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态万千

第123章 愿赌服输

对方一派坦然自若坦言自己是不请自来,说是早想与她结识还口称‘袁妹妹’,似乎与她无比熟稔。袁仪暗叹真不愧是陈家人,行事都这般自我。当时陈湄儿也是当面姐姐妹妹叫的亲热,如今再听到这般,她却觉得隔应无比,不过还好,今日人多总算不用自己单独招呼。

袁仪面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道“陈小姐客气了,请!”

原本仅有的两家没请的也都有小辈来,那么这彭城里大小官员与世家的小辈就算聚齐了,人数比原本预计的多了不少,还好席面定的是醉酒坊的,不用担心应付不过来。搬进来的前两天,厨房又添了人手,加上六婶子厨房里现下有三个,办宴席却还是嫌吃力了,反正也是难得宴请一次又是头一次办,所以便决定从外头定席面送来。

离开席还早,众人分组结对玩兴正浓。彭城就这么大,没有谁不识谁的,有注意到陈家这位小姐才来的便都笑着或点头或招呼,而琴案前抚琴的已经不是方如意,她背对着她们正与刘家姐妹一同侧坐在美人靠低声交谈着什么,陈家小姐便唤了她一声“如意。”

方如意闻声扭头看过来,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很快就被一抹笑容掩盖,她起身迎了过来,道“你也来了!”

“嗯,父亲来寻袁大人,我便也跟着来。”两人说话的语气无比熟稔,袁仪见此便离开,她想看看立哥儿去了哪儿,刘家姐妹却紧走几步跟上她,刘巧兰快语问道“仪儿今日也请了陈娟儿?”

这位陈家小姐名陈娟儿?她方才亲热的称呼自己袁妹妹,却不知自己连她的名都不知。不过,刘巧兰的语气似乎很是笃定又似有些疑惑,袁仪不解,按她所知道的,刘大人是袁三爷亲近的下属官员,可当时陈湄儿给自己设鸿门宴时请的却是她们刘家姐妹,可现在她们与陈娟儿却是一副不熟的样子。彭城陈家与京都陈学士府的关系虽然出了五服,可与陈湄儿一家却是亲近的,袁仪心里觉得怪异,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却不想与她说陈娟儿不请自来,所以含糊着应了一声“嗯。”便又走去明轩那边,却还是没找着立哥儿,心里估计他是不耐烦应酬,去外书房找袁三爷了。

到底不放心,她让人去外书房寻一寻,自己就又被范静香拉去作对子,过一会儿仲秋就找了过来,道“小姐,徐伯有事找您。”

“你们先对,说不定我回头就能对上你这副对子了。”

“仪儿这说的对对子就好像出门捡豆子一样。”范阳静香笑着应她一句,众人都哄笑起来。难得说一句俏皮话的袁仪有些难为情,好在在场众人都知袁家没有主母理事,今日宴请诸事都得她自己打点,便都没再笑话她。

袁仪从书案边退出,跟着仲秋走到亭外长廊上,仲秋低声与她道“少爷与人闹起来了,这会儿都在集雅居。”

袁仪脚步顿了顿,面上仍挂着浅淡的笑容,脚下步伐加快赶去集雅居。

今日来的公子哥儿有十多个,有王俊杰兄弟与方病弱还有范博士的长子范易与朱大人独子朱涛、有谢家嫡次子与张家嫡孙子等等好几个她都记不住名字,可是不用问仲秋,她就猜到立哥儿会与谁打起来。

袁三爷外书房就设在集雅居,在府邸进门北边儿、是整个刺史府最大的院子。今日宴请虽然是以袁仪的名义请各家小姐来聚,可是谁会不知今日其实是刺史大人迁居宴请,这不,今日各家小辈有份来的,也几乎都有长辈在集雅居大花厅里与袁三爷在闲话,架势摆明了就等着吃席,就是原本没份的方家三爷与陈家大爷也赫然在座。

五六个公子哥儿此时却围在离集雅居不远的道上,似乎在争执什么,袁仪心里一紧,紧走几步上前去看,是立定哥儿被围在最里边、能慧却拦在他身前,袁仪松口气的同时没好气的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阿姐。”立哥儿看到她来连忙走到她身边,与她解释道“方公子输不起,想让我换个赌约,我还从来没听说输赢定了还能改赌约的。”

袁仪想说他‘胡闹’,可是现在这里人多,顾及他面子便只得缓和了声音问道“你们赌的什么?”

“就赌前几天的月考,输的人要在学馆大门前学三声犬吠。”立哥儿说着眼神蔑视的看一眼方病弱,把他激的面色青红交错,袁仪心里乐的不行,面上努力维持着淡然,道“下回不可再与人打赌。”

原本以为袁仪来了会阻止立哥儿,没想到就等来这一句不痛不痒的,方病弱气极又想不到好法子躲过,只得愤恨着道“他是傻的你总不傻,我让他打一顿不是更能让你出气?若嫌不够,也可以让这丫头打我几下,这总够了吧!”

姐弟俩默契无比的同时扭头看傻瓜一样看着他,到底谁傻啊,愿赌就得服输,学三声犬吠多好,做什么要打你?明明占理的事情非得往不占理了办,拿自己姐弟当傻瓜哄呢?

袁仪绷起脸蛋儿,不赞同道“赌赌月考成绩也无伤大雅,愿赌服输便是,方公子怎开口就说打人?”

方病弱被袁仪说的绷不住脸,恼恨的转开脸去不看她。王俊杰与他一向交好,张嘴想替他说两句却被她瞪的又讪讪的闭上嘴巴,在场的范易与谢家公子就更不会为他说话了。

“父亲这里在待客,咱们还是进园子去吧。”袁仪这话是对立哥儿说的也是与在场的几个说的。

方病弱尾随立哥儿、跟到这里,争执许久却不得改赌约,这般丢脸的事却又多了一个袁仪知道,羞恼、气怒又无可奈何,重重一跺脚、当先就往园子里冲去,王俊杰与他们点点头连忙跟了过去。

“咱们方才胜负未分,你可不能赖了去。”范易一张极似范博士,便是他那平板的腔调也像了个八九成,与立哥儿说完这句便双手背着慢吞吞的朝园子走去,谢家公子与袁仪他们一揖,便也跟着去了。

袁仪从方才就好奇方病弱如何会与立哥儿打那个赌约,这时没他人在场便打算问他,立哥儿却好像知道她会问,看着她不以为意的说了一句道“前几回月考我都不如他。”

真的假的,方病弱这么厉害?袁仪惊诧不已,脱口就又确认问道“是回回都不如他?”

她的神色语气在明显不过,立哥儿不满的瞪着她,几乎一字一句的回她道“回回都不如。”

秋之涩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