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不轻狂

第42章 探查

坐在沙放上萧湛观察着文墨的屋子,一屋子灰黑的色调,墙壁不是雪白的,微微有些米黄的色调,在灯光下整个屋子有一种清新朦胧的感觉,没有文墨谦那里那么强的对比和线条感,身处其中,这里更加的温馨、舒服,整个人都感觉很放松。

整墙的木架引起他的注意,一些石头、海螺、贝壳、随意摆放着,几盆多肉颜色也是浅灰色的,靠近下层的是文墨的随笔画作,灵感来了想到哪些好玩的,她都寥寥几笔画下来,就像做笔记那样,旁边还会标注一些文字、日期。

整张大地毯很厚实,光脚踩上去很舒服,一张矮茶几,落地靠椅,可以想象她慵懒的坐在这写写画画的情景。文墨确实挺会享受这样的轻松随意的生活。

旁边还有一摞杂志,萧湛抽出一本随意翻阅,发现里边有一板块故事插画很有意思,是连载的,正好有时间,他将那故事插画一口气看完,觉得真挺有意思的,这位作者应该也是一个有着有趣灵魂的人。

灶台前文墨又从新做了月亮的加餐肉,翻看冰箱还有牛肉、青椒和一把红薯叶、西红柿,简单的做了个青椒牛肉、蒜蓉红薯叶、西红柿炒蛋。

想着宁静林应该结束了吧,电视声音太吵了,文墨关了电视机,将饭菜端上桌,简单的三个小菜,萧湛走过来正好看见文墨在盛饭,她仔细的刮锅内壁,直到挂的一粒不剩才罢休,不禁觉得好笑,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她如此认真较劲的做一件事。

看着桌上三碟小菜,萧湛有些意外,还以为今晚会是一顿鸡蛋面条呢。“我平时都是一个人很随意,冰箱没有什么菜,就将就一下吧。”

“不会看起来很可口”

“开动吧,米饭限量供应,呵呵”

两人正吃着饭,突然听见隔壁有电话铃声响起,一阵听不清楚的说话声后,感觉对面的门被打开,有脚步声急匆匆的下了楼,一会儿门被重重关上,又是一阵下楼的脚步声,是高跟鞋的声音。

文墨回头看了一下,对着萧湛耸耸肩:“看来出去了,今晚不用被打扰了。”

“你经常被打扰吗,怎么还住这里?”

“懒呗,看上了住进来了就不想挪窝,呵呵,对门住的也是个女生,来的第一天就认识了,人很热情,是个好邻居。”

文墨又回头看一下门口,怎么好像门下有东西?走过去开门捡起来,是一张纸,她回来的时候好像没有的,会不会是萧湛说的线索?

“萧湛你看看,是不是你说的线索?”

萧湛接过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城南密林茅屋,应该是情急之下写下来的,字迹很潦草。

“是线索,不过很模糊,刚才才发现的吗,我们找的时候,没有找那里吗?”

“没有,不过我确定我回来的时候是没有的,这里是顶楼,只有两次脚步声,你们的线人就是刚才对门屋里的其中一人!”

“看来没错”

“男的女的你知道吗?”

萧湛摇摇头,文墨很是郁闷,来受命来接头怎么连这点信息都不给他,城南密林茅屋,也不知道地图上边能看到的详细程度有多少。趁着萧湛打电话,文墨打开电脑查卫星地图,这里临近边境,城南密林十分宽广,一间茅屋,形同大海捞针呀。

小城的夜市还是热闹的,各种小吃小摊都在晚上营业,很多人在下班后出来聚一聚,小吃摊上食客爆满,热闹非凡,文墨带着萧湛走街串巷熟悉这里的街道地形。

来这里几个月了文墨也没有好好的逛一次夜市,在夜市找不到个好位置,两人点了许多全打包,这会儿手里拿着一大把烤串和各种小吃,吃的不亦乐乎。

走在灯光有些昏暗的河堤休闲跑道上,吹着风,感觉很惬意。突然身后一阵急切的喇叭声“让开,前边的让开!”“哈哈哈,快点,再开快点!”,萧湛拉着文墨赶紧避让,在跑道上的人纷纷躲避,一些人大声呵斥、咒骂着,这里是休闲跑道,是不允许车辆上来的,刚才那几个小年轻却开着电车在跑道上横冲直撞,非常危险,幸好没有人被撞到。

