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要逆天

贵妃要逆天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2章 水上城淄涪

第262章:水上城淄涪

于然笑容灿烂,摇着那画着罂粟的红扇子向慕如烟走来,手里还拿着套紫色的衣服。

“穿上吧,你过关了,徒弟。”于然给予了慕如烟肯定。

慕如烟眼中泛泪,接过那套衣物和毛巾,恭敬道:“师父也是为了徒儿好,徒儿感激不尽。”

于然笑了笑,不想继续客套下去。

“一换好衣服便来吃饭吧,吃过饭后,也该教你些东西了。没有可以浪费的时间了……”没等慕如烟回话,于然边走了。

终于开始了,孔染心!你且给我看好了!这次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慕如烟内心很是高兴,换上衣物,要学习毒术,让她内心雀跃。

近淄涪城处。

雷国虽国土面积辽阔,但国都靠南,淄涪城里的并非很远,南下五日不到便可到达。

云启一路精神萎靡,连马车夫都不禁担心起来。云启也拒绝马车夫说要开大夫的请求。

一马车夫劝道:“云大人现在可是为皇上卖命,切不可在路上就病倒啊!……”

云启微笑点头,说道:“所言甚是,是我疏忽大意了……”

快到淄涪,云启便写了封信,让晴送回国都,说明自己现在已经临近淄涪,切勿担忧,快则半月不到便能成功返回国都。

“嗯——你的身体很是奇怪,在下行医这么多年,你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是老夫没用,不知你是什么病状,暂且给你开点补身子的药罢。”

那白发医者摇摇头,表示自己也是无能为力。

云启自然是知道自己什么情况,微微一笑,说道:“那么就谢过大夫了,这些给你。”云启递给大夫一包银子,继而说道:“一会就跟他们说我无碍,免得大家担心。”

“这……”那白发医者有些为难,是自己医术不精,现在还要跟别人说他无碍,这样有违背他的医德。

云启将钱袋塞进那白发医者手里,说道:“我自知我命不久矣,但我希望,让我的家人不察觉到,求您了,大夫。”云启声音有些哽咽,握住白发医者的手,请求道。

白发医者隔着黑纱看不清云启的脸,但从语气中可以察觉到,云启是真心想求助此事。便点点头,说道:“好吧,但你要吃些补药。”

云启笑着点点头。

待那白发医者开好补药后,白发医者突然呼吸一窒,瞪大双眼,脸上由青到紫,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云启的脸上有些阴森,喃喃道:“知道太多了,也不是件好事。”便转身离开。

淄涪城。

一茶楼雅间内。

“王大人,想必知道我来找您有何事吧?”雷熙抿了口茶问道。

王大人是淄涪城的太守,也是雷熙势力的人,雷熙来此也是阴谋策反。

水上之城淄涪,由于湖泊河流众多,河流分支和主干流纵横交错,由于一张大网铺撒在淄涪城,这路的交通工具都为船。

你可以在这看到在船上贩卖商品的小商小贩,是个易守难攻的重要地段。先帝本想定都于此,但由于水流众多,不好建造宫殿,只好作罢。

要是雷熙势力的攻势从这里开始,不出意外还真的可能会攻向国都。

王太守早就做好准备,一开始以自己太守的身份压榨底下的老百姓,都说是当朝皇上的意思。

民意渐渐开始有所偏差,市民里都有些悄悄说皇上坏话的声音。

王太守听后也没有指责他们,反而皱着眉说道:“没办法,我们是朝廷命官,这是一定要遵从的,你们还是不要说的好,毕竟要是被有心人听了去了,可是要砍头的。”

王太守用着从百姓那压榨而来的钱财来假意帮助那些困难的百姓,说这是攒的一点点小钱。

光是这样是不能完全瞒住的,毕竟淄涪人口众多,来来往往的人流众多,城里有着许多天南地北来此行商的人。

如何瞒住这么多年?那是因为淄涪城附近城的太守也早已被王太守拉拢,成为雷熙的党羽势力。

雷熙也承诺,要是自己当上皇上,定不会忘记各位所助,大家以后升官发达。权钱都不成问题。

这样的话,哪个官员会不心动?他们可不想一辈子就当个太守,人的野心可是很可怕的。雷熙正是利用这点,将他们内心的防线一一攻破。

这也是雷熙厉害之处。

“皇上,一切都准备好了,何时开始起兵造反?”王太守毕恭毕敬道。王太守喊雷熙为皇上,意图甚是明显。

雷熙嘴角上扬,雷熙挥了挥手,示意不可轻举妄动,说道:“不可如此,现在还不是时机,不可轻举妄动。现如今我们先从一些偏远城去,开始暴乱。”

“暴乱?”王太守本就性急,不明白雷熙的意图。

雷熙点点头,扶了扶额,眉头微皱,说道:“没错。现在我们虽有一些兵力,但还是不足以与朝廷抗衡。我们应该做的是设一个全套,让他们跳进去,还误以为我们无能。”

雷熙奸诈地笑着。

王太守不懂,也就直接说出来:“臣愚钝,还是请皇上明示。”

雷熙轻蔑一笑,托起下巴,向王太守解释道:“记得在淄涪城以东有三座小城,名为亳阜城,滁嶙城和樾町城。可以让那些百姓先从那里开始暴乱。”

雷熙抿了口茶,继续道:“暂时还不可暴露我们的主力在此,让朝廷军队先在那三城周旋。随后我们再从淄沛城开始进攻。再派一支队伍支援那三城,双面进攻。”

王太守恍然大悟,一时间被雷熙的妙计愣了神,在闹内构思一会,不禁拍掌夸道:“妙哉,妙哉!皇上真是好计策啊!”

雷熙很是喜欢王太守的夸赞,笑着喝了口茶。随后又向王太守嘱咐道:“切不可轻举妄动,一切听我指挥。”

王太守行过一礼,毕恭毕敬道:“属下明白!我等听从皇上之令。”

雷熙的嘴角大幅度的上扬。王太守先行告退,正要走出门时,雷熙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雷吩咐道:“过几日,我一位贵客。”

王太守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上前交给雷熙一个镶着金边的木牌,上面刻着“散”。王太守解释道:“只要皇上陛下出示这张牌,在这家酒楼的人自然会清散所有顾客。”

雷熙点点头,仔细端详着这块木牌,摆摆手,示意让王太守可以退下来。

王太守会意,退下,亲自拉上门。

西乙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