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材嫡女腹黑王爷放肆宠

第11章 苏小姐真是琴艺了得

大长公主听见苏浅的声音才被拉回思绪。

“你不必谦虚,曲子很不错。”大长公主虽然已经回过神了,但脸色的忧伤却还没有完全收回去。

大长公主说完抬手,把手上已经戴了半辈子的玉镯摘下来,放到身边下人的手里,让她给苏浅。

苏浅看到下人拿过来的手镯马上就向大长公主微微屈腿,恭敬的拒绝道,“这是殿下的心爱之物,臣女怎么能夺人所爱。”

“就像你歌里所说,莫问天涯也,莫问归期,有些东西也该放下了。”大长公主脸上浮现出一抹忧伤的笑容。

“谢殿下。”苏浅也不在矫情,规规矩矩的接过手镯。

大长公主赞赏的点点头。

“苏小姐,真是琴艺了得。”

“苏小姐,哪里是外面所说的废柴,明明就是个天才。”

“苏小姐,唱得真好听。”

………………

其她人回个神来见长公主夸讲苏浅都纷纷跟着夸赞,仿佛刚刚等着看戏的人不是她们一样。

听到公主的夸赞,苏菲就已经回神了,不敢相信的看了苏浅一眼,旋即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听着别人跟着公主一起夸赞苏浅,她捏紧了手中的绣帕,眼里闪过一抹怨毒。

这废物何时学会弹琴的。

她竟是一点也不知。

突然人群中不知道哪位大小姐忽然插话道

“没想到苏小姐弹得一手好琴,从前小聚之时,还总是推脱不曾习得琴艺呢。”

周围的人一听都停下了夸赞,立刻脑补出一部部大剧,全都一脸古怪的看着苏浅,就连大公主也是凝眉思索。

苏浅内心也忍不住吐槽,明明这个原主从小都会弹琴,虽然比不上她,不过也不至于是个废物,却每次都被苏家两姐妹害得出尽洋相 从来没有表现的机会,这智商真是一言难尽……

“平时小聚,都是姐妹,不愿攀比,今日姐姐提议在先,哪怕是臣女琴艺不精,也愿意尽力博大长公主一乐。”苏浅淡淡的回答,转身看着底下的女子,掸了掸衣服,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满眼傲慢之色。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

“那这么说,这位苏二小姐也是有几分本事的 ,以前只是不想与姐妹们相争,毕竟看她今天这般表现,怎么看也不像是废柴呀。”底下一位年纪较轻的女子面上乐呵呵的说道,话中的意思却不善。

“至于废柴之名……他人诽我谤我,且由他们去,但若是想借由我侮我辱我苏家门楣,哪怕我只是一届女流,也绝不能忍。”苏浅看了说话的女子 一眼,又转对着大长公主解释,面上毫无畏惧。

“嗯……都是坊间传闻罢了,以后各位就不要以讹传讹了。”大长公主看着苏浅毫无畏惧的样子,心里却是喜爱的很,转头对众人吩咐道。

“是。”一众女人都站起来,向大长公主规规矩矩行礼应下。

苏菲也是站起来跟着行礼答应,只是拿着手帕的手逐渐攥紧了,眼里有着没掩饰的嫉恨。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她的眼神就已经足够让苏浅死手上千百回了。

大长公主话落,苏浅就回到了坐位上,接下来也不在有人敢去招惹苏浅了。

苏浅也乐得自在,安心的享受自己面前的美食,懒得搭理她们。

等到吃得差不多苏浅才放下手里的筷子,看着底下的歌舞,无聊得紧。

起身,转向大长公主,双腿微微弯曲,“殿下,我有些吃醉了,可否出去透透气。”

“去吧。”大长公主看向苏浅,知道她这是无聊了,宠溺的点点头答应。

苏浅得到答应才转身,悄悄的走出去,让小桃留在这里,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去找她,她也不至于失了礼数。

出门一阵凉风迎面而来,吹得苏浅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虽说已经是春天了,不过早晚还是能感觉到凉意的。

苏浅裹紧了身上小桃出来前给她披上的披风,才继续往前走去。

在府里漫无目的逛着,虽然她也来了不少时间了,不过还一直没怎么在府里逛过。

苏浅顺着中间的鹅卵石走过去,两边都是奇异的花草,还能闻到从花上传出来的芳香。

走到中间的时候发现还有两个秋千,苏浅随便挑了个秋千,慢慢的坐着晃荡起来。

慕容南风本来是不会参加这种宴会的,不过在听到苏府两字的瞬间,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儿时的小女孩子的身影,莫名其妙的也就答应了,到了这里果然宴会十分无聊,随便找了个借口也就出来了。

走到这里,就看见苏浅走在庭院中间的鹅卵石小路上。

月光笼罩照在她身上,周身仿佛镀上一层银色的光辉一样,在月光下看着愈发的美丽,弯腰去闻到花香的时候嘴角微微勾起,如月般弯弯的大眼睛里盛着满满的笑意。

皎如月光,倾国倾城。

等她坐在秋千上,一袭白裙就随风飘着,时起时落,墨发流云般披肩而下,散落到腰际,气质高雅出尘,就像是不小心坠落凡间的仙子。

慕容南风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等他反应过来想往回走的时候,苏浅已经注意到了他。

“公子,站了这么久,可是有事要说?”苏浅依旧轻轻地晃荡着秋千,眼睛看着上方的天空,刚刚坐上秋千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慕容南风了。

本以为他一会就会离开了,没想到反而朝她走了过来。

慕容南风刚刚伸出去的脚,转了个方向走向秋千。

也跟着坐在秋千上晃荡起来。

“刚刚听小姐弹的琴,忧伤至极,可是有心事?”刚刚苏浅弹琴的时候,他刚好路过那里,现在一听苏浅说话的声音就知道是刚刚弹琴的人了。

“与你何干?”苏浅转头看了一眼男人,不认识,便恢复了脸上的清冷。

“只是欣赏小姐的琴艺而已,我自小喜爱研究琴。”慕容南风脸上难得的出现了笑意,苏浅看向他的时候他也看向了苏浅,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好看之人。

猫小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