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说九天

第62章 一生何求

先锋营前方开路,一边行军一边肃清掉队的小股残余叛军,大军历经三个多月的时间,经过万里长途跋涉,终于到达阴城之下,大帅帐设在距离阴城不到三十里的一个小山头上,三百五十万大军将阴山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在孙膑的建议下,大军休整三日。

阴山鬼帝在得知地府三百五十万大军在向他的老巢挺进时,便来到了九重天,寻求玄天的帮助。玄天看着跪在下面的阴山鬼帝说道:“现在你让我如何出手帮你,我支持你与地府开战争夺取冥界的统治权,但你却勾结域外势力,企图祸害阴阳两界,如果我现在出手帮你,我如何向众神交待,我没有将你拿下交给酆帝处置已经算是网开一面了,你回去吧!”

阴山鬼帝听到玄天大帝这么说,也不敢反驳,失去玄天的支持,就意味着必败无疑。只得垂头丧气地返回阴城重新组织兵力反抗,他现在想法很简单,那怕能保住原来的地盘或者保住一半也行。

地府大军在城外无论怎么叫阵,阴山鬼帝就是闭门不出。在岳飞和孙膑的组织下,发动了多次强攻,但碍于阴山鬼帝在此经营数百万年,城墙不仅高大,而且防守相当严密,一直久攻不下。无奈,只得放弃强攻,每天组织人员在城外骂阵。刘东组织一众将领多次商讨解决的办法,水攻、火攻、挖地道.......能想出来都想了,但就是拿不下来,最终只能先围困,然后再慢慢想其他办法。

时间很快又过了十来年,经过长达十来年的围困,阴山城内早已经断粮,城内已经开始出现零星骚乱。地府大军每天在城池下架锅做饭,引得守城将士口水直流。阴山鬼帝和魔族首领萨克组织了一支巡查队,凡发现骚乱马上镇压、同时对军队内部有反叛迹象苗头的马上扼杀在萌芽状态。

刘东一人骑马在军营附近巡视。听到笛子演奏的一曲《笑傲江湖》便跟着小声地唱了起来: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

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一襟晚照。

刘东一边唱着一边顺着笛声走了过来,他想起了十多年前段云子和邝宗玄两人,大战过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两人,听这笛声应该是他们。刘东来到山脚的一棵大树下,坐在马背上看到了不远处的两人正是段云子和邝宗玄,本想上前聊一下,邝宗玄的歌声又响了起来:

冷暖哪可休,回头多少个秋,寻遍了却偏失去;

未盼却在手,我得到没有,没法解释得失错漏;

刚刚听到望到便更改,不知哪里追究,一生何求?

...........................

一首粤语歌曲《一生何求》,邝宗玄的嗓音是真的好,如果不做修士,就凭他的歌喉在香港绝对不输陈百强和四大天王。刘东想起了在一本杂志看到的一篇介绍,说是当年红极一时的一代天王陈百强35岁时服用安眠药自杀了,死因不祥,但有多个版本的解读。

刘东还没有从这首歌里走出来,邝宗云又唱了一首《笑看风云》:

谁没有一些刻骨铭心事,谁能预计后果;

谁没有一些旧恨心魔,一点点无心错;

谁没有一些得不到的梦,谁人负你负我多;

谁愿意解释为了什么,一笑已经风云过

.................................

刘东点了一支烟,静静地听着,整个人仿佛处在一片寂静地山水之间。他在思考人的一生到底在追求什么?回首刚来冥界与展颜在校场相遇,细细算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四年。如果放在阳间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二十四年,如果真是在阳间度过了二十四年,那一定是历尽了沧桑的年龄了,经历过自我的迷失、三观的重塑。那时心中最真、最纯的爱会不会还在?自己一直憧憬美好的爱情和长相厮守是否会实现?梦想着和雪儿一起牵着儿子或女儿的小手一起散步的幸福生活是否会实现?梦想着和雪儿一起经历酸甜苦辣咸、油盐酱醋茶的生活愿望能否达成?自己是否会失去雪儿?如果有一天自己把雪儿弄丢了,自己将会面对怎样的生活?如果真历经苦难却求之而不得,自己又该如何跟自己的心交代?在那样的一个现实中自己能否真正笑看风云,然后重新生活?

刘东想着这纷繁的人事在夜色和白天之间不停地交换、来回串流,往事像潮水般扑面而来。他想起了在高中时为了给兄弟们打抱不平,竟然一个人背下了带头大哥的名声,承担了所有惩罚;想着自己到了高中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打架、喝酒、抽烟、混社会,浪费了多少了青春年华?真正用心对颜雪和考虑两人将来的时间又有多少?真正为了两人的将来而用心学习的时间又有多少?

