屈了,那当初为什么还要去陷害别人呢?有本事做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

“你承认了是不是?这一切都是你做的。”苏眠看着苏浅非常肯定的问,恨不得用眼神把苏浅杀掉。

“是我又怎么样?不是我又怎么样?”苏浅说完婉然一笑,心里对苏眠更加的不屑了,以前觉得她虽然嚣张跋扈,但最起码还是有点脑子,结果没想到到这种时候还在想着是谁让她这样,而不是想着怎么去改变不用嫁人,真是可惜了,一副较好的面容。

“小姐,接亲的人已经在门外了。”这时候春菊跑过来,冲苏眠说道,神色害怕,这几天苏眠一不高兴就拿她出气,对她拳打脚踢。

苏眠闻言瞪了春菊一眼,又转过头来,恶狠狠地对苏浅说。“咱们走着瞧,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今天我所受的我都会十倍奉还给你”

说完就转身走回去。

“我等着哦。”苏浅却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对着她的背影说道。

苏眠本来也是宁死不从的,她愿意死也不愿意嫁给那个男人,光是想想就觉得恶心无比。

如果不是哪天秦姨娘偷偷的来找她,一进门就先抱着她哭了一通,然后又说。“眠儿啊,是为我护不住你了,不过你放心,等过几天你爹爹气消了,我一定想办法让你回来.”

“回来?”苏眠一听这话就看像秦姨娘,脸上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希望。

“眠儿,你不要想不开,就凭你这个身份嫁过去,只要你不愿意,那个臭男人也是不敢对你做什么的,等你爹爹气消了,我再在她耳边吹吹风,让你和离回来。”秦姨娘却满眼的自信,但其实心里也不敢确定,不过以她对自己女儿的了解,如果她不这样说,苏眠肯定宁死不屈,到时候结局就只有一个,死,反正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计算,最起码先让人活下来。

“真的可以吗?”苏眠神情恍惚着看向秦姨娘,心里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是,你想想,如果你现在死了,那些害你的人不就可以逍遥快活了吗?不就随了她们的愿了吗?”,秦姨娘继续给苏眠说道,“反正到时候如果不能和你就给点钱让那个男的做生意就好了,总归是比人不在了好,只要人还在,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果然苏眠一听这个话,脑子里就浮现出苏浅的样子。

“好,我知道了。”苏眠最终还是答应了,反正她家有钱,纵然现在父亲生气了,只要她不愿意那个男人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苏浅看着苏眠坐上粉色花轿离开,身边连一个吹唢呐的人都没有,并没有什么嫁妆这些,简直比普通人嫁女儿还要普通,虽说一切都是苏眠自己作的,不过苏父也是真的冷血啊。

苏浅又在原地站了好大一会儿,直到苏眠的娇子完全不见了踪影,苏浅才带着小桃转身离开。

虽然说苏眠得到了报应,不过她心里面却也高兴不起来,古代的女人啊,真的是太悲哀了,苏浅不禁开始想自己的未来,连苏眠这样受宠的,苏父都能为了面子随随便便嫁了,那像她这样不受宠的,以后的日子又能比苏眠好多少呢,看来是时候也要为自己想想了。

苏浅觉得胸口闷闷的不想回院子里去呆着,在花园里乱逛了起来。

苏浅走着走着又走回了上次跟慕容南风荡秋千的地方,秋千被风轻轻的晃动着,旁边的花朵上还有一些蝴蝶在采花粉,就像画里面的景色一样,非常的好看。

苏浅走过去坐在秋千上轻轻的晃荡着,春天的阳光晒在身上,全身都暖洋洋的,好像心里的烦躁也消少了不少。

“小姐,你怎么了?”小桃看着一直闷闷的苏浅一边摇晃着秋千一脸担心的问道。

“小桃,你说我以后会不会比苏眠还要可怜?”苏浅像是在给小桃说,又像是在自己给自己说。

“小姐,不会的,你以后出嫁,就是老爷不给嫁妆也还有夫人的嫁妆,不会像三小姐一样的。”小桃笑着安慰,她以为苏浅只是担心以后自己跟苏眠一样,冷冷清清什么嫁妆也没有,毕竟除了相公也只有嫁妆是结婚以后依靠了。

“嫁妆?你怎么没说过?”苏浅用脚把秋千停下来,抬头就惊喜的看着小桃,虽然她不知道嫁妆有多少,不过记忆里母亲的出身高贵,想来也不会太少,只要有钱那很多事情就会简单很多,看在大笔嫁妆的份上,估计愿意娶自己的人也不少,大不了随便找一个帅哥结婚,也比等着她那个渣爹随便把她嫁人好。

“嗯,听嬷嬷说夫人嫁过来的时候带了良田千亩,十里红妆,可风光了呢。”小桃看着突然停下来的苏浅,一脸疑惑的回答道,不知道苏浅怎么突然感兴趣了。

“你知道在哪吗?”苏浅看着小桃一脸期待。

“听嬷嬷说在东边的库房里,不过自从夫人去世后库房的钥匙就一直是大夫人在保管了,说是等小姐出嫁才给你。”小桃也是听嬷嬷说的,她从小无父无母,是嬷嬷把她捡回来养大的,可惜苏母走后没几年嬷嬷就掉水离世了,她那时候也就5.6岁,就一直跟着苏浅了。

“嗯……”苏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来晚上要去看看了,回去准备准备,晚上要用的东西。