本该还在校园学习的年纪却好吃懒做,做无业游民,也不知到那帮小青年去哪来的收入,有时很晚了,文墨在加班赶稿的时候听见围墙后有哪些电动车,伴着疯狂的笑声叫喊声呼啸而过,那些改装过的电车速度比得过摩托车,听到都感觉心悸。

“怎么有一股怪怪的味道?”在那些小年轻过去之后,文墨嗅了嗅,尽管手里还拿着小吃,但是那股味道真的从来没闻到过,还有些怪怪的。正在吃东西的萧湛停下来认真的嗅了一下,眉头紧皱,这是吸食毒品的人身上会有的特殊气味。

“要不要报警?”文墨听萧湛说了以后,很是吃惊,萧湛没说话,拿着手机到僻静处打电话去了,文墨也没了吃东西的兴致。

两个慢慢走回去,经过小吃摊时依旧很热闹,与些人甚至喝高了,高声阔论,还有一些年轻人,甚至未成年的小年轻,玩游戏、拼酒,萧湛想起刚才骑车过去的几个小年轻,深深叹了口气,深感无奈。

回到门口文墨发现宁静林的的门是微微打开的,里边没有开灯静悄悄的“宁静林,你怎么不关好门?你在里边吗?”,安静让文墨有些紧张,打开手机灯,推门进去,又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赶紧找到开关,打开灯就被屋里的情景吓到了。

房子里一片混乱很多东西掉在地上,厨房有几个碗碎在地上,灶台和地上都有血,房间的床上一片狼藉,床单上也有血迹。文墨拨打宁静林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恐怕是出事了。

萧湛报了警,很快警察来了,现场拍照取证,向邻居询问,还调取小区监控录像,然而老旧的小区,监控设备少得可怜,有几个还用不了,得到的录像十分有限,文墨却注意到了有一辆豪车,就是上次在楼下看到的那辆,因为太闪耀,简直过目不忘。

但是影像模糊,没有照到车牌,不过有了这条信息,萧湛他们就能调取系统监控跟踪调查那辆车的行踪,希望有用。

配合了一晚上,文墨有些疲惫的开门回家,心里乱糟糟的,宁静林不会就是那个线人吧,现在不知道人在哪里,是否安全。

萧湛回来,看着文墨欲言又止,应该也是得到了确切的信息,但是他觉得文墨不应该被参入这样危险的事,最后安慰她几句,终究没有告诉她,一会儿跟着警方出去了。

事实上宁静林就是那位线人,她被人设计踏入的特殊行业,虽然自己独立住房,却受人控制,她的弟弟就是因为毒品失去的年轻的生命,她是有机会逃脱的,但是想到惨死的弟弟,她在偶然的机会做了警方的线人,周旋在那些人中。

最近她终于接触到了比较中心的人物,向警方发出信息,那些犯罪团伙做事时分小心,隐秘,并且那个人身边时刻带着保镖,她在的时候时刻都在监视之下,隐忍了那么久,关键时候得不到准确的信息,心里十分着急。

方才她冒险试探被对方察觉,直接被带走,现在被蒙着眼睛,双手被绑,她自己也不知道在哪里,腿上还有被划破的伤口,没有得到处理,幸好血已经止住了。

“啪”宁静林被摔了一巴掌,脸火辣辣的疼“小林,说吧,刚才是要给谁递消息呢,嗯!”

“莽哥!我没有你放了我吧啊,我真没有,我跟了你这么久你还不了解我吗?”

“莽哥,别听她狡辩,她电话刚才响了,应该是她朋友,看看,好几通呢?还是我的一个‘熟人’,莽哥,这次看住她的事就由我来办。”

“好林强,这次你若好好表现,离开这小城的事,莽哥答应了,哈哈......”

