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后我成了朱砂痣

第33章 可爱

好朋友这三个字,着重加双引号。

在女佣眼中,或许,莲娇娇早已成为这栋别墅的主人了。

早餐是面包和牛奶,标准的发国式食物,莲娇娇用刀叉切着硬邦邦的面包,一阵无语,良久,她放弃反抗,扔下刀叉,将牛奶倒在盛面包的盘中。

面包泡在牛奶里,女佣们大眼瞪小眼,欲言又止,而祁野却专注吃早餐,不知道看没看见,他波澜不惊。

等面包软化,莲娇娇拿起刀叉,准备将盘中的可疑物品收拾掉时,祁野终于舍得抬起他高傲的头颅。

他睨了她一眼,轻轻飘地说:“想吃什么,让她们给你做。”

“不行,我不能浪费食物。”莲娇娇固执地看着盘里的面包,大有一副要与它干架的趋势。

祁野顿时头疼,他强硬地让人将她面前的餐盘撤掉,岂料,她鼻子一酸,两眼饱含泪水,竟是要哭了。

这时,特助兴高采烈地走了进来,在见到祁野抬头看过来的视线时,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

果不其然,他的笑容凝固了。

“啊哈哈……这应该是我吃得最特别的一次早餐!”特助吃了一口面包,脸上僵住了,扯出一个难看的笑来。

“你不喜欢吃,可以不吃。”莲娇娇歪了歪头,疑惑地看着他。

“啊哈哈……没有没有,我觉得还挺好吃的!”

难道他的职业生涯就要止步于此了吗?不,他绝不认输!

特助又切了一小块面包,手颤颤巍巍地拿着叉子,将面包块吃进嘴里,纯正的牛奶味和面包的奶香味混和在一起,让他几乎想作呕。

忍住!绝壁要忍住!

特助艰难地下咽,他拙劣的演技,看得女佣不忍直视,好心好意地接了一杯温水过来,他一接过,立马咕噜噜地喝了下去,玻璃杯子一下就见底了。

莲娇娇的眼皮跳了跳,心想这真是个狠人,也不拆穿他,扭头跟女佣说:“你们的厨房会做些什么?”

“可以做中餐,也可以做西餐,看娇娇小姐想吃些什么。”

“带我去厨房看看吧!”

莲娇娇话音刚落,特助喜出望外,他终于不用对着这难以下咽的食物了!

岂料,莲娇娇前脚刚走,他就接收到了祁野警告性的眼神,刚要离开椅子的屁股,顿时,又牢牢地贴在了上面。

他忘了,总裁从不浪费食物。

然而,哭巴巴地吃着莲娇娇造成的黑暗料理的特助,也没有想到以后,他家总裁也会有浪费食物的一天。

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莲娇娇去了一派厨房回来,不仅潜心向厨师学习了一下厨艺,还带回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

当然,这碗西红柿鸡蛋面并不是莲娇娇亲自下厨做的。

关于她要下厨这件事情,莲香美最有发言权,一听到她要下厨,那额头就突突突地疼。

“喵~”

猫猫喵了一声,莲娇娇这才注意到它身上穿着一件符合自己身形的碎花衣,脑袋上还别着个发夹。

那发夹是奶油色的,不由地让她想起之前在楼上窗外开着的那几簇花来。

“祁野,外面长着一片奶油色的花,挺好看的,你知道是什么花吗?”

见她发问,女佣知道答案,虽然很想抢答,但是她问的人可是祁野哎!

于是,女佣闭口不谈。

祁野放下刀叉,拿餐巾纸擦了擦那樱花般娇艳的唇,开口道:“那是冬蔷薇,在冬天也能开放。”

冬蔷薇,极其喜欢在下雪天开花,是绽放在冬日的浪漫。

莲娇娇吃了一口面,没再讲话,她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谈事情。

待她将最后一口面汤喝完,摸了摸肚子,一抬头,发现他在看她。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莲娇娇扯了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诧异地问道。

不知为何,她跟祁野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很轻松。

在他面前,她可以卸掉所有的伪装,又或者说,他可以一眼就看破她的伪装,让她装无可装。

“没有,你很可爱。”

祁野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让莲娇娇有点搞不懂,她想了半响儿,才反应过来刚才她吃完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肚子。

他是在说这个吗?

想通的那一瞬间,莲娇娇可疑地红了红脸,她抿着嘴,那双明亮得没有一丝杂质的黑白分明的眸子眨了眨,眸底闪过一丝无措。

祁野轻笑了一声。

近来几日,他笑的次数似乎很频繁,似乎都是因为这位莲娇娇小姐。

想不到,总裁还挺闷骚的。

特助腹诽,很快就打破了这怪暧昧的气氛,“总裁,您待会儿还有个会议!不要忘了!”

特助这倒装句说得挺好,不过,祁野没放心上,他的视线没有挪动一分一毫,竟是连看都没看特助一眼。

他对特助吩咐道:“改成线上的。”

又对莲娇娇说:“外面下雪了,等雪停再回去。”

注意是陈述句,他是陈述,而不是在寻问莲娇娇的意见。

他可真霸道……

莲娇娇想。

她脚尖相碰了几下,忽而想起来自己的鞋子,“对了,我昨晚穿的那双鞋呢?还有祙子……”

她话音落,周围诡异地安静了一下、两下,女佣收拾餐桌的动作都停住了,很快,又状作无事般继续收拾。

特助想嘿嘿两声,以打破这尴尬的场面,但是肚子一痛,他也顿不得说其他的,连忙走了。

出了用餐专用场所,他才哎呦哎呦地叫了几声,屁颠屁颠地往厕所里冲。

祁野想到自己昨晚见她的鞋子旧得发白,而且上面还沾了一些可疑的呕吐物,就顺手给她扔了。

至于为什么不扔衣服,他表示她的衣服并没有脏,全吐他身上去了。

见他没出声,莲娇娇以为他没听见,又重复了一遍以上的问题。

女佣看不下去了,试探性地说道:“娇娇小姐,您的鞋子昨晚脏了,祁……我……我看不下去,就给扔了。”

好家伙,扔了她的鞋袜!

莲娇娇不是没有听到那个“祁”字,不过某人心虚,她也乐得装傻充愣,“哦,没事,扔了就扔了。”

说着,她的视线如X射线一般,灼热地照射在了祁野身上。

“我不管,你要陪我去买鞋子!”

论莲娇娇任性吗?

她任性。

她不止任性,还有资本任性。

而有的人,也由着她的性子来,说不上是宠溺,就是觉得她理应如此。

她本就是。

矮糖冬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