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爷,夫人又作妖了

三爷,夫人又作妖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7章 拯救唐以眠

“开车!”雁崤追踪到唐以眠的位置,目光极其狠戾,露着没包扎好的伤口径直走向外面,脚步生风。

路上,雁崤一直冷着脸,如泰山压顶一般极有震慑力,好几次路桥想要开口帮雁崤处理一下伤口,都被他冷漠的眼神吓了回去,愣是一句话不敢开口。

另一边,变态男忽然起身抓住唐以眠的衣领,解开了第一个扣子,拿起手中的刀,一刀一刀的挑来剩余的扣子,并且一刀一刀慢慢划开衣服,一边划着一边猥琐的大笑,变态男的心情变化莫测,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抓着唐以眠的脸,抬起她的头,鼻子又凑近了唐以眠的脖子,唐以眠感受到变态男的鼻息,觉得十分恶心。

变态男扒开唐以眠的上衣之后,猥琐的笑着,站了起来慢慢的解开腰带,发出相当粗俗的声音,“别着急,我这就来!”

唐以眠想着三爷会来救她,求生的欲望变得更加强烈,奋力挣扎着,而变态男正沉浸在他的快乐中,全然不知雁崤已经到了屋子外面。

眼见着就到了地方,路桥的车突然熄了火,雁崤神色一冷,直接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三爷!”路桥担心雁崤的安危,在身后着急的喊道。

雁崤完全不顾一下车,冲进房间直接踹开房门,空旷的房间里只有一把椅子,雁崤走进一看,看到了绑住唐以眠的绳子,唐以眠的书包,以及被变态男摔烂的手机,雁崤狠狠的攥紧拳头,冲里面的屋子走了过去,雁崤听到变态男的声音,一脚踹开房门。

而此时变态男正脱着裤子,雁崤看到这一幕顿时脸红筋涨,伤口也裂开了,雁崤把变态男从床上拽了下来,朝另一边砸了过去。

看着床上的唐以眠已经衣冠不整,赶紧把唐以眠的手解开,心疼的看着唐以眠,而唐以眠似乎觉得自己不需要再继续忍着,眼泪瞬时顺着脸颊流了出来,颤声道:“三爷……”

唐以眠真的被吓住了,雁崤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唐以眠盖了起来,轻声说道:“别怕,我来了。”雁崤说完猛然转头看向被他甩过去的变态眠,目光森寒狠戾的走了过去,变态男看着雁崤走了过来,刚才的气焰瞬时被雁崤的气势吓得灭了下来,变态男被雁崤逼到了角落,雁崤不顾伤口,举起拳头狠狠的砸向变态男。

变态男被雁崤打的鼻青脸肿吐出了血,跪着向雁崤求饶:“我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吧!”

变态男人这样对唐以眠,雁崤怎会饶,余光瞥向变态男的玩物,这更加让他瞠目切齿,拿起电棍,狠狠的抽了上去,变态男也被电的倒了过去,奄奄一息。

唐以眠也第一次见到雁崤如此狠戾的样子,见状,害怕雁崤会打出人命,赶紧上前拉住雁崤,哭颤着说:“三爷,快停下,别打了!”

雁崤已经火愤之至,看着身边的唐以眠被吓的哭了起来,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看到唐以眠哭,心一下软了下来,踹了一脚躺在地上的变态男,才停下手来,把给唐以眠披着的衣服紧了紧,把唐以眠打横抱起,走了出去。

唐以眠盯着雁崤,头不禁紧紧贴着雁崤的肩膀,闻着雁崤身上的味道,才觉得是真的,三爷来救她了,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此时路桥也停好了车,赶紧跑了过来,手里拿着唐以眠的书包和手机,看着唐以眠头发凌乱,眼泪止不住的流,她躺在雁崤怀里,紧紧贴着雁崤,心里不禁一颤。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唐以眠这个样子。

雁崤没有理他,径直走向外面的车,路桥怔在了原地,回过神来赶紧跟了上去,给雁崤打开车门。

雁崤上了车并没有把唐以眠放下来,他紧紧的抱着唐以眠,一路上车里一片寂静,雁崤即愤怒至极又对唐以眠心疼至极。

唐以眠躺在雁崤的怀里,感觉有了依靠,这种感觉很安心,一会儿便在雁崤怀里睡着了,不禁紧紧抱着雁崤的腰,好想生怕一下没有抱紧,自己就摔了下来,不断说着梦话:“别过来,不要过来!”

“三爷,救我!三爷!”

雁崤听着唐以眠的梦话,更加愤怒,路桥见状赶紧踩紧油门加速,很快便到了雁家。

雁崤到了雁家,抱着唐以眠径直走向卧室,轻轻的把唐以眠放在床上,看唐以眠没有醒过来才放心转身走了出去。

佣人们看着雁崤铁着脸,便一句不敢说话,雁家一片寂静。

雁崤立马命人去调查今晚的事情,并要求立马查出。

等候消息的时候,雁崤坐在沙发上,气场凛冽,不怒自威。

路桥看着雁崤的胳膊,伤口流出了血,衬衫也被血染红了,就算他被三爷骂,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三爷的伤口恶化,于是壮了壮胆说道,“三爷,唐小姐已经救回来了,您的伤口……您的伤口让闻人羽处理一下吧。”

还好雁崤没有生气,铁着脸冷冷的恩了一声。

路桥在心里感谢的老天爷,赶紧把闻人羽叫了过来。

闻人羽听闻赶紧赶了过来,小心翼翼的给雁崤处理伤口,闻人羽看着雁崤的伤口,缝合的线都被扯开了,有些血肉模糊,闻人羽赶紧消毒,小心翼翼地开口道:“三爷,您忍着点,可能有些疼。”

说完闻人羽把原先的线抽了出来,重新缝合。

路桥见调查的人回到雁家,想要汇报,赶紧挥挥手让他出去,防止三爷的伤口再次裂开。

闻人羽处理好伤口后,路桥才放了心,和闻人羽走了出去,让调查的人进去。

闻人羽一边走着,一边问路桥是怎么回事,路桥摇摇头,说:“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唐小姐被追踪了。”

调查的人汇报说,变态男是唐母重金雇的杀手,想要彻底除掉唐以眠。

雁崤一听,震怒,冷声下令,唐氏就此封杀,彻底没有起死回生之地。

七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