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到使我幸福

签到使我幸福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我,谋定而后动

休息十分钟左右,封燊才起身,从背包里取出了防护服。一个带着罩子的帽子,一身帆布上衣。

最后将裤脚绑紧了。

魏士进也跟着做了,说:“你打算爬树上去?”

封燊点头说:“先过去看看,看是直接爬树还是用登山绳。”

马蜂窝就在树干上,要看有没有合适的树杈。如果有,用登山绳更安全一些。但是如果合适的树杈可以借力,就只能是直接爬树了。

蜂窝结在一棵檫树上,距离地面有十一二米。

封燊仰着头看了一会树的情况。

魏士进建议说:“不算太高,就是这树看着不好爬吧。要不用登山绳?”

封燊点点头,说:“先试一试。”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将绳子抛上去。

这里树比较密,树枝也比较密,跑石头不一定能抛中他想要的树杈。还有,这里地形不好,更难瞄准。

引绳绑了一块石头,封燊找了一个不错的位置,理好了绳子,用力将石头往马蜂窝上面一个大树杈抛去。

石头穿过了层层枝叶,可是绳子却被绊了,石头没能抛出多高。

虽然只是第一次,但不管是封燊还是魏士进都看出来了,绳子想跑上去得靠运气。

“直接爬?”

封燊摇头:“再试试。”

他穿着鞋不好爬树。脱了鞋,脚容易被马蜂蛰到。

他又抛了两次,都因为绳子挂了树枝,消耗了石头动能。

拍视频的魏士进跃跃欲试,将手机交给他:“让我试一下。你帮我拍一下。”

他很用力,石头抛上去了,但被树枝挡了一下,歪了。他脖子缩了缩……差点砸中了蜂窝。

封燊看实在没办法,就脱了鞋袜。

魏士进仰头看了看树。“你真爬啊?”

“不爬怎么办?”封燊脱了鞋袜却没有马上去爬树,而是从背包取出黑旋风,在身上又喷了一次,重点是裤子。

“行啊,想得周到!”魏士进看他喷了一些在手上,抹到脚面脚踝,不由笑了。“脚底不抹?”

“油性的,滑。”封燊捉了把树叶揉着将手上的油弄掉,又拿起了绳子和锯子说。“你在下面小心些。”

“绳子要带上去?”

“上去了也可以当做安全绳用。”那树枝很粗,看着蜂巢一部分已经将树枝包裹了。想要弄下来,只能用锯子。在树上锯木头不容易。

“我先上去,包你拿着。”

他将手套带裤袋,来到树下抬头看了看。用力一跳,双手一攀,脚板蹬到树干,只觉脚板有点疼。

穿鞋走路太久了,脚板的茧不够厚。

他深呼吸一下,开始蹭蹭的往上爬。爬树不仅要有力量,还要有技巧。不能放慢动作,动作越慢,越难爬。

他每一次上肢用力,下肢同时向上蹬。借着向上的些许冲量,连续往上爬。

爬到第一个可以承受他体重的大树杈时,已经是五米多高。

在他爬树时,树下的魏士进正举着手机录影:“小心点……现在绳子能用不?”

封燊扶着树干,抬头观察了一阵,说:“那边有竹子,你砍一根长一点的。”

“好,等着。”

结果封燊等五六分钟。那家伙一边拍视频一边砍,封燊在树上却不敢乱动。树如果摇晃得太厉害,马蜂觉察到了很容易飞出来的。

“竹子来来了。”

“递上来给我。还有引绳。”

封燊看那竹子大概有十多米,这应该够高了。

魏士进似乎也明白他的意思了:“你等会,我先将竹子开个口子。”

弄好了,他直接将引绳连着石头将竹子递了上去。

封燊坐在树杈上,用竹子将引绳的石头递过一根看好树杈。正好够高。

石头没有动能,拉不下引绳,只能用竹子将石头挑下来。而树下的魏士进拿着手机拍得欢呢。

这样的细节,如果全部剪辑出来,说不定能做成几个视频呢。

“鞋子。”他将竹子伸下来。

既然有登山绳可用了,脚上的防护还是要做好的。

然后:“背包。”

