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态万千

第162章 随了谁

六婶子说着拿起其中一碟递到袁仪面前,袁仪接过李嫂递来的削的尖细的竹签挑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唔、淡淡的茶香伴着适度的甜味、在嘴里化开,松松软软的,好吃!

袁仪眯了眼睛,咽下嘴里的抹茶味蛋糕,赞道“比上回的还好。”

六婶子高兴的又换了一碟递上,袁仪一样一样的都试了一遍,还让棋儿也试吃,边称赞道“比我想的要好的多,六婶的厨艺真是好。”

“呵呵、呵------”六婶子笑的连连摆手,道“小姐都教的那般仔细了,奴婢若还做不好可不就太没用了、奴婢还是头一回知道牛乳能做这么好吃的糕点呢。”

“六婶子可愿意回京都待一段时间?”六婶子的厨艺一般,比不得还留在京都的林妈妈,不过这甜点做的比她料想的要好许多,口味样式几乎都达到自己的要求,再琢磨琢磨还会更好。

“回京都?小姐的意思是------”

“不着急,您考虑看看,去不去都无妨。”

六婶子迟疑的点了点头,李嫂插了一句,道“小姐您看,这会儿还有时间,要不咱们再做一些出来?”

六婶子也赞同的连连点头,这些看着一碟碟的摆了许多,每一碟都装着三五个,每个都精致小巧,真的算起来却没多少个,就怕量不足,到时候闹笑话。

“这些就够了

“小姐,珍点坊送了点心来。”仲秋进来禀告。

“都先送厨房来。”

“都是用了午膳来的,用不了多少点心,要的就是精致稀罕。”仲秋领了吩咐出去。袁仪与他们解释一遍,让棋儿拿上两碟子跟着,就去了集雅居。

***

袁仪进去书房的时候,父子两人正各自捧着书卷在看,棋儿将两个碟子摆上小几子,曲了曲膝就退了出去。

淡淡的香甜味道一点点的散开,立哥儿早放下书卷,也不用碟子边上备着的竹签,直接上手捻一块放进嘴里,眼睛随即亮了起来,忙又捻起一块,边道“唔、好吃,这就是蛋糕吗?”

立哥儿年前就知道他阿姐与六婶子他们在试几种点心,蛋糕和曲奇的名儿也是早听她说的。

“你手里那块才是蛋糕。”袁仪汗,他嘴吃里的明明是曲奇。

“就该这样打扮起来。”袁三爷将从女儿头发丝看到裙摆,眼中流露一抹得色。袁仪憋着唇笑,想说是阿菊操碎了一颗老母亲的心,衣裳首饰都给搭配齐全了送来的。

“爹爹也尝尝?”

袁三爷笑着点点头,也没用竹签,捻起一个放进嘴里,“唔,不错,那这个是曲奇了?”

“嗯,还有几种不同的口味,还有定的珍点坊的点心也已经送到?”

“仪儿打算开点心铺子?”

“是有这想法,不过,不会这般快。”袁仪点点头,意外的看他,自己还都没说呢,他就猜到了?

她确实有这打算,年前她给阿菊的信中已经嘱咐她,年后让钱来挑一个擅做点心的师傅来,争取开春在客满楼先推出茶点系列。客满楼毕竟不是点心铺子,所以她打算不单独外卖,只可到店食用。另一边让阿菊铺子准备起来,等时机差不多了,点心铺子就可以开张了。

“好极,等铺子开起来,我要每日都吃上。”

“那你得回京都才可。”

袁三爷看一眼自己儿子,也不知他这是随了谁,自己与婉儿可没他这么好吃,不过、也没仪儿这么能折腾吃的------

“阿姐这点心铺子要开在京都?”立哥儿意外的看袁仪,她人在彭城,铺子做什么非要开在京都?

“我不会打理铺子。”袁仪老实回答,打理生意与折腾美食是两码事,所以铺子还是开在京都、交给阿菊的好,她自己更喜欢有空画图、读书写字。

***

谁都知道刺史府上没有当家主母,今日应当不会来女眷,所以用过午膳袁仪就回了听雨园,立哥儿则被袁三爷留下。

袁仪回屋小歇了一刻钟便起来,估计这会儿棋儿她们都在前边忙着,她自己边穿衣裳边在妆台前坐下。

“小姐可是起了?”

是棋儿的声音,随即她人从外间走了进来,将手里提着一壶热水放在小几子上,然后才走到袁仪身后、接过梳子重新又给她梳发。

袁仪从镜子看她,“前边都准备妥了?”

“都妥了,按着小姐的吩咐,云雾与毛尖每一桌案上都有备。”

袁仪惯常梳的发式都简单,棋儿很快就梳好,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你去前边看着些,我这里没什么要紧的。”

“是。”

棋儿给她理了理衣裳,便转身出去。袁仪走到书案前坐下,磨墨铺纸。

***

“小姐。”

“唔?”袁仪侧靠在榻边,正捧着一册袁三爷年前给她找来的《周生杂谈》看的津津有味,仲秋推门进了来。

“三爷让您去宴客厅,前边方家公子与小姐跟着方家二爷来了。”

方家公子,不会说的是方病弱吧!他怎好意思跟来?

袁仪皱眉,有些不舍的合上书册、放在榻上,起身出去。

宴客厅里,边上靠墙是六张长案连着摆一排,上边一碟碟摆着各色点心、以及各类茶叶茶具,两张两扇的雕花镂空山水屏风将宴客厅分隔开,大半的客厅中间空着一块,四周有序的摆着十多张矮案,每张矮案上也都摆着茶点,此时客人有来了七八个,两三人坐一席,正都围着袁三爷说话。

另一边隔着两张矮案,四个少年男女分开坐着,立哥儿作陪却独坐一席,见到她来便起身唤道“阿姐来了。”

袁仪先到袁三爷面前,曲了曲膝,“父亲。”

袁三爷抬眼看看女儿,微笑着道“仪儿来了。”

正说着话的几位当家的都停了停下来、侧目打量起袁仪。袁三爷略皱眉头,温声与女儿道“去吧,爹爹这里你们小孩儿待着无趣。”

袁仪与在座的都曲了曲膝,才朝立哥儿这边走来。方如意与王云舒早已经站起来等她,方如意还低低嗔怪,“怎才出来,还想去屋里寻你。”

“------”谁知道你们真的都跟着来了!袁仪心中嘀咕。

方如意往边上退开一些,示意她同坐,袁仪没动,眼睛往袁三爷那边瞟了瞟,笑着道“咱们去里边坐。”

眼角的余光瞟过方病弱,见他从始至终都板着个脸,她心中不禁嗤笑,他不来谁还绑他来不成,摆脸色给谁看?

秋之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