苏浅说干就干也不磨蹭,马上就站起来带着小桃回去,小桃虽然不知道苏浅怎么了还是乖乖的跟上,一直到晚上才知道苏浅要干嘛。

“小姐,你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小桃看着一身夜行衣的苏浅,一脸担心。

“我命由我不由天。”苏浅拍拍小桃的手,让她放心,说完就马上跳窗离开了,小桃也乖乖的躺上苏浅的床。

苏浅回来的时候只带了一个镯子,还有她从地上捡起来的一张已经只看得见“听徽安之”几个字的残纸。

苏浅直觉好像原主母亲的死并没有那么简单,没时间纠结,苏浅估计门口的人也快醒了,就感觉锁门离开了。

苏浅回去小桃马上就起来了,“小姐,你在不来我都要担心死了。”

“小桃,嫁妆都不见了。”苏浅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上的夜行服换下来。

………………

第二天中午,苏浅在自己院子里的秋千上晃着,她之前赏花宴结束就在自己的院子里也弄了应该秋千了,所以现在正在秋千上晃着,一直在想手镯的事情。

就在苏浅快睡着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小厮朝她跑来,还规规矩矩的先行了个礼才站起来,恭敬的看着苏浅说“小姐,辛尚书来了,请你前往前厅一叙。”

“辛尚书?”苏浅以后片刻,就开始努力的在原主的记忆里寻找这个称呼,是一个叫辛峻熙的人,是原主母亲的娘家人,原主的表哥,对原主还是非常的不错的。

“走吧。”苏浅把秋千停下站起来对面前的小厮吩咐道。

小厮走在前面带路,苏浅跟小桃就跟在后面走。

苏浅心里忍不住疑惑,辛俊熙来找她干嘛?在原主的记忆里,辛家人带她还是极好的,不过都看出来太子喜欢的是苏菲了,就劝他不要成亲,苏浅不领情,而且因此与他们故意疏离,久而久之他们也就很少过来看苏浅了。

苏浅跟着小厮走到前厅,苏父还有大夫人也在。

苏浅忍着心里的嫌弃规规矩矩的向他们行了礼,“父亲安,母亲安,表哥安。”

“好久不见了,浅浅最近变化越发的大了。”辛俊熙看着像他们乖巧行礼的苏浅面带温和的笑意,在他记忆里的苏浅,自从他们劝过她和太子退婚以后,一直都把他们当做仇人一样,每次不是避而不见就是冷言冷语, 让他们心里难过不少。

“表哥,以前都是浅浅不懂事罢了,现在长大了,有些事情自然也想通了。”苏浅对辛俊熙回以一个真诚的笑容,想起原主以前的样子,苏浅都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巴掌,然后骂自己不识好歹。

从她穿越过来之后,除了小桃,辛俊熙是唯一一个能让他感觉到是家人的人。

她这个人向来简单,你怎么对我,我怎么对你,你若付出真心,我便回以真心,你若是伤我之心,我便不会心软半分,所以对辛俊熙还是非常有好感的。

“表哥也知道,好久不见了,也不知道多来看看浅浅,浅浅可是十分想念表哥的。”苏浅说着还调皮的像辛俊熙笑了笑。

“浅浅啊,你们两兄妹也好久不见了,好好聊聊吧。”辛俊熙还没有开口,苏父就面色慈爱的看着苏浅开口说道,让苏浅坐到旁边的凳子上,还让人给她上茶。

“是,父亲,那我就带表哥在院里逛逛。”苏浅强忍着心里的恶心,脸上带着笑意回答道。

她心里面很清楚,苏父这些不过是做给辛俊熙看的而已。

“你这院子小时候逛的还少吗,表哥可是没忘你小时候经常上房揭瓦的事情啊,害表哥回家挨了不少打,现在可不敢去了。 ”辛俊熙接过话来开口打趣道。

以前小时候他们关系还是十分亲近的,因为苏浅的母亲很早就没了的关系,所以他们经常都会过来陪苏浅住上一段时日,或者接苏浅过去住一段时间,因为姑姑离世得早的原因,所以他对苏浅比两个亲妹妹都还要疼。

“表哥,你惯会取笑人,你自己做的调皮事怕是都忘了吧。”苏浅也不甘示弱回答,在原主的记忆里表哥小的时候可也是个调皮蛋呢。

“好了好了,你先带俊熙回去院子里面逛逛,中午的时候来主屋用膳。”苏父看着两个人对话主动那两个人有点相处的空间,笑着开口打断。

“不必了,祖母的九十大寿快到了,我是特意来接浅浅去看看的,祖母最近想她想的厉害。”辛俊熙主动接过苏父的话,说话温文尔雅,妥妥的谦谦君子的样子,心里对苏浅是实打实的喜爱,不似苏父一样为了利益。

“现在吗?”苏浅看向辛俊熙,神色微微一愣,以为辛俊熙只是过来看看她而已,没想到居然是来接她走的,疑惑的看向辛俊熙,不过她倒是很乐意去的,一来不用天天在这看着这些人,二来,手镯,说不定可以在他家找点线索。

“你收拾收拾,明天我会派人来接你,过去也多住些日子。”辛俊熙一直都是笑盈盈的样子,看着苏浅的样子温柔又宠爱,让人看了就觉得心里舒服,妥妥一副初恋男友的样子,要不是因为他是表哥,苏浅都怀疑他喜欢自己了。

“父亲,我可以去吗?”苏浅恭恭敬敬的看,向坐在上位的苏父,本来想直接答应的,她早就不想在这呆了,不过毕竟现在苏父也在,就随便问问他好了,反正他也不会拒绝。

猫小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