“你们干什么,把手机还给我,还给我!”宁静林扭动身体要站起来,林强直接踢倒她:“宁静林没想到啊,你居然认识文墨,这次谢谢你啦,文墨和你你们都跑不掉!”

宁静林害怕了,一定是文墨回家发现她家的异样,文墨可一定不要上当受骗,宁静林心急如焚,也无计可施。

如果文墨在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林强就是林爽的父亲,这个团伙小头目看似有些唯唯诺诺,实则凶狠异常。他一直把林爽的死归罪给学校,特别是上次文墨和季老头让在亲戚面前丢了脸,那无法动用手下去教训他们,是因为风声紧,莽哥管得紧,现在机会来了,他无论如何不会放过。

第二天上课的文墨心神不宁,想到明日就是周末,萧湛说过那希望毒贩有动作,想到河堤跑跑道的遭遇,心里很担心,毕竟犯罪分子在暗处,他们也不知道对方是那些人,会藏匿在哪里。

期间又拨打几次宁静林的电话,都是通的,一直没人接,她直觉宁静林出事了,那种感觉和当时听到文墨书求救电话后的感觉一样,会令她想起张瑶举起藤鞭打在身上的感觉,非常难受,无法解脱。

林强看着显示来电的手机,脸上显现残忍的笑容:“文墨,好戏要开场了,呵呵呵......哈哈哈哈.....”

“叮叮”是短信的声音,是宁静林号码发来的信息:文墨,想要见到宁静林来晚上8点到城南密林旧铁轨位置,别妄想报警,否则我们立刻撕票。

文墨立即打电话过去,对方马上挂断,再发过去已经关机,文墨无法跟踪定位手机的位置,看来对方也很聪明,防备着他们有可能用这一手。

对方既然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文墨心里猜想,要不就是宁静林存的号码联系人是她的名字,要不然就是对方有人认识她,到底会是谁?

独自一人前往明摆着送死,文墨联系萧湛,把情况告诉他,警方也在追踪,人员时刻待命,等待行动。地图上显示,密林边上有一段旧铁轨,已经弃用很久了,警方想派人前去侦查,但是对方一定会派人警惕的。文墨自荐前去,对方约定好的时间是晚上8点,现在是下午,提前过去应该可以。文墨化了妆,戴上假发,萧湛不放心,他不是L县的警察陌生面孔过去被发现也能圆的过去。

两人开着警方借用的私家小车来到铁道旁,周围荒无人烟,进森林只有车轮印压出来的路,也不知道能通到哪里,越往深处树木越茂密,树下杂树杂草也越多,完全看不清里边的情况,用无人机更不可能了。

忽然听到摩托声从树林里传出来,不一会儿有几个小年轻骑着山地摩托从树林里出来,沿着铁轨外一路开去,见到文墨他们的车停在远处,那几人嘀咕一阵子,改换路线朝这边开来。

“怎么办?”眼看着就到了,文墨抱过萧湛的肩颈亲了上去,几个小年轻在车窗外看了看,起哄吹起口哨,其中一个对着电话说:“林哥没事,刚才看到的车里边一对野鸳鸯,在偷情呢,对,没事,我们这就回去,好。”

“呜呼!~哈哈哈......”摩托车队闹哄哄的走了,文墨放开萧湛,两人尴尬不已。“那个萧湛,刚才是紧急情况,你别介意啊。”

萧湛脸红不说话,怎么他总是被女生那样呀,丢脸,丢老脸了。“怎么不说话?都说是紧急情况了,我还是第一次呢,本来我可不想就这么送出去的,你还不乐意啊?”

萧湛红了老脸:“文墨,不是我就是有点怔住了,对不起,看来他们就在林子不深处,我们回去吧,利用系统查一下,做好准备你在过来。”

“好吧,别告诉西西啊,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OK ?”

“好。”萧湛点点头,心道“这和曹西西有什么关系。”,两人开始返程。

是蔚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