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爷,夫人又作妖了

三爷,夫人又作妖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24章 狗急跳墙

秦夫人在楼道里睡了一夜,她不想再看到苏橙了,她怕自己忍不住会把她捅死。

唐以眠起来时看到秦夫人睡在楼道里,给她盖了被子,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开。路桥买好了早餐,正等着她和雁崤去吃。

秦夫人醒了过来,她抓住了被子。那是她的女儿亲手给她盖上的。

雁崤早早的就醒了,正在给公司下达指令,对唐家的打压绝不能停,相反他放过了秦家,唐以眠是秦家大小姐没跑了,虽然唐以眠对秦家没什么感情,但毕竟是秦夫人生了她。

张医生快马加鞭,多安排人手通宵做鉴定,终于用了三天时间得出了结果。他拿着鉴定结果递给了雁崤,唐以眠把头凑过来看了看,她和秦夫人是直系亲属。

她依旧淡定,那又能怎么样呢?她没有父母,她只有外婆而已。

雁崤冷冷的把化验单甩到了唐夫人身上,她手忙脚乱的接住,却被沈佩安一把夺了归去。她哆哆嗦嗦的展开单据,看到了上面的结果。

“秦夫人!”张医生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盛曜赶了过来。

“盛少爷,这就是我要请你做的见证。”唐以眠看着目瞪口呆的盛曜说到。

她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大笑起来,“苏橙,你骗我骗的很辛苦吧?难怪你对初岚那么好,还经常去看她,原来你只是在看自己的女儿啊!”

唐夫人双眼通红,狰狞的看向唐以眠。

唐以眠察觉到她的目光,皱了皱眉头。

苏橙突然朝唐以眠冲了过去,秦夫人恍惚间看到了她藏在背后的一把水果刀。

“阿眠!”沈佩安挣扎的冲了过去,挡在了唐以眠身前。唐夫人一刀捅在了她身上。

电光火石间,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唐夫人猛地松开手,后退了几步,水果刀哐当砸到地上。唐以眠连忙接住了秦夫人。

血一滴一滴滴到地上,秦夫人抚摸着唐以眠的脸,对她笑了笑。

“阿眠,这样,你会不会少恨妈妈一些?”说完她就晕了过去。

唐以眠愣住了。

她和秦夫人确实没有什么感情,甚至还有些反感,可秦夫人给她挡了一刀。

“还愣着干什么!?去叫医生啊!”唐以眠吼了出来。

“对对!快叫医生!”张医生迅速给同事打了电话,把秦夫人抬进了手术室。

唐夫人呆滞的站在原地,双眼猩红。

唐以眠走上前去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她不可思议的抬起头,却听到唐以眠说:“真不愧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唐夫人,你纵容女儿害死我的外婆,现在又想害死我,你说法官得给你判几年?”

“我不要坐牢!我还没有和初岚相认!”他突然暴起,发疯似的往外冲去,雁崤眼疾手快的一掌把她劈晕。

秦朗接到夫人被雁三爷绑走的消息后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屋里转来转去,这都已经三天了,怎么还没有消息!?

突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是秦老爷吗?”电话那头传来声音。

“是我是我!您是?”

“我是雁城医院的医生,您的夫人现在正在手术室里,您看您有没空来医院一下?”

“什么!?我现在就过去!”

他飞快的赶了过去,在手术室门口看到了沉默的雁崤等人,以及倒在地上的唐夫人。

“苏橙怎么了?”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捅了你夫人一刀,被三爷打晕了。”路桥回答他。

“那我夫人呢?!她没事吧?”秦朗着急的问道。

“这你就得去问医生了。”

秦朗焦急的在手术室门口转来转去,转的雁崤眼花缭乱。

“坐下。”他冷冷的命令到。

秦朗被吓的赶紧一屁股坐下,他可不敢惹得三爷不快。

大家都没有提唐以眠身世的事。

分针转了一圈又一圈,两小时后,手术室的大门终于被打开。

秦朗焦急的站了起来。

“谁是病人的家属?”医生问到。

“我是!我是她老公!大夫她怎么样?”他着急的问。

“病人腹部被捅了一刀,我们已经做好了处理 问题不大。”

“谢谢医生!”他连忙鞠躬道谢。

“秦先生客气了。”

唐以眠看着秦朗焦急的背影,这个人是她的亲生父亲。一个微胖有点秃顶的中年大叔,看起来很和善,也非常爱秦夫人。可是她却没有什么感觉。她没有体会过父爱和母爱,可以说她是一个很缺爱的孩子。

她有时候就很羡慕唐清茹,有一个爱她纵容她的母亲,同样都是唐家的小姐,她却活的像一个和唐家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本来她以为她可以和外婆就这样度过平淡的一生,可唐清茹夺走了她的外婆。就在她无依无靠时,她遇到了雁崤。

那个雨夜的雁崤冷漠的丢下了她,却又在她昏迷时救了她,对她百般照顾,还亲自教她格斗术的冷酷的男人。

“佩安!”秦老爷焦急的叫声让她回过神来。

沈佩安静静的躺在床上,腹部被缝了八针,秦初岚收到消息也连忙赶了过来,她甚至都忽略了躺在地上的唐夫人。

“妈!”她趴在病床上难过的说,“你怎么了妈?”

突然她猛地抬头看向唐以眠:“唐以眠,是不是你害的我妈变成这样?”

唐以眠冷漠的看着她说道:“你觉得是就是咯。”

“你这个小贱人!”她朝唐以眠扑了过去,雁崤轻轻把她护在身后,却被秦朗拦住了。

“初岚,这事儿跟唐姑娘没关系。”

苏橙幽幽的醒了过来,她看到秦初岚趴在病床前,她小声地呼唤到:“初岚…”

秦初岚却看都没看她一眼。

沈佩安醒了过来,她流着泪看着秦朗说道:“老爷,我们被骗了18年!”

秦初岚僵住了,莫非她母亲知道了?

沈佩安哭着说道:“唐以眠才是咱们的亲生女儿!”

“佩安你说什么??!”秦朗如遭雷劈。

“当年苏橙把咱们的孩子掉包了,唐以眠才是咱们的亲生女儿!”她声嘶力竭的说道。

“阿眠,我要唐清茹生不如死!你不是一直想让她自首吗?我可以帮你!”秦夫人看向唐以眠,“当年我亲眼目睹了她拔下了老太太的呼吸机!”

唐以眠瞳孔骤缩。

七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