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狗将军的上位宝典

奶狗将军的上位宝典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卷一)缘起10--江门七少,江潇第八

江淳和阿喃回去了。江涟也就拉着苏皖:“走吧潇儿,今天去七哥那住吧!”

江潇低着头:“不用了吧,潇儿去学房住就行,最近也一直住在那!”学房,在江家演武堂学习的不仅仅有江家直系子弟,还有很多旁系和一些挖门盗洞送进来的孩子,他们有一些家里没什么地位的就住在学房,一个只有两床土炕的大通铺。

江涟拒绝:“那怎么行,你是我江家直系的少爷,怎么可以住那种地方,走吧,和七哥七嫂回去。”

江潇愣了一下:“七嫂?”其实自己刚才就有点疑惑,这个女人到底是谁,竟然是自己的七嫂?连忙跪下:“七嫂不要见怪,潇儿给七嫂请安!”

苏皖有点慌,连忙把人扶起来:“乖,乖,不用请安,问个好就行,你们家规矩真多,动不动就要见礼,就要请安什么的。”

江涟笑了一下:“没办法,我们虽说是武学世家,却也是将门贵胄,规矩多也是常事。走吧,回去做饭,我也饿了。”

“做饭?不是去厨房吃吗?”这下换苏皖懵了,她可从来不学做饭,连火都没点过。她在家里的时候从来都是家里厨房做好了端给她,这不是大家族的常态吗?

江涟叹气:“行吧,我也不舍得劳动我夫人,我去做。你就给潇儿身上的伤擦擦药酒。”从柜子里拿出药酒递给人。自己就出去做饭了。

苏皖看着人去的背影,有点不信任的看着江潇:“那个,你七哥他真会做饭?”

江潇也有点尴尬的站着,点头:“是,七哥做饭很好吃,潇儿吃过。”

苏皖不敢相信,倒着药酒,拉过人的胳膊:“江家七少竟然会做饭?真是打死我我都不信。”拉开人的袖子,看见人胳膊上一道一道的青紫,蹙眉:“啧,打的真狠,你们家都是这么教育人的,就是打?你七哥今天……你快坐下,快坐!”拉过凳子,没脸继续往下说。

江潇伸着胳膊:“辛苦七嫂了。”轻轻坐在一旁。

苏皖擦着药酒:“七嫂有个问题想问问哈,唔,还是不问了,还是……”理智和好奇心在争斗。

江潇垂着眸子:“我知道,不是什么秘密,我是江家四爷名誉上的二儿子。但家里人认为我是娘亲和别人生的野种,所以……”

“江潇,你在说什么?”江涟的声音清晰的传过来,人却没出现,吓得苏皖手里的酒差点没摔了。

苏皖紧紧盯着门口:“他过来了?”

江潇低着头,苦笑:“没有,七哥听力很好,估计就是听到咱们的对话,他一向不喜欢我说这些事情,其实说不说的,家里谁还不知道……”

苏皖觉得自己好像又做错了事了,快别说话了,安安静静帮江潇的伤口擦药酒。很快江涟就端着四个小菜一壶暖酒过来了:“刚才听你们聊得很开心呀!”

苏皖一脸不算开心:“你都听到了还有什么开心不开心的,偷听鬼!”

江涟很冤枉:“我什么时候偷听了,是你们自己聊得声音太大好吧,我可不是像某些人趴在门口听。”

苏皖一记小眼刀杀过去:“我要生气了!我不吃了!”说着就站起来要出去。

江涟马上赔着笑,揽过人的肩膀:“好好好,是我错,我是偷听鬼,吃饭吧,吃饭吧,不是饿了吗?尝尝小将军的手艺?”

苏皖心里还是有点小确幸的,还是装着生气坐在了餐桌旁。

江涟给苏皖倒上一点酒,又给自己倒上一点:“给夫人赔罪!”轻轻碰杯。

苏皖拿起杯子,轻嗅:“这是什么?好香!”苏皖也算是阅酒无数但是她却不知道这是什么酒。

江涟浅酌一口:“这是絮儿亲手酿的,听说对身体很好,喝这个不会和她给我配的药相冲撞,好像是叫醉花谷。”

听见絮儿的名字,苏皖就觉得这酒没那么好喝了,也就应了一声,不怎么搭话。

江涟自然也明白苏皖的意思,跟着补上一句:“千岁婆婆一脉是不会成亲的,她们都是圣女!”

苏皖的小眼珠转了一圈,回了一个“哦”拉着长声。心里也算是安了一些,这样就算江涟有意思,也不怕了。

江潇在一旁偷偷看着两个人打情骂俏,用筷子不停地扒拉着自己碗里的饭菜,反正先吃饱再说吧。

横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