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总想修仙搞事业

第35章 红梅宗师当众杀人

李府上下披麻戴孝,一片缟白。

叶清羽和柳微风刚到李府门口,李府的小厮大叫了一声,立马往回跑。

不过片刻,一大群人轰轰烈烈的举着锄头扛着铁锹一涌而出。两人还没搞明白状况,就开始有东西砸过来了。

叶清羽连忙开了一道保护结界,那群人靠近不得。

“你们还敢来,小姐都被你们害死了!”

“为小姐报仇!”

“修仙的滚出未央城!”

一呼百应,一拥而上,谩骂声不止,铁制的凶器砸在结界上。

叶清羽举着折扇维持着阵法,另一只手塞给柳微风一张瞬息符篆,“你先去城主府,这里交给我。”

“好!”符篆燃烧,阵法启动,柳微风当场消失。

叶清羽收回禁制,那群人没了阻拦更是疯狂。朔望倏地出鞘,剑气横扫一片,众人直接被击了出去,摔出数尺。

红梅折扇被插在了腰间,朔望提在手中。剑尖与地面摩擦,迸出微小的火花。

“要不你们先冷静一下?”叶清羽道,周身释放出了强烈的威亚,众人动弹不得,一身红衣在一片素缟中格外醒目。

“我杀过人,我杀人全凭心情,你们可以试试惹恼我。”

叶清羽的声音清冷好听,然而在他们耳中却仿佛恶鬼临世,残虐屠杀前的最后一句诅咒。

“妖女!你会遭到报应的!”

叶清羽嘴角微微勾起,手起剑落,说话的那人已经身首异处,温热的鲜血喷溅到了缟衣上,绽开了数朵血色的梅花。

所有人都噤声了,眼前的这人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叶清羽如鬼魅般的声音再次传来,“九尊阁都不敢拿我怎么样,我会有什么报应?”

杀鸡儆猴果然管用。这些人终于安静了,一个个低伏在原地,不敢抬头。

叶清羽手里的折扇慢慢摇着,“我来问你们几个问题,都要如实回答。如果有一句假话,这个就是下场。”

众人点头如捣蒜,“叶仙师请问,我们一定知无不言,不敢欺瞒……”

叶清羽把朔望收了起来,“第一个问题,你们小姐到底是怎么死了?”

“在各位仙师走的第二天,小姐一直在找叶仙师您,府中找不到就要上街去找,后来被家主责骂关回房中,当天晚上就跳井自尽了。”

“第二个问题,你们家小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疯魔的?”

“从华凉宫回来以后就疯魔了。”

立马有人反驳,“不对,小姐之前就是疯疯癫癫的,家主一直把小姐关在房里。”

“不能说……”声音很微弱。

“什么不能说?”叶清羽皱眉。

修仙者的五感要更加敏感些,纵使那个人声音很小,叶清羽也是听得清清楚楚。

叶清羽把那个人揪了过来,“说吧,知道什么说什么。”

那人直冒冷汗,“小姐的疯魔之病是娘胎里带出来了,与华凉宫无关。华凉宫辜负了小姐,必须要付出代价。”

“解释一下,什么叫华凉宫辜负了你家小姐?”

“之前小姐被拐了,是华凉宫的少宫主把我家小姐送回来了。少宫主对家主承诺会找照顾小姐一辈子,可是没过多长时间小姐就被少宫主抛弃了。我家夫人气不过就去找华凉宫理论,也被华凉宫赶了出来。”

叶清羽皱眉,“这跟幻月山派有什么关系?”

“家主说,幻月山派跟华凉宫是一个路子的,既然幻月山派要掺和这件事,谁也别想脱身。”

叶清羽点了点头,把那个人丢了回去,“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李家主在哪?”

“我家家主在城主府。”

“很好。”叶清羽满意点了点头,撤去了灵力压制,“你们可以走了。”

那群人飞快爬了起来,头也不回的跑回府中,禁闭大门。

叶清羽轻笑了一声,却见云鹤站在身后不远的一个地方,脸色发白,“红梅长老……”

叶清羽有些慌乱,刚刚的一切他都看见了?!

云鹤惊魂未定,“您刚刚……”

叶清羽攥紧了手里的折扇,故作镇静道:“就是那样……你不用担心,我并非丧心病狂……我不会对幻月山派动手的……”

云鹤拜了一礼,“师尊与花师叔在城主府等您,李家主把所有的事情都招了。”

“嗯。”叶清羽应了一声,没有下文了。

叶清羽走在前,云鹤远远的跟在后面,两人之间距离十尺。叶清羽也不放慢脚步,云鹤也不着急跟上。

到了城主府门口,年迈的城主出来亲迎,“红梅宗师亲临小城,在下有失远迎。”

云鹤默默站到柳微风的后面,惨白的脸色还未恢复正常。

花如月低声问道:“怎么了?”

云鹤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出声。

为什么红梅宗师能被称为“天下第一大宗师”,光凭实力是远远不够的。其手段狠厉,冷血薄情,这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云鹤一直紧紧跟在柳微风后面。

叶清羽坐在柳微风的旁边,云鹤就离得远远的,和红梅宗师保持距离。

告别城主府后,三位前辈上了马车后,云鹤主动出去驾车,马车在大道上疾驰。

这下就连柳微风也看出什么端倪来了,“清羽,云鹤可是得罪你的?”

叶清羽低着头,呆滞的盯着手里的折扇,“他看见我杀人了。”

“红梅宗师杀人不是常事吗?”花如月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叶大宗师也别太自责了,云鹤毕竟年轻,自然是不知道你当年那些‘英勇事迹’的。等他见多了,也就没事了。”

在外面的云鹤听到这句话陷入了沉思,红梅长老经常滥杀无辜吗……

柳微风问:“我看云鹤被吓得不轻,你到底做什么了?”

叶清羽道:“我动手杀了李府的一个小厮,被少掌门看见了……”

花如月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是他们先动的手,你这也不算滥杀无辜。”

云鹤问了一嘴:“在红梅宗师的完全压制之下,杀害手无寸铁之人,这也不算滥杀无辜吗?”

柳微风道:“错了就是错了,不会因为弱小就无限包容。你只看见清羽杀了人,你可曾看见他们围攻清羽的时候?”

苏家七公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