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请教我修炼吧

第59章 教虞文笑剑法

一道灵力爆炸,野猪妖躺地,再无声息。

秦布衣随手挖出妖丹,接着祭出噬幽火,阵阵烤肉飘香四溢,沁人心脾。

滋滋!

“咕嘟!”

虞文笑咽了咽口水,随即一个硕大的前腿被丢到他身边。

妖兽之肉,在经过烤制后与精血凝合,蕴含不少灵力,一口下去,外焦里嫩,原汁原味。

一滴热油顺着饱满的肉的纹路慢慢滑下,落入唇间,虞文笑再也抑制不住体内的馋虫,大快朵颐起来。

丝丝灵力浸入丹田,唇齿留香。

“嗝儿~”

非饱嗝,仅是吃太快。

他还有些意犹未尽,可秦布衣已经将烤肉丢进了八荒塔。

“你太弱了,老老实实跟在我身后吧。”

秦布衣言罢,继续向黑林深入,继而代替的是随处可见的三阶妖兽。声声兽吼,让虞文笑不敢逗留,与秦布衣保持三尺以内的距离。

忽的,有人的惨叫声传来,吓得虞文笑浑身一颤。

在黑林寻求机缘的人不少,所以秦布衣也没有理会,继续深入,他的目的最次是四阶妖兽。

三阶妖兽炼制而成的血元丹,还不够一个时辰的苦修。

以他目前的速度,要从元婴初期跨入中期,需要三年苦修。

换做别人,这速度称心如意。

但他不满足,他想在百年内飞升,便绝对不能满足于现状。

此刻的虞文笑,同秦布衣一样心思沉重,步履沉重。

越靠近黑林核心,虞文笑的内心就越忐忑不安。

“大侠,再往前走的话就到了四阶妖兽们的领地。”

“你不找血腹妖蛛吗?”

“安静。”

秦布衣打断了他,并将剑夺回。

虞文笑还以为惹大侠生气了,却听秦布衣转过头,一脸正色道:“会字剑诀,且看好,我没工夫多教你。”

原来大侠是要传授功夫!

心中大喜过望,虞文笑瞬时聚精会神,眼睛都不带眨的盯着秦布衣手中的剑。

会字剑诀,为他独创剑法。

“会”字有万般解释,唯独缺了“会”字。

只因这是一门纯经验学派的剑法,不似其它那些妖艳贱货,空有花里胡哨之姿,华而不实。

此时,秦布衣取出刚才野猪妖的妖丹,将其捏碎,让血腥的挑衅传荡黑林。

一时间,四面轰隆隆踏声震荡。

东面,出现了一头四阶黑暝狼;西面,四阶重狮;南面,巨牙猪,唯独北面,无妖。

北面是虞文笑站着的位置,秦布衣早就让八荒塔施展秘法将其笼罩,让北面的妖感受不到气息。

“吼吼!”

三头四阶妖兽,将秦布衣围住。

围而不攻,伺机而动。

对此,秦布衣不动声色将剑置于胸前,低喝一声。

“剑诀第一重,聚字道,聚!”

聚则无灵;所有力量无意识的朝着左臂游动,避开灵力附带的花里胡哨的剑舞,直接将力量倾泻而出。

站在北面的虞文笑神色凝重的看着。

只见秦布衣低喝罢,身似游龙,剑自胸口划下,随着脚步猛地一跺,身形扭转,剑身落地再上。

剑留三分力,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话。

尤其是第一剑,带着试探的一剑。

但此刻的秦布衣却不遗余力重重挥出一剑,朝着重狮。

身法看着普通,剑招看着普通,内敛至极,丝毫感受不到剑气的余波。

面对这一剑,重狮不屑的以兽爪拍去。

浑然不知,下一秒将发生什么。

噗呲!

鲜血迸溅,一柄下品灵剑如重刀一般,穿透重狮的兽爪,继而前进。

“散,破军!”

又一声低喝,灵剑划过,所有内敛的气势瞬时爆开,绽放出媲美化神期的恐怖力量。

骨碌!

一颗兽颅分成两半落下。

一颗四阶妖丹滚落出来。

大道至简,看似普通的一击,却在最后关头威势全部展开,这剑法太过玄妙。

虞文笑不禁怔住,双目似无神却有神。

他在顿悟!

看来他的资质并不低,只是未待发掘。

重狮之死,让另外两头四阶妖兽顿时吓破了胆。

“吼!”

一声狼嚎,黑暝狼在呼喊同伴。

巨牙猪亦是噜噜的发出嘶吼。

大地再般震颤,哪怕是北面也涌出不少妖兽,它们中间最低三阶,四阶妖兽数不清。

见状,秦布衣只是一脸淡漠,将重狮溅在脸上的血渍擦去。

众妖不敢轻举妄动,秦布衣也有意拖延时间,让虞文笑那小子缓一缓。

此时,黑林里那些冒险寻找机缘的人们,已经被这动静惊动,但他们不敢来,凝聚的小兽潮,一旦介入,生死看天意。

以他们的修为,怎敢介入?

“队长,我们先撤吧,今天妖兽们不知发什么疯,要是我们被殃及到,弟兄们肯定会出现伤亡。”

佣兵们的队长闻言,深以为然的点头。

他们是寻找机缘的,不是送死的。

画面回到秦布衣这边,众妖已经停下了一刻钟,无一位敢先动手。

妖兽们不傻,它们知道,谁先动手谁先死。

唯有姗姗来迟的重狮一族,看着躺在血泊的重狮族强者,怒吼下,十多头重狮一齐冲向秦布衣。

牵一发而动全身,重狮族动手了,其它众妖也赶紧跟上。

这时,顿悟中的虞文笑被小八弄醒。

“大帝……你秦大侠的剑法依靠顿悟是没法吃透的,好好看好好学,顿悟有时候并不一定就有用。”

虞文笑不知道这声音从何而来,但他刚才顿悟一番,确实发现这剑法的玄妙之处,难以参悟。

果然是经验学派的剑法,唯有多看多练,方才能吃进去半点。

妖兽们气势汹汹,秦布衣从容自若。

灵剑回到胸前。

“会字剑诀第二重,解字道,空冥。”

解则无惑;秦布衣气势内敛,平静如水,整个人仿佛踏入了一种空灵之境,如入无人之地。

三头重狮同时向他扑来,秦布衣不紧不慢的转动手腕。

“疾!”

轻声呢喃,剑起。

在秦布衣的眼睛,四周的一切事物似乎慢了十多倍,在他的眼里,一切都成了慢动作。

包括眼前三头重狮。

空冥解惑,疾字为快。

天下千万般道术,唯有快,无解。

刺啦!

术和

作家的话
自古人生何其乐,偷得浮生半日闲。对,跟我的状态截然相反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