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山诡事

第2章 山里的规矩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一同前去的竟然还有Leonie!

Leonie一身迷彩,高挑的身材显得英姿飒爽,本来郁闷自叹倒霉的同事都一个个激动起来。

Leonie走到我身边,递给我一把军刀说:“李,能为我在前边开路吗?”

我顿时傻眼了,这不是要把我推到风头浪尖上吗。

虽然明知下场会很惨,可能潜意识对这个美人无法抗拒,我竟有一种窃喜的感觉。

最终理智战胜了欲望,我拒绝了Leonie,Leonie有些不相信的看了我一会,我忙躲开她。

领路的山头年纪很大,大约六旬左右,头上盘着布巾,抽着不知什么烟草的旱烟,很好闻。

一路上同事们给Leonie献殷勤不断,我只留在山头身边左右,一路上给山路让烟递水。

走了一上午崎岖的山路,大家也累了,山头决定在这吃晚饭再继续。

趁大家休息的功夫,我给山头塞了两包红塔山。

山头窃笑,说:“你这娃娃倒有意思嘛,说说看,有啥子需要老汉帮的。”

我没什么需要他帮忙的,但他开口了,我必须给他个机会偿还我,于是,我要过他的旱烟抽了一袋。

烟很烈,但抽进肺里非常爽!喷出的气都是香的!

我赞了声好烟。

山头满意的点点头,指着左边七步左右的距离说:那子有棵紫色的草,以后见了多嚼嚼哦!

对于山头的话我深信不疑,每个山把式都有自己的独门秘方,特别是四川这边,山连山,没有几道秘方根本称不起门头。

我忙摘了点紫草,放入嘴里。

辛辣,呛得我流眼泪,但我忍住了,就是这点紫草让能活到最后!

猴子,尖嘴猴腮,我搭档,最喜欢收集八卦。

大猪,朱自通,道具师,一个大胖子,最喜欢拉着小演员妹妹看手相。

一个贱样一个胖子,当然也被派来干苦活。

我们这行人,除了资格最老(能力低)的副导带队,其他没一个算得上精英的,也包括我,我只是编剧助理,又不是编导!

山里的蛇虫真多,前边忘说了,是夏天,特别出汗后,一种小虫子围着你飞,似乎我身边没有一只小虫子飞。不知道是黑八的黑蛆虫的功效还是老山头的紫草起的作用,总归,我没受到侵害。

Leonie很细心,看了一圈,除了山头和我外,其他都或多或少被小虫侵犯。

Leonie问我,为什么她喷了花露水还是不行,我笑了笑,说不知道。

Leonie跟我走一起,说靠近我虫子就没了,我苦笑下,没说什么。

直到晚上,山头选了处地方,我们开始扎营。

我看山头没有带任何东西,就好奇,问他晚上怎么睡。

山头笑了笑,说他在山里过了大半辈子,这些山就像他丈母娘,要啥就带给啥。

吃过饭,同事们陆续开始休息,外边蚊虫太多了,不然都出来吹吹风凉快凉快。

突然!一声大叫,我忙跑过去看。

冲进发出声音的帐篷后,我傻眼了!

Leonie穿着内衣……

Leonie大叫,指着照明灯附近。

我一看,吓了一跳,一个乒乓球大小的蚊子!

蚊子也好,内衣也好,都让我大吃一惊,帐篷外陆续的脚步声,让我知道再晚一会就说不清了!

忙让Leonie穿上衣服,Leonie也知道接下来会尴尬,忙穿上衣服跟我出去。

山头问我们出什么事了。

我说一个大蚊子吓坏姑娘了。

山头笑了笑,问我多大,我用手比了比,山头又笑,说你们见的蚊子只是小崽儿哟。

我问山头,那小崽儿咬一口严重不。

山头说咬一口事不大,在家痒十天半月就下去了。

Leonie再不敢回帐篷了,问山头有什么办法驱蚊没。

山头看了看周围,说他年纪大了,以为我们这些城里人带的有驱蚊药水,就没准备东西,现在周围也没什么合适的东西,最后让我们将就一夜明再说。

Leonie一听就开始苦恼。

美人泪,最凄魂。无奈,我把衬衣脱下给她,告诉她穿上蚊子就不咬了。

Leonie开始不信,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一穿,身边的蚊虫立马飞远了。

山头看到后问我是不是有人送我什么东西了。

我如实回答了山头,山头笑了笑,说我这个娃娃人缘挺好的嘛。

Leonie穿着我的衬衣,我赤裸着上身,俩人围着篝火聊天。

聊着聊着我犯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一醒,感觉右胳膊没知觉了,一看,Leonie竟然躺在我胳膊上

头不敢乱动,怕惊醒怀中美人,却听到山头的声音:“你这娃娃不止人缘好,女人缘更好哟。”

我颤颤笑了笑,慢慢抽出手臂,这时,我发现Leonie的睫毛动了动!她醒着的!