魏士进将东西挂在竹子上,让他拉上去。

封燊在树上穿好鞋袜。登山绳上的安全扣弄好。背包里有用来对付马蜂的东西。

现在可以借着绳子往上爬了。

登山绳,安全是安全的,但是封燊并不是很熟练,速度比徒手爬树要慢得多。

不过如果没有这绳子,也不好将马蜂窝锯下来。

他动作有点慢,小心翼翼的。却误打误撞地,没有太大动作,树的摇晃幅度并不大,倒是没引得马蜂炸窝。

他好不容易爬升到与马蜂窝的位置。发现这马蜂窝比他在下面估计的还要大一些。

应该有超过一米半高,一米一的直径。表面感觉光滑,却有灵芝一样的纹路。

外边没有马蜂,他正好干活。

从背包里找出一样东西,他抖开了,是一个巨大白色纱布袋子。

魏士进不明白那是干嘛用的。连忙在下面找了个合适的角度,将镜头拉得更近一些。

原来,封燊要用纱布袋子套住马蜂窝。

封燊将马蜂窝整个套在袋子里,拿出一根包装带将袋口绑紧。这下,他可以安心锯树杈了。

他先将一根绳子,绕着马蜂窝包裹的树杈两头绑好。又将一根绳子绕在树干上。以免马蜂窝一下子掉下去砸碎了。

他要先将外边一截树杈锯掉,不然太重了,绳子承受不了。

才刚开始。嗡嗡声大作。马蜂被锯木头震动惊扰到了。不过封燊一点也没放心上。

白色的纱布袋子里,马蜂越来越多。但它们也只能在袋子里咋呼。

据说马蜂也是可以吃的。不过他封住它们不让出来,不是为了吃。他只是不想被一群马蜂围着。虽然做了防护,但如果身上爬满了马蜂看着也瘆人。

花了十多分钟,他终于将马蜂窝锯下:“我慢慢放下去。不过袋子可能会被勾破,你在下面小心些。”

魏士进正乐着呢,闻言,就给他打了个OK的手势。

运气不错,袋子没破,马蜂窝先下了地。

封燊也小心下来,收好了绳子过来才过来看蜂窝。

魏士进已经对着马蜂窝拍了好一阵了:“这么大的蜂窝,得有多重?”

“感觉能有六七十斤。”封燊脱下手套。“搬下山就是个重活。”

他看了一下手里的竹子:“我们先回去。”可以用这竹子扛着走?

想了一会,说:“不能直接用单根竹子吊着走。”

因为太高了。

他打算做成担架,直接拖着下山。

砍了几根竹子和一些树枝,用绳子扎好当做担架,再在蜂窝上面盖上一层带叶的新鲜树枝,用绳子扎好。

免得布袋子被勾破了,也避免蜂巢滚动,和马蜂飞出来。

两人好不容易才将蜂窝带下山。魏士进似乎一点都不累。

他还拍着视频:“现在怎么弄?袋子里马蜂要先弄死吧。”

看着密密扎扎的,有点瘆人。

封燊起身说:“我去烧点水。”直接烫死就得了。

水烧好了,并不是开水——烫死一只虫子,还不至于要用开水。

在泼热水之前,封燊将马蜂窝连袋子吊离地面,用根子轻轻敲打着蜂巢。想将里面的马蜂都赶出来。

果然,布袋里面的马蜂越来越多然后,他开始泼热水。

马蜂遇到热水,马上就死。马蜂在临死后,肌肉松弛,尾针会伸出来。

死掉的马蜂坠落到袋子底部,好大一堆。

魏士进有点后怕:“这得有多少只啊?”

封燊也不知道。不过这次能安全将这马蜂窝弄掉,他也很是松了一口气。

无惊无险,这就是谋定而后动的好处。

封燊继续敲击蜂巢,再没看到马蜂出来,封燊才解开布袋子。又将烫死的马蜂都倒了出来。

整整装了一面盆。

魏士进拿起一只,放摄像头前拍着:“它这针有将近五毫米吧。要是被它爬身上了,我们这裤子大概也挡不住。”

防蜂服不是因为后,而是因为硬,马蜂尾针扎不进。但他们穿的裤子,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幸好将它们一网打尽了。”要不然这么多一起飞出来,大概总要被蛰几下。“这些马蜂怎么处理?吃了?”

封燊看了一眼他的手机,知道这家伙想要更‘劲爆’的内容。这也不是不能成全他:“你吃过蜂蛹没?”

“吃过。”

“那就吃吧。”封燊也是吃过的。之前吃过了蜂蛹,吃马蜂过敏的可能性就少了很多。

“怎么做?”

