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娘子她只想当咸鱼

第16章 奇葩村长

第16章 奇葩村长

在刘妙言死缠烂打地挽留下,傅凌云和张三娘一前一后进了村长家。

刘妙言把二皮脸演得淋漓尽致。面对傅凌云时,脸上笑得像朵花一样,一看见张三娘就瞬间变脸。

村长刘福如所料一般正在独自饮酒。傅凌云和张三娘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喝得微醺。

“三娘子,你怎么来了?”刘福呲着嘴,眼中精芒乍现。

他色眯眯的小眼中只有张三娘,刘妙言和傅凌云就像空气一样。

“爹,张三娘的远房侄子傅公子要在大石村买宅子!”刘妙言几步冲到刘福跟前,凑在他耳边大声地说。

“买宅子?”刘福原本浑浊的眼睛变得清明起来。随后目光又落在张三娘身上,“没听说你还有远房侄子啊?”

“村长,我本就是远嫁而来,家里的事情我又不爱说,村长不知道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张三娘很耐心地解释道,虽然刘福的探究让她觉得厌烦。

“那倒也是!”刘福起身走到张三娘和傅凌云跟前,最后在傅凌云身边停下了步子。

“大石村空置的宅子倒是有三四处,傅公子要买多大的?”刘福上下打量着傅凌云,觉得他穿着陈旧普通,并不像有钱人。

“普通宅子就行,如果有两进的就再好不过了!”傅凌云很真挚地看着刘福。

刘福一听,他住得也才不过两进宅院。大石村其他村民不过是三两间毛坯屋,一个泥筑的小院子。这小子未免也太狂妄了吧!他可不允许一个普通人比他这个当村长的住得还好!

“两进的没有,大石村的空置房跟三娘家的差不多,两间住人的土房,一个小院子。”刘福说着,目光又瞟向张三娘。

张三娘嫌弃地将脸转向一边。

“可以!”傅凌云只是想买个宅子,好不好无所谓,“需要多少银两?”

“靠着苏家老宅有座宅子,不大,倒算干净。只是苏家大火的时候外墙被熏黑了,不知道傅公子觉得如何?”刘福很会算计,他刚说的那宅子其实是大石村最不好的,多年没有人住,杂草长了有一人多高!自己在张三娘跟前总是讨不到好,欺负欺负她的远房侄子解解气,感觉也不错啊!

苏家老宅旁边?那不就是苏怡家旁边的房子吗?地理位置他很满意。

“村长,那房子怎么能住人?”

“爹,傅公子怎么能住那样的房子?”

张三娘和刘妙言同时开口。

“怎么就不能住人?那宅子是我大石村仅出的状元郎住过的,如今他都在京城当了大官了!算是我大石村的风水宝宅了。我看傅公子身强力壮,下点苦,把那宅子收拾一下,没准也能中个状元呢?”刘福理直气壮,口中的酒气直喷向众人。

傅凌云不悦地皱起了眉,他想尽快离开这里:“就按村长的意思办吧!”

“傅公子,那房子真住不得人!”刘妙言好言相劝,傅凌云却并不想听。

“那房子光修缮就得花不少钱,村长可不能这么坑我侄子?价钱可不能要得太高!”张三娘看傅凌云敲定了事情,也没有再劝。

“那是当然,就以市价九成的价格卖给傅公子吧!”刘福略显为难,“这可都是看在三娘的面子上的。你也知道,这宅子出售都要去城主府备案,价钱少一成我都得说半天好话……”

啊呸!张三娘是不想揭穿他,就这价格,他都赚了不止一点。

“村长把地契备好,三日后我会来付款。”傅凌云果断说道,说完后就转身离开。

走远了还能听到刘妙言跟刘福在争吵。

“爹,那房子根本就不能住人,你怎么能卖给傅公子呢?还收那么多钱?”

“女儿,爹也是为了你好。嫁妆丰厚些,你就能找个好人家啊!”

……

傅凌云不关心他们在说什么?也不关心在买宅院这件事情上他到底是赔是赚?他关心的是宅子的位置,他很满意,这就够了。

想到苏怡,他就想到让她处理野猪的事情,她明明是抗拒的,却还是当着他的面应下了,真是死鸭子嘴硬。

他的脚步更快了,张三娘在他后面走着,几乎上气不接下气了,离他还有很远的距离。最后索性不追了,自己慢慢悠悠地走着。

傅凌云归心似箭,没一会功夫就到了张三娘家。刚准备踏进大门,就听到苏怡的声音传来,他靠着墙边,停住了步子。透过矮矮的院墙,他能看到苏怡正握着一把磨得明光锋利的菜刀,对着野猪比划,却迟迟没有落刀。

“野猪先生,杀死你的人是傅凌云,让我把你分尸的也是傅凌云,你可不能把仇加在我一个小女子身上啊!多大仇多大怨都去找傅凌云吧!”苏怡从来没有杀过猪,一下子就变成了碎嘴子。

傅凌云听着她的话,脸色一沉,不敢处理就直接说么!拿把刀,对着野猪唧唧歪歪什么。

“其实也不能怪傅凌云,谁让你不长眼在我们打猎的时候撞上来呢?而且我跟三娘生活很拮据,卖了你我们还能稍微宽裕一点,这么想想是不是觉得自己死得也算是有点意义呢?”苏怡话峰一转,让傅凌云阴着的脸又明朗了几分。

他脸上勾起一抹笑,暗道:算你还有点良心!

苏怡拿着菜刀仍旧在比划,不管对着哪里砍她都下不去手。

傅凌云看着她为难的样子,于心不忍。迈开长腿进了院子。

“给我吧!”他很快到了苏怡身边,蹲了下来,张开手说道。

“你自己要的哦!”苏怡可不想给他留话柄。

傅凌云看向苏怡,见她仍旧系着白色面纱,可能因为出汗的缘故,挨着脸庞的面纱贴在脸上。乌黑的长发简单地束成一条长马尾,并没有任何饰品。

看不到她的全貌,光感受到的气质就让他觉得舒心。尤其是从村长家回来,见过了热情似火的刘妙言之后,这种情感对比就愈加鲜明。

“嗯!是我自己想处理野猪。”傅凌云竟然没有反驳,这让苏怡多少有些吃惊。

“好吧!”苏怡把菜刀递给了傅凌云,菜刀一离手,她的心情瞬间轻松了,就像是丢掉了一颗烫手的山芋。

傅凌云拿过菜刀,就让苏怡站远一点,他手法很快,处理的过程中虽然不至于喷血,但离得近了看还是略显血腥。

“不要!我就在这看着!”苏怡却并不领情。

她的拒绝让傅凌云眼中蒙上了疑惑……

长安陌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