为了避免尴尬,我忙问山头我们还有多远的路。

山头说他不知道我们要的什么场景,这个要问我们的副导演。

我忙去找副导演,却听到帐篷里有女人说话声:“许导,您可一定要让我做女二号啊。”

副导演粗重的呼吸后,喘着气道:“一定一定,那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吗。”

我忙慢慢退了回去,看透不说透,饭碗留得住。

等副导演起来后,大家也陆续起来了,副导演跟山头商量了下,让我们分两队,按着本子要求的场景寻找下。

山头提议,让我带一队,他带一队。

于是,我、Leonie、猴子、大猪、还有一个女演员就出发了!

山头临走时送我一句话:山里有山里的规矩,只要你不想破坏它,那你就没事。

对他的话,我没太在意其中的含义,我只是把这句话改了下,改成了“做人、做事都有规矩,只要你不破坏,那你就不会被淘汰。”以后备用。

猴子和大猪一路上叽叽喳喳的,时不时说有野猪有狼吓唬演员小美。

Leonie则把我的黑衬衣系在腰间,黑色的衬衣像裙子一样,显得凹凸有致。

天热,背包里主要背的都是水,还有少量的盐、食物。

走了一上午,也没发现适合拍戏的场景,大家都开始抱怨太累太热,我细心的把他们丢掉的矿泉水瓶装进背包。

猴子取笑我拾破烂的,我笑笑没反驳。

这时,树林里突然传来一阵“沙沙”声!

前方的灌木开始摇摆,似乎有什么东西碰撞到它们!

小美开始害怕,惊叫起来。

猴子和大猪一个比一个娘们,互相往对方身后钻,这时我感觉有人抓着我的胳膊,一看是Leonie,小脸惊慌失措。

说实话,当时我也很害怕,但我脸上很震惊,轻轻推开Leonie,捡起一块石头用尽全力丢向灌木抖动处。

只听到一阵杀猪般惨叫声,原来是头小野猪……

奔走了一天,除了跟Leonie亲密接触(翻山涉水时拉她一把)过几次外其他一无所获。

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了,我们开始往回赶,天黑前必须回去,否则后果严重!

猴子和大猪似乎并不着急,围着小美调笑呢,我猜他们有美相伴,有些乐不思蜀了,换做平时我不会干涉他们,但现在不同,山里的夜晚步步充满危机。

我催促下二人也不着急,这时,一条黑黄相间的大狗一闪而过吓了我们一跳!

狼!

山里除了猎户的守山犬,唯一跟狗接近的东西就是狼!可现在哪有天黑上山的猎户呢!

狼的出现没带来什么危险,反而帮助我催促了那两个色鬼。

回去的一路,Leonie紧紧抓着我的手,显然她很害怕。

回去时,天已经黑透了,山头站在路口张望着,我心暖了。

忙给山头塞了一条烟。

山头乐呵呵笑着,问了问今天有没有遇见什么事。

我把野猪崽子和狼的事跟他说说了。

山头听完脸色突然变了!

我意识到事情不妙了!

山头拉着我胳膊往上抬,鼻子凑到我咯吱窝闻了闻,说:“娃娃儿,你有多久没有碰女人了?”

Leonie就在我旁边,我不由脸一红。

山头看我没回答,语气加重,又问了一遍。

我这才回答他,已经有半年没碰女人了。

山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掏出一包东西,问我要了瓶水倒进去摇了摇,让我涂在身上。

我不解,问他是做什么,山头没回答,掉头往营地走。

我忙把水涂在身上,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涂身上后有点痒。

Leonie这时问我是不是单身?

我心一动,但很快否定了她对我有意思的想法,毕竟,身份相差太大……

狗血的爱情剧年少时看过很多,后来加入了AV大军,以至最后修炼五龙盘柱神功。对于Leonie的问题,我感觉有些好笑,我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山头似乎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第一次见猎户的刀,准确来说是山头的刀,很奇特的形状,长约40厘米,刀把约10厘米,呈弧形,刀头有倒刺型的刀刃,给我一种劈骨刀的力感。

我忙问山头是不是我今天坏了山里规矩?

狼小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