“油炸。”封燊拿起一只死马蜂。“尾针出来了,油炸之后会变脆。”如果真想吃,也只能油炸。而且要炸透了。因为昆虫体内细菌很多。不炸透了,容易食物中毒。

“那蜂毒呢?”

封燊摸摸下巴,说:“正常来说,动物分泌的毒素,通常是蛋白质。”

“加热失活?”是初中生物的考点,还是高中有机化学的?魏士进忘了。

不过那对于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而言,那是常识。

“应该吧。”

“那搞不搞?”

“你想吃就搞。不想吃我就泡酒了。”

“要不……搞一点?”这么多,想吃也无需全部。

封燊将蜂巢搬到阴凉处,暂时不管了。抄了一把马蜂,放篮子:“你将翅膀去了。我去做饭。”

“就这么点,不够吃吧。”

“这东西你还打算用来下饭啊?就是个下酒菜,你等会要喝酒?”

魏士进:“……”等会当然不喝酒。他吃完饭就该回去了。

封燊看他无言以对,就将剩下的那些先装了起来,放冰箱里。下午看哪里有烈酒买。

时间不早了,封燊也没打算做多少菜,随便就做一个回锅肉炒笋干,再做一个腊肠煸四季豆。然后再来一个菜心。

最后下锅的,是马蜂。是真油炸。将马蜂炸颜色都有些焦了,捞出来将油控干。拌了一点椒盐。

搞定。

魏士进迫不及待吃了一只。

封燊也吃了一只,是真的嘣嘎脆,但要说味道多好,也不见得。只能说,确实是不错的下酒菜,就跟炸花生一样。

魏士进摇头说:“炸得太老了。”但筷子没停。

封燊懒得理他。如果炸的时间不够,就不可能脆。他吃了几个就没再吃了。

这东西,放了椒盐,就是味重。觉得这个好吃,其实就跟是小孩子吃零食一个道理。

反正,油炸的东西吃着并不是很健康。至于补不补,天知道。

魏士进又说了:“蜂窝给你多少钱合适?”

“你拿走就是。”说什么钱?

“我也是帮人要的。”

这是要做人情的?封燊并不认可:“要真想要用,让他去药买不行?这东西杂质很多。

要不然药店经过处理的蜂房,怎么会卖得能贵上三四倍。

“药店的蜂房,你不知道是不是野生的。反正拿回去他也会找人处理。”

“那你就给两千吧。”

“那里面的蜂蛹,你卖不卖?”

“你要?”

“三百一斤。有几个哥们好这一口。”

“贵了,通常是两百。”

“行,就两百。我要一半。”

“等会弄出来。你全要也行。”封燊并不觉得有多好吃。而且,他觉得弄掉这个马蜂窝,解除马蜂威胁的任务应该就能完成了。

只要完成了这个任务,系统会给他二十斤马蜂蛹。那玩意,他真的不缺。

“那我就全要了。”

吃完饭了,封燊就去将蜂蛹搞出来。

要先将蜂巢锯开。并不是对半分,而是一边大一边小,

蜂巢竟然有十层峰室——简直就是一个马蜂的摩天大楼。

每一层都是密密扎扎蜂房,倒过来,在地上用力磕,蜂房里的幼蜂、蜂蛹纷纷往外掉。

幼蜂有些还是白色,也有一些是有颜色了,只是还没完全发育成成虫。这些幼蜂都还活着。没有任何威胁。

不过更多的是蜂蛹,有大有小。有些还是蜂卵。

分开了,蜂蛹就一菜篮子,也不用称,大概十斤。幼蜂也有四五斤。

他弄的时候,魏士进一直拿手机拍着,尤其是蜂蛹和幼蜂清理出来后,他拍了好一阵。

等都弄好了,就拿袋子装了,算了一下钱,七个野猪肚在内,一共给了封燊四万块。

既然他说是帮朋友买了,他也就没客气收了。

系统还算比较靠谱,一天能赚几万块……哪怕每天收入几千块,这收入也相当不错了。

比之前在华亭的收入还高一些。更何况,系统的功能好像还没完全开发出来。也许以后还会有惊喜。

魏士进带着东西走了,封燊打算休息一下。拿起手机,发现那家伙将他搞马蜂窝的照片发朋友圈了。

下面还有几个人问是哪里弄到的,还问能不能分点。

封燊摸摸下巴。

没想到这那东西还真挺多人喜欢的。不想了,睡半个小时,就去山上给茶树修枝去。

疯二神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