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中的长乐亭主

第27章 爱徒心切,要考她茶道

她一时没听明白,盯着那糕,又看向他。

他的目光落向她手中的卷籍,那卷籍被她捏得死死的,肉眼可窥的紧张。

曹珉仔细回忆刚才在屋里的自言自语,好像没有泄露身份,于是字斟句酌地答,“学生资质浅薄,老师的大作,学生参悟不透,留着也是束之高阁,每看一眼,就自惭形秽一遍……不如不看,也好掩耳盗铃,自乐。”她又描补一句,“实在是老师的境界之高,难以企及。”

嵇康丢下书籍,手指敲了敲桌子。

她看着桌上的糕点,很自然地被吸引过去,坐了下来。

嵇康托腮靠近,“你希望我每日为你辅导功课?”

曹珉愣住,“怎敢劳烦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

“方才,你跟我说,你参悟不透?”嵇康貌似挺困惑地复述她说过的话。

曹珉犹在挣扎:“那是因为……我这个人吧,耐心不够,读过一遍不求甚解,若是认真读,就有可能,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所以,老师真不必替学生操心。”她说完又盯着那糕。

嵇康极有耐心道,“你手中拿的是什么?”

她不假思索:“《茶道》。”

嵇康抬眼,“明日此时,告诉我,你读了百遍后的见解。如何?”

曹珉一敲榆木脑袋,赶紧作揖:“多谢老师不辞辛劳,每日辅导学生的功课。”

一百遍是不可能的,还不如让他直接教一遍呢。

嵇康淡淡地赞了一句,“孺子可教。”

她欲哭无泪,“老师,您真……爱徒心切啊。”

这么一来,她要每日面对他,忍受那求不得之苦了。

他忽而又带点促狭,问她:“怎么一人落在此处?”

曹珉语气弱了弱,“学生好像走错房间了。”

嵇康若有所思,然后面无表情地起身朝门外走去。

曹珉怔怔地看着他洁傲的身影出了门,消失在左边廊沿,紧接着就听到隔壁房间的关门声。

她更懵了,再次环顾左右,那窗边的盆景所用玉石是大哥所赠,那架上摆放的毛笔还沾着胭脂,很多细节告诉她,这间房,应该是她住的地方。

所以,是嵇康走错房间了?!

看来,他也不是经常住在这里,这样她就放心了,既然不常来,那么他提出的每日教诲,也不可能实现喽,她自然不用日日面对他,饱受煎熬。她一边吃糕,一边得意地盘算明日跟谢苏去哪里斗鸡。

等她想了一半时,忽觉得不对劲。

嵇康住在她的隔壁?

换句话说,她和嵇康是邻居?

曹珉猛然想起大哥安排她转学时,底气十足的话:“阿珉定会和小时候一样喜欢的。”

原来,这便是大哥信誓旦旦的杀手锏。

第二天,谢苏告诉她,他昨晚散学时,亲眼看见老师令那两个太学生离开。他猜测,老师知道她在院子里,所以才叫他们离开,暗中助她。曹珉则认为是两名学子见到老师后自己害怕逃离的。至于那院门谁锁的,就不得而知了。但她怀疑是嵇康,虽然他可能没这么无聊。

曹珉和嵇康共处三清院秉烛夜谈的事很快传遍了太学。

三千太学生一片哀嚎,万千洛阳少女无语凝噎,志同道合的老友向子期犹不相信,他已经成了过去式。

叶上美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