人生如梦,梦醒便是一世。或许正如疯癫和尚一次跟刘东聊天时说过的一句话:“任何关系走到最后,不过相识一场;有心者,必有所累;无心者,无所谓;情出自愿,事过无悔,不负遇见,不谈亏欠。”刘东慢慢清醒过来,然后自言自语道:“珍惜当下,好好爱雪儿才是正道,怎么老是胡思乱想。”

当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展颜坐在马上,正在背后看着自己。刘东示意大白走了过去,看着展颜有些忧郁的眼神说道:“颜儿,你来了,怎么也不叫我?”

展颜马上恢复了正常,微笑了一下说道:“我看你听歌听的入神,就没有叫你。是不是又在想颜雪了?”

刘东没有再掩饰,冲着展颜点了一下头。展颜接着说道:“整整二十四年了,我以为我天天跟你在一起,你会忘记颜雪,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你一天也没有忘记她。其实我也是颜雪啊!我天天陪着你,我怎么就无法取代她呢?你跟她97年4月才在一起的,现在阳间的时间是98年8月底,算起来才一年多点,而我跟你在一起却二十多年了。我以为时间可以冲谈你对颜雪的思念,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宁愿不与真身合体,我们一起回到我们的空间内生活,没有想到你还是无法放下她,她留给你的回忆太多了,对你的日常生活影响的太深了。”

展颜说着留下了泪水,刘东伸出手把她从小红的背上抱了过来,两人一起骑在大白的背上。刘东没有说话,也没有帮她擦拭泪水,而紧紧地抱着她,他知道现在解释什么都是徒劳的,然后用力夹了一下大白肚子。大白明白了主人的意思,撒开四蹄向着远方飞奔而去,小红则站在原处看着慢慢消失在视线里的大白,然后独自返回了军营。

当大白停下来时,刘东翻身跳下,又把展颜抱了下来。两人来到一处河流边坐下,河边长起了很多类似阳间芦苇的植物。

“颜儿,在阳间时我也曾和雪儿一起到过跟这差不多的一条河边去玩过,就是在那条河边雪儿教会了我系蝴蝶结鞋带,我当时还带了照相机,给雪儿在那里拍了好多照片。其实,我也曾告诉过自己你就是我的妻子,你就是颜雪,但我还是无法放下在阳间的雪儿。我也想过,等战事结束,我不回阳间了,就让刘东彻底从阳间消失,我们一起回到我们的空间安静地生活,从此再也不问世事。但我一想到雪儿,我的心就无法安静、如同万箭穿心一般,我也说不来为什么?我也没有想到一年多的相处时间,雪儿竟然可以影响了我整整二十四年,如果大战不结束,我一直呆在冥界,可能后面我还是无法真正的走出来。颜儿,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无法放下雪儿跟你回空间。”刘东说道失声痛哭起来。

展颜看着外表如此强悍的一个男子汉,居然哭得像个孩子,心想难怪颜雪心里对他的第一印象是爱哭。展颜轻抚着刘东的后背说道:“老公,我都知道,这么多年,你经常在晚上做梦,有时还会叫出颜雪的名子;也经常看你一个人默默地抽烟、喝酒;有时又特别兴奋地穿上运动鞋去跑步;有时又看到你假借检查的名义到火头营对着一堆韭菜苔发呆。我什么都明白,我不再让你跟我回空间了,咱们回阳间,我与颜雪合体,你可一定要娶颜雪,不能把颜雪给弄丢了,不然丢的可不止颜雪一个,还有我也会一起弄丢的。”

刘东看着面前的展颜,看着看着又笑了起来。展颜看着刘东眼睛里的泪水还没有干,转脸又笑了起来,有些无语地说道:“你呀!怎么跟我个孩子一样。”

刘东笑了笑说道:“我就是个孩子,你没有看过神雕侠侣吗?咱们站在大雕的背上飞翔的时候,我就想到了,我就是过儿,你是姑姑,那你说我是不是孩子。”

展颜一听扑哧一下笑了起来,然后趴在刘东的怀里说道:“那你以后叫我姑姑,我叫你过儿。说不定将来我写一本书,还真就把你写成小孩,把我自己写成大人,然后在书里你还真就叫我姑姑呢?”刘东看着调皮的展颜又回来了,自己的心境也随着展颜的笑声而调整了过来。

正在两人安静地看着流淌地河水时,突然听到孙膑的传音说是军情有变,我军死伤惨重。

镇玄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