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师父开始的影视诸天之旅

从师父开始的影视诸天之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7章 乾坤日月刀(下)

只听得王延松说道。

“这事却是与那耿良辰有关。”

听到这郑山傲却是面色微变,然后有些诧异地说道。

“王兄弟,你不会也是想让我同意使手段吧!”

听到这那王延松却是摇了摇头,然后说道。

“郑大哥你是了解我的!这般行径我却是做不来的。”

听到这,郑山傲才是点了点头才说道。

“那你要说的是什么呢?”

这王延松此时却是说道。

“郑大哥我想保住那耿良辰。”

听到这时,郑山傲却是觉得奇了。

毕竟就他所知,今天这王延松才被踢了馆,虽说他知道自己这个王兄弟是个讲究人。

可是也不应该到了这种程度啊!还专门为踢了自家武馆之人来说情。

却是郑山傲也是有些好奇地问道。

“为何王兄弟你突然就想为这耿良辰说情呢?”

那王延松却是说道。

“今日与之交谈,才是发现这小子竟是可堪宗师之资啊,故而才想像郑大哥求个情,毕竟好歹他也是出身我天津。”

听到这,郑山傲却是更加好奇了,宗师二字可不是一般人担的起的。

对于武术的要求就别说了,毕竟你若是不能于武道一途走到极致,又怎配称的上一个宗字?

而且光是武力过人也是称不得宗师二字的。

宗师、宗师,不仅要求武力无双,更要德行与作为。

所以未于武术一界做出什么大贡献,这宗师二字也是称不上。

郑山傲承认在这个年纪有这般功夫确实是可怕,但是这却不能代表着其以后就一定为武术一道开拓出什么新局面。

故而郑山傲却是又问道。

“那你且说说,这耿良辰凭什么称得上你这般推崇?”

而王延松听到郑山傲这般问,也是将那宁远对于天津武行的看法,以及其为何要接着踢馆的那些话语给一并说了出来。

而那郑山傲也是静静地听着,可是越听他就越不能平静,直到那王延松将这宁远所讲之话讲完。

这郑山傲才是惊喜地说。

“重症就得下猛药!好一个重症就得下猛药啊!”

“可惜其不是我天津武行弟子啊!”

说完这后一句,其本来有些喜意的面容却是又有些苦色,最后却是只能化作一句哀叹。

而另一边的王延松听到郑山傲的感慨虽然也是心中也是感慨莫名,但是他终究是没有忘记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

只听得王延松又说道。

“不知郑大哥是否能留他一身武学,毕竟说到底他也是我们天津人。”

而那郑山傲听到王延松这么说也是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这样的人物我可舍不得让其白白废在我们天津自己人手上的,你且放心,到时我自会留有分寸的。”

听到这句话,王延松也是心满意足地说道。

“郑大哥果然还是与当年一般有着大格局啊!”

而郑山傲听到这也是轻笑说道。

“倒是我没想到,王兄弟你却是我天津武行少有的明白人啊!”

而听到郑山傲的夸奖,这王延松却是又说道。

“咋们武行明白人不少,可是却没几个敢直说的,我也是不想这样的一个大才被毁而已,既然郑大哥你也点头了,那我也就告辞了。”

而郑山傲也是没有多说什么,也只是点了点头。

然后这王延松也是出了这比武场了,而又只留郑山傲一人在这椅子上看着周边好一顿沉默。

过了不知多久,郑山傲才是悠悠地说道。

“陈识兄弟,你可真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啊!”

这句话并不是郑山傲第一次说了,不过此前说时话语中只是有些许羡慕,而现如今却是带着一些嫉妒的意味了。

而另一边的宁远却是已在他平日练武的地方等待有一会了。

突然却是有一个身影却是来到了这练武场。

而看到这个身影,宁远却是有些焦急地说道。

“师父!你这是怎么了,何人伤了你?”

来人便是陈识,只见其已是处理好了伤口,那被刃尖刺破的胸口如今已是缠好了略带血色的绷带。

而其手上却是拿着两个布袋子,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而陈识看到这般焦急的宁远,却只是淡淡地说道。

“做木工活出的差错而已。”

而宁远却是不太相信,毕竟以陈识这样的兵器造诣,会在干木工活的时候重伤成这样?怕是天大的笑话。

而另一边的陈识看着宁远那一副不愿意相信的样子,却是怕宁远胡思乱想,于是又说道。

“不要瞎想,没出什么大事!”

听到陈识这般说,宁远才是稍微有些心安。

毕竟他虽是知道天津武行在被打八家之前应该不会做文章,但是也是不能不防这天津武行不按路子出牌。

像是缇娜,宁远平时也是常常守在她身边的,就是他踢馆之时,他也是让让好几个脚行兄弟帮他盯着的,一有那些行径古怪的人出现。

就立马来找他,可是陈识那边宁远却是没有做太多的安排。

毕竟在他想来,自家师父的武功不弱应该也是足以自保的。

不过现在陈识的受伤却是提醒了宁远,凡事都不能想的太简单。

不过陈识不愿说,宁远也是不打算接着问了。

毕竟陈识如此作为总是有他的道理的。

而陈识此时却是说道。

“今日比武我听说对方提议改挟刀揉手成械斗你答应了?”

宁远听到也只是点了点头。

而看到宁远点头,陈识却是说道。

“为何要答应这般提议。你可知你虽功夫不差了,可经验终究是差了点啊!你何苦冒这个风险呢?”

听到陈识的责问,宁远却是答道。

“徒儿想做之事,即是为了师门,但也是为了我天津的武行改风气,要想做到这个,我却是得让这些武人真的心服才可以。”

听到宁远这个由头,陈识却也是没什么可说的。

而宁远见陈识没有接着责问,他也是直接岔开了话题。

只听得宁远说道。

“师父,今天我与那王延松前辈比武,与他那柳叶刀交手却是让我对我咏春一门的武器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但徒儿却是不知为何。”

听到这,陈识却是面色一变,然后问道。

“有何想法?你且说来听听。”

宁远听到这也是直接说道。

“比武之时,徒儿感觉这八斩刀法与人比武,近身之时效果最好,可是距离稍微拉开却是要差了点意思。”

“而我咏春一门的六点半棍却是正好与之相反,比武之时我却是想着如果这两门武器能合在一起说不得有奇效。”

陈识听到这,也是又一次惊讶了,他却是未曾想到宁远第一次与人械斗,竟是将他咏春一门的独门兵器——乾坤日月刀给悟出来了。

剑梦千年

作家的话
求收藏!!!求支持!!!若是可以点过投资也是不亏的!!!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