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爷,夫人又作妖了

第266章 蒙汗药

雁崤赶到法国时天已经黑了,他不好意思去段家打扰,便在外面订了宾馆。苏云溪也不想去段家,想和雁崤订一家宾馆,雁崤给她订了顶楼,15楼,而他自己在三楼。

“雁崤哥哥,你为什么要把云溪支开?”

苏云溪气的鼻子都歪了,就算她不能和雁崤住在一起,最起码是隔壁房间也行,没想到雁崤直接把她安排到顶楼。

“云溪,你自己好好想以后该怎么办,害阿眠这件事看在天泽的份上我可以不和你计较,希望你以后能安安分分的当你的影后。”

雁崤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苏云溪靠着墙,一点一点滑到地上,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怎么办?雁崤哥哥不愿意靠近她。

突然有个服务生推着餐车来到了她跟前,她抬起头看了看里面,装的是酒。

“这是里面这位先生点的吗?”苏云溪连忙问。

“是的,这位小姐,你不回房间吗?”服务生是一个长相十分温柔的法国小哥,他轻轻的问苏云溪。

苏云溪突然委屈起来,她一把抱住小哥哭了起来,小哥被吓了一跳,动都不敢动,僵硬的像块木头。

“姑娘,你没事吧?”小哥红着脸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男朋友生我气不想要我了,我好难受!”苏云溪开始胡扯,“你能不能帮帮我,我好难受!”

“那,那我该怎么帮你?”小哥小心翼翼地问。

“你有没有那种药?就是那种……”苏云溪在小哥耳边轻轻吹了口气。

他的耳朵腾一下就红了起来,他连忙推开苏云溪,放下餐车跑掉了。

“我我我这就去拿!”他留下这句话就落荒而逃。

那个服务生小哥以为,她要的是那种药。

苏云溪笑了笑,她就不信雁崤能抗住这药?她擦了擦眼泪,把浴袍敞开了一些。小哥连忙跑回来把药塞给她就飞快的离开了。

雁崤刚冲完澡,苏云溪敲了敲门推着餐车进来了。

“你来干什么?”雁崤冷冷地说道,“回你房间去,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苏云溪倒了两杯酒,坐到了雁崤的身边。她在外面悄悄把药倒了进去,把其中一杯递给了雁崤。

“雁崤哥哥陪云溪喝两杯云溪就告诉你阿姨的下落。”苏云溪微笑看着他,眼里充满了不怀好意。

“你最好别和我刷什么花样,不然你知道后果。”雁崤冷冷的盯着她。

“那是自然,云溪怎么敢和雁崤哥哥耍花样呢?”

雁崤借过她递来的酒,抿了一口。

“说吧,我母亲到底是什么人?”

“雁崤哥哥这是在敷衍云溪呢,云溪只是心情不好想和哥哥一起喝杯酒而已,真没什么别的意思。”

雁崤一饮而尽。

“现在能说了吗?”他问道。

苏云溪朝他靠近,雁崤突然有些头晕,她敢给他下药?

“雁崤哥哥的母亲其实是……”

雁崤突然晕倒在了床上,苏云溪有些不解。那人拿的什么药?突然她也感觉到了一阵天旋地转,倒在了雁崤边上。

小哥以为她想报复雁崤,把他用蒙汗药晕过去,再暴打一顿解气。事实证明年轻人还是要少看一些暴力的电视剧。

“路桥,三爷怎么不接电话?”唐以眠焦急的问,“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可能三爷有事要忙吧,别想太多,你的情绪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的。”路桥一边敲着键盘一边回答她。

“好吧……”

唐以眠失落的回到了房间,躺回了床上。不知道三爷那边现在怎么样了?他以前很讨厌去法国的,那里有他太多的记忆。

不知道言清现在怎么样了,唐以眠给寂言清打了个电话。

寂言清正在陪伊美尔挑衣服,突然看到了唐以眠的电话。

“伊美尔,你先去试一下这些,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我去接个电话。”

“是她打来的吗?看把你开心的。”伊美尔笑着问到。

“我会对你好的,别担心。”

“去吧,言清。”

寂言清去了外面接通了唐以眠的电话。

“阿眠找我有事吗?”寂言清声音有些沙哑。

“言清,你怎么样了,你的家人有没有为难你?”唐以眠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真的是麻烦你了。”

“阿眠我没事,你还好吗?还有孩子?”

“我很好,孩子也很好,不用担心。”唐以眠顿了顿,“言清,下周是我和三爷的婚礼。”

“他醒了?太好了!”寂言清心里十分苦涩,但他明白他已经娶了伊美尔了,他和唐以眠再也不可能了。

“言清,他不记得我了。”唐以眠有些郁闷,“但是他说我身上有他熟悉的气息,他愿意娶我,给我一个名分。”

“那挺好的呀,具体是在哪一天,我回去看看你!”寂言清不知道此时他的表情有多么的难过,换好衣服出来找他的伊美尔看到他的表情时心如刀绞。

到底喜欢一个人到什么程度,才会那么的难过呢?而她还是比不过那个叫唐以眠的姑娘吗,哪怕她再通情达理温柔善良。

“下周三,我们到时候见!”

“好!”寂言清红着眼眶答应了她。

他挂掉电话,看到了同样红着眼眶的伊美尔。

“你怎么了,别哭啊!”寂言清抱了抱她,“这身衣服你穿着真好看,我们就买它吧!”

伊美尔笑着回应他:“好!”

寂言清结了帐,他拉着伊美尔走在了夜晚的法国街道上,一路上灯光璀璨,伊美尔突然跑了起来,她们来到了海边。

海边一个人都没有,他俩站在海边,伊美尔突然对着大海喊了起来:“请务必让我和言清幸福一辈子!”

寂言清也配合她喊了一句:“请务必让我和伊美尔幸福一辈子!”

伊美尔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脸。

“不管怎样我都会尊重你,言清,因为我爱你。”

“我会试着去喜欢你,请你给我一些时间,好吗?”寂言清看着她的眼睛,在月光下闪着光。

“我也会试着让你喜欢上我,我是不会放弃的!”伊美尔信誓旦旦的说。

七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