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长相见

岁岁长相见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云汐宫是婉太妃的居所。先帝逝后,几乎大部分后宫女子都没能逃过陪葬的命运,可偏偏只有婉太妃留了下来,且一直安逸地居在云汐宫里,想来她的存在的价值和夏熙一样,不然早就被夏黎书除去了。

带路的宫女走在前头,看上去好似有些急躁,不过也是,她今日代表婉太妃的而来,却被佛了面子。可夏熙不是善良之辈,宫女即是宫女,不是因为你是哪个达官贵人身边的红人你就有了和正主一样的傲气,除非你靠自身的才能当上了人上人,否则可没有和主子置气的资本。

云汐宫的人来时是辰时,但此刻已经接近午时,既然都已经怠慢了婉太妃,她也不在意是否再慢些了。想罢,夏熙的脚步又慢了些,而且还时不时手握成拳抵在唇边轻声咳嗽,倒是有几分娇娇欲滴的模样。

“桐儿,来扶下我罢。”她作势把小臂横放在桐儿身边,也许是横行霸道管了,桐儿竟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二话不说便搀扶起夏熙。宫女走在前头哪晓得后况,她拐过弯,似乎是没能听见后方的脚步声,便又十分不爽地折回头。

这一看可差点没把宫女气得火冒三丈,这公主说是随自己前去云汐宫,倒不如说是在游山玩水,赏花喂鱼,哪还有一丝迫切之意。

宫女抿了抿嘴,眼神有些幽怨,要换作别的妃嫔她早就不赖烦了,可面前的人是长公主,若是惹上了可没有好果子吃,虽说如此,但她的语气还是颇为不满地说道,“公主可快行,再这般下去,恐怕到末时才能抵达。”

夏熙虽是故意为之,可走到一半还是感觉到乏力,到底还是个娇生惯养的公主,只不过落了水,身体竟有些疲惫之意。若是得了空她定要好好调理这副身体,再学点扎实功夫,好在长公主臭名远扬,令人心生恐惧,且有先帝庇佑,若是有人存心找她麻烦估计早死千百回了。

“没办法,身子不太好,又落了水,宫女姐姐不会怪我吧。”夏熙笑眯眯地说问道,她的眼睛十分明亮,圆圆地笑起来甚是可爱,只是那双满是笑意的眼里却蕴藏着深不见底的寒意。

宫女忍不住缩了缩身子,想生气却又忌惮,只好一边带路一边又折回来等待,来来回回几次后,她们终于到了云汐宫外。夏熙自然感觉到宫女那灼热的眼神,若是目光能杀人,恐怕她身上早灼出个窟窿了。

夏熙轻叹了口气,神情多了几分真切,只见她用甜糯的嗓音道,“其实宫女姐姐什么都好,就是耐不住性子,走太快了,可怜我也得费劲跟上。”

说罢她又轻咳两声,一双无辜大眼睛望着她,那滞滞的眼神论旁人看了也生不起气来。宫女气窜心头,这速度还称得上快?恐怕放只水牛儿在地上都走得比她快些,还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真叫人愤恨,等这祸害走后,她定要在太妃面前参一本!

“噗呲,这公主实在可爱,倒是和印象中的不大一样。”花丛后凉亭处有人一直窥着,他玉面折扇潇洒一合,倒有一股风流倜傥的模样。他望着远处的倩影不由得笑着,一道幽深的目光射来,他立即收起来那像是花枝招展般的笑颜。

“所以你望了这般久只是看这些毫无营养的东西?”陆纪淮沉着脸问道,那双纤长的手指在石桌上一下一下地敲击着,声音有些渗人。跟了陆纪淮那么久,看那动作神态,李煜便知道他现在心情不爽。

李煜泄气地咂咂嘴,什么嘛!他只是想看清楚到底是怎样的倾世佳人能入面前这座阎王的眼,刚好在路上又碰见了桐儿,他自是认得桐儿这号宫女,毕竟当初那落水女子就是这宫女喊人带走的。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没想到落水者居然是长公主,啧啧啧,可不得不说陆纪淮的口味有些重。

陆纪淮撇了他一眼,又把目光移向了花丛外某处,最后收回目光起身离开。微风卷起了他衣摆,卷走了他的身影,他的余温,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夏熙被宫女带进了偏院,桐儿倒是被留在了云汐宫外,也不知道是何意。桐儿倒也没有恼怒,只是心里更加担忧公主。公主和婉太妃除了宫宴和一些节日上有过几面之缘外几乎没有什么交集,先皇逝后更无。而此番云汐宫把她禁足在宫外,独召公主前去,显而易见是想要对公主做些什么。

毕竟全宫中都知道长公主狂妄自大不好招惹,还得靠她身边的桐儿提醒和收尾,没了她,公主就像没了左膀右臂,别人使点招便会上当。

也不知晓公主此番如何了......

乐以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