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一个人物模板

第43章 动手

第四十三章动手

简直就是暴论!

猗窝座反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口。

相比起上一次的战斗,炼狱杏寿郎变强了很多,而他也确确实实的变弱了,刚刚的那轮战斗当中有两次他差一点就被砍下了脖颈。

‘明明不应该这样的,到底怎么回事?’

‘因为力量和速度的增加,导致自己一时间无法适应吗?’

‘不对,自己的血鬼术破坏杀·罗针可以完美应付这样的情况。’

‘不是如此的话又是什么?总感觉内心当中好像缺少了一些什么东西。’

‘总感觉...自己在挥拳的时候,有什么人在拉着自己的手。’

‘拉着自己手的动作很轻,有一种让人怀念的感觉,有一种想要停下来的感觉...’

鬼舞辻无惨抹去了猗窝座关于人类时期的记忆,但那只是暂时的,就像是失去了记忆的鬼舞辻无惨现在也慢慢的恢复了一般。

除非同时抹除肉体和灵魂两方面的记忆。

市丸银能够通过伤到灵魂抹除灵魂方面的记忆,鬼舞辻无惨能够透过对自己所创造鬼的身体进行操作抹除肉体方面的记忆。

如果他们两个联手倒是可以彻底的抹除一个人的记忆,但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

猗窝座被抹除的只有肉体方面的记忆,灵魂在一点点的唤回他相关的那部分记忆,如果鬼舞辻无惨将全部的猗窝座的记忆抹除了还好,但他抹除的仅仅是猗窝座人类时期的记忆。

因此,在人类的记忆现在被唤回的时候,他就像是又亲身体验了一遍那段时光一般,再加上这个世界奇妙的‘灵魂世界观’。

此时猗窝座感觉有人在拉着自己的手。

那是一个熟悉且陌生的身影,动作很轻,但是自己每一次挣脱的时候都有一股犹豫,所以他动作变迟钝了。

之前的他没注意到这一点,因此肉体方面恢复相关的记忆很慢,而现在,因为炼狱杏寿郎的原因他注意到了。

因此那股拉着自己手的感觉变的越发的清晰了起来,耳边开始渐渐出现了幻听。

那个陌生的身影在变的越来越熟悉。

“请你住手吧,狛治哥哥...”

‘狛治?那是谁?我是猗窝座,让开,你叫错人了,不要烦我。’猗窝座想要这么说,但是张不开嘴。

炎之呼吸·三之型·气炎万象

“?”

炼狱杏寿郎一刀砍出差点直接将猗窝座斜着砍成两半:‘停下来了?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两人在说话,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战斗是一直没有停下来的,结果自己的这一击竟然突然间砍中了,还砍的这么实。

他怎么突然间就不躲了?

炼狱杏寿郎惊讶了一瞬,然后没有停下来,反手就准备斩下猗窝座的头。

战斗当中最不需要的就是对于敌人的怜悯。

本来他是准备在这场战斗当中真正的踏入那个‘至高境界’的,想要达到这个境界,单单依靠‘切磋’对于现在的他是不行的,必须要竭尽全力的战斗。

但这和他想的不一样啊。

猗窝座突然间就停了下来,突然间就被自己砍掉了头,自己好像没说什么啊,怎么突然间就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炼狱杏寿郎确实没有说什么,只是点出了猗窝座变弱了的这个‘事实’,真正造成这种状况的是鬼舞辻无惨对于自己手下的不信任。

他抹除了猗窝座人类时代的记忆,让他的内心当中出现了一块空缺,尤其是和之前的他相比起来。

因此,猗窝座会下意识的追寻完整的自己,一下子就沉浸在了那过往的回忆当中。

那是他的本源,他之所以变成鬼的原因,他只需要想要变强的理由。

一切都在那里。

炼狱杏寿郎收起日轮刀看着被斩断了脖颈的猗窝座身体渐渐的开始消散了。

本来就算是斩断了脖颈也可以再生的猗窝座,因为头被砍了下来,那被鬼舞辻无惨抹除的记忆瞬间就清晰了起来。

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必要了。

“......”炼狱杏寿郎看向了远处:“果然,一切的根源就是鬼舞辻无惨!”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也知道,这场战斗自己之所以胜利的原因那就是‘猗窝座’自己放弃了战斗,至于放弃战斗的原因,那就只有一个了。

......

在这无限城当中,除了上弦之鬼之外,还有大量的可以和下弦之鬼匹敌的存在,不过这些鬼远远无法和柱们相提并论。

甚至连阻碍都算不上。

实际上与其在这个空间当中放进去一堆拥有下弦实力的鬼,不如放进来一般等级的鬼。

哪怕是新生的鬼,连刚刚通过最终选拔的剑士都打不过的鬼也放进来也无所谓。

因为不管多弱,都是一刀的事情,顶多就是这一刀的力度大小不同。

鬼舞辻无惨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确切的说是不意识到这一点不行,现在的上弦之鬼,还活着的就只有一个‘鸣女’了,其他的都死了。

“无能的猗窝座!童磨那个废物!”鬼舞辻无惨咬牙切齿的说道。

至于玉壶?

这东西都不配他特意去提。

“鸣女,将那些垃圾也都拉进来!”

就算不是对手也要尽量的拖延时间,给他恢复完全的时间。

“我制作十二鬼月到底是为了什么?在最关键的时刻一点用都派不上,这不是一个柱都没杀死吗!?”

而另一边——

“喂,你坐在那边干什么呢!?”不死川实弥看着在一旁的市丸银就来气。

四周涌现了大量的鬼物。

他为了保护主公等人正在独自一人战斗着。

虽然得到了‘不许过来的命令’,但是他威胁着自己身旁的乌鸦还是问出了过来的道路。

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他在保护着产屋敷耀哉等人,而市丸银则指坐在一旁,嘴角露出渗人的笑容,一只手拄着下巴用那根本看不见的眼睛‘看着’远方。

“啊啦啦,你就多多包涵吧。”市丸银笑着说道:“那,我现在就动手吧,毕竟,我也讨厌悲伤的故事。”

“卍解。”

“神杀枪。”

顺岑sc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