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说九天

第26章 永不分离1

刘东和颜雪首先来到了一个六七十年代场景的上海火车站,车站里的广播响起了《大海航行靠舵手》歌曲,人们穿着很有年代感的衣服,到处是标语:到农村去,在那里建功立业!知识青年就应该到农村去!农村是个大学堂!....!

不多时他们看到一群学生模样的人打着横幅,唱着歌!向他们这边走来,随后看到了一个女孩,背着背包,提着黄色的提包,扎着两个辫子,一脸的兴奋,跟着那群学生一起排队走来。

一个男同学对着她说:“胡静,我们这次下乡,一定要好好锻炼,争取做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做一个拥有高尚情操的人,将来好报效国家。”原来她叫胡静,接着他们听到胡静微笑着对男同学使劲地点头说:“嗯!嗯!李庆,我们一起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李庆身高180CM左右、身形稍瘦、皮肤较白、一双乌黑的大眼睛衬托出了他美男子的高大形象。不得不说李庆真的很帅,刘东不由自主地跟他比较起来,顿时有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李庆和胡静一起相互扶持着上了火车。

接着出现在了刘东他们市里的火车站,同样是六七十年代的场景,车站里响起了《东方红》的歌曲,慷慨激昂,同样也是很多标语:欢迎知识青年下乡再锻炼!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刘东和颜雪看到李庆和胡静一起下了火车,来到站外,有一个穿着灰色衣服、戴着黄色军帽的中年人,举着牌子:“欢迎上海识识青年”,的字样。

“胡静,这边,你快看,太平乡来人接我们了,同学们快点过来,太平乡来人接我们了,”李庆兴奋的高声呼喊着,举手挥舞着。然后拉着胡静小跑来到这个中年人跟前,拿出介绍信给中年人看,中年人接过信看了之后,紧紧地握住李庆的手说:“可等到你们了,我代表太平乡政府、太平乡中学和太平乡全体父老乡亲向你们表示欢迎!”。

李庆忙说:“感谢领导在百忙之中过来迎接我们,我代表支教的全体同学向您和太平乡的所有领导、太平乡中学的所有老师和全体父老乡亲表示感谢!”

经过一路的颠簸,他们来到了刘东和颜雪现在的中学,当时的校门是木栅栏做的,没有水泥路,全部是黄土路,学校门口锣鼓喧天、不少人站在学校门口。

李庆他们刚一下车,就有十二三个学生模样的女生,跑到他们面前,二话不说,直接就把大红花给戴上了,然后排成一排,鞠躬问好:“欢迎老师前来支教,您们辛苦了!”

李庆他们这时也都排了一排,向来欢迎他们的领导、老师和同学们鞠躬,然后说:“感谢领导、感谢老师、感谢同学们。”

这时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走了过来,灰衣中年人马上迎了过去,对走过来的领导说:“王书记,这位是带队的李庆同志。”王书记过来握住李庆的手说:“你们辛苦了!欢迎来到太平乡。”然后带着李庆他们一行向学校走去,此时学校道路两旁站满了欢迎的学生,“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口号声此起彼伏。”李庆他们也不时向两旁挥手致意,看的出胡静此时完全沉浸在无比的兴奋和喜悦之中,看向李庆的眼神更是满满自豪和幸福。

刘东和颜雪接下来看到,胡静面带微笑走进了初二班的教室,她今天教同学学习音乐,胡静是一名来支教的音乐老师。胡静的歌唱的真好听,专业知识也非常丰富,同学们如痴如醉的听着学着。

第二年春天,李庆和胡静还有很多的老师、同学一起在校园里开始植树,李庆看到一棵连体的小楸树对胡静说:“小静,你看这棵小树两个根,却又被一根枝条连在了一起,像不像我们俩。”胡静看到后,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接着他们俩一起把这两颗小楸树苗种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刘东想起了操场边上的那棵连体大楸树,原来是他们俩亲手栽种的,此时颜雪看向了刘东,他们相互对视了一下,都没有说话。

时间很过一晃一年过去,小楸树在他们的悉心照料下茁壮成长,预示着他们的爱情,也在这里生根发芽。一天李庆找到胡静说:“小静,我母亲身体最近不太好,我想请假回去看一下。”胡静这时脸上的笑容没有了,满脸惊讶和关切地问李庆:“庆哥,伯母怎么了,严重吗?”

李庆看了看胡静,握着胡静的手说:“不太清楚,电报上也没有说,我回去看看,没有什么问题我很快就回来。”胡静此时依偎在李庆的怀里,拿出一个漂亮的票夹,把里面的粮票和钱交给李庆,让李庆回去给她妈妈买点补品,李庆没有要,最后在胡静坚持下,李庆收起了粮票和钱。

胡静深情地看着李庆说:“君若不离,妻必不弃。”他们相互紧紧的抱在一起,“我一定会回来的,不管多久。”说完,李庆在胡静的额头吻了一下。

李庆离开学校后,胡静就像变了个人似得,习惯性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愁容和期待。因为自从李庆离开后,一封信也没有来、一封电报也没有发,而胡静寄出的信和发出的电报也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两年很快过去,由于长时间的焦虑和营养不良,胡静生病了,并且一天比一天消瘦,直到有一天她咳血晕倒,才被其他老师发现并送到了医院治疗,检查结果她得是痨病,当时的医疗条件很难医治,而此时她已经到晚期。

胡静的父母接到通知后,从上海赶了过来。看到父母后,胡静放下了故作的坚强,再也忍不住了,趴在妈妈的怀里痛哭起来,这两多年的委屈、期待和不甘化作了一串串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父亲站在边上抚摸着女儿的头发,刚毅的脸上也流下了坚强的泪水。母亲此时则如同泪人一般硬咽着说:“小静不哭,都是妈妈没有照顾好你,妈妈带你回上海........。”不断地重复着,看得出他们夫妇非常疼爱胡静。

后来胡静要求父母带她到学校再去看一眼,因为那里有她和李庆太多的美好回忆,她不忍心让那些回忆孤单地留在那里,她要再最后一次去陪伴那些回忆。

镇玄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