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兵王

第20章 墙上的小洞

晚上,所有人围坐在餐桌上。

简易的木桌子上放着梅姨做的几道可口的素菜,做法简单,但吃起来却别有一番口味。

王欣悦夹了一根青菜放入口中,让她这位喜欢吃肉的食肉动物也被征服了。

“梅姨,你做的菜好好吃哦,如果以后能天天吃到就好了。”

听着王欣悦的夸奖,梅姨有些沧桑的脸上,露出来真正开心的笑容:“喜欢吃就好,只要你们还在,我就天天给你们做,直到你们不想吃了为止。”

王欣悦高兴的给梅姨夹了一些菜,说道:“梅姨,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赖着不走了!”

叶林笑道:“梅姨,你别看她挺瘦的,好像很文静,但是她很能吃的,就算是二百斤的胖子,估计都吃不过她。”

此话一出,饭桌上的人都不由得笑了,但有一个人例外,就是那位剃发的小尼姑。

叶林看着小尼姑,询问道:“梅姨,这位是?”

梅姨笑道:“她叫小雅,是我的徒弟,但不爱说话,你们别见怪。”

吃完饭,王欣悦和齐舞则是去刷碗了,小雅也独自一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此地,只剩下叶林和梅姨。

柔和的月光倾洒在院子中,叶林和梅姨就坐在月光下,虽然只是认识第一天,但是叶林对于梅姨,还是有好感的,当然这种好感并不是男女之间的好感,他只是单纯的感觉梅姨就像是他的母亲,让他感到很温馨。

知道叶林很好奇小雅,梅姨讲道:“小雅是个很苦命的孩子,我是在山中发现她的,当时她受伤颇为严重,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我都感觉她挺不过来了,结果她还是活了下来,我问过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让她受伤这么严重,她也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她和我说话都很少,更别说你们了,这一点,你多多体谅。”

叶林点头道:“放心吧,梅姨,我又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人。”

虽然梅姨告诉了他一些事情,但是叶林心中的好奇还是很重,小雅这名女生让他印象深刻,尤其是那双晶莹透彻的眼眸,使他不能忘怀,只要闭上眼睛,似乎就会出现这双眼睛在轻轻的望着他。

尼姑庵的房间很多,所以叶林他们有地方住。

叶林独自住一间,而王欣悦和齐舞两人住一间,就在他的隔壁。

叶林把梅姨交给他的几张泛黄的纸张拿出来,平铺在桌子上,点燃油灯,仔细的观看。

把这几页有关灵体的内容全部看完,叶林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原来从古至今就有一群人想要得到灵体,认为灵体是于上天沟通的唯一‘物品’,他们渴望得到灵体,希望能与上天沟通,然后得到强大的力量!”

“那这么说的话,杀手背后很有可能就是那种人所在的组织,而他们想要得到王欣悦的身体,就是为了和上天沟通!”

从这几页纸上,他还知道了灵体会对于修炼者有很大的帮助,叶林原本不认为自己是修炼者,但是他确实可以吸收王欣悦身体的灵气,用来加速自己的修炼。

只是那次在医院吸收过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吸收过。

因为那晚之后,王欣悦一天几乎都很虚弱,这就说明他吸收王欣悦身体的灵气,会给王欣悦的身体造成负担。

纸上的内容记载的也不详细,只是说了有这么一群人而已,但究竟是什么人,没有任何的记载。

“看样子,除非那个组织彻底灭亡,要不然,王欣悦始终会被追杀,或许会被追杀一辈子!”

叶林躺在床上,脑海中思绪万千,虽然他只是拿钱办事,但是和王欣悦相处了一段时间,他是真的不忍心见到王欣悦死在杀手的手下。

然而,躺在床上没有多久,隔壁房间的嬉闹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叶林在床上坐起来,低语道:“她们干什么呢?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他起床,把桌子上的油灯吹灭。

房间暗了之后,叶林发现他的房间和隔壁的房间墙壁上竟然有一道亮光透了过来。

墙上有洞?!

叶林来到光亮过来的墙壁边,发现竟然是个大拇指大小的洞,看样子是年久失修造成的。

他将眼睛靠近小洞,喃喃道:“正好可以看看她们两人在做什么,笑的那么开心,看样子应该很好玩。”

透过小洞,叶林第一眼见到的就是传来亮光的油灯。

油灯放在桌子上,而桌子上有着几件女生的衣物,叶林认出来,那正是王欣悦和齐舞的衣服,他甚至还看见粉红色的罩罩和一条黑色的雷丝小裤裤。

粉红色的罩罩据他估计应该是齐舞的,而那条极其性感的雷丝小内内,肯定就是王欣悦的了!

在桌子旁边,还有一个木质浴桶,而两女嬉闹的声音就是从浴桶中传出来的。

水花激荡,两女露出来两个脑袋,她们的头发湿漉漉的,很明显,她们正在洗澡!

这还是叶林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女生洗澡,并且还是两名!

白皙细嫩的脖颈,在昏黄的油灯照耀下,还是那样的吸引人,叶林咽了口唾沫,心中默念道:“这不能怪我,我不是在偷看,我只是在关心她们的安全,毕竟洗澡淹死的可不少!我得看着她们安全的洗完澡,我才能放松!”

“在此之前,我一定要聚精会神,仔仔细细,兢兢业业的看着她们,不能让她们出现哪怕一点问题!”

王欣悦和齐舞嬉闹的很开心,完全没有注意到隔壁,竟然有一个快要流鼻血的‘qin兽’在偷偷的看着她们。

王欣悦摸了一把齐舞某个发育的非常好,挺翘的部位,嬉笑道:“好软哦,就像两个馒头,只不过还是没有我的大。”

“你让我试试,我没有摸,你凭什么说你的比我的好?”

原本在叶林眼中应该很乖巧的齐舞,现在也开始变得开放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和王欣悦在一起时间长了,性格也慢慢朝着王欣悦那种有点疯癫任性的性格发展了。

叶林感到鼻孔有点微热,用手一摸,果不其然,竟然又流鼻血了!

“看样子,我还是很需要一个老婆的,天天流鼻血,都快要受不了了。”

叶林随手把鼻血抹在墙壁上,继续看着。

两女洗完之后,开始出浴,这种场面,叶林已经受不了了,感觉自己丹田发热。

两女也没有穿衣服,直接跑上、床睡觉了,叶林自然而然的也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罪过罪过,在尼姑庵做这种事,观音菩萨不会惩罚我吧?”

叶林想到尼姑庵大厅中的那个泥塑的菩萨,还是有些后悔刚刚自己所做的事情。

但随即,他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菩萨那么大度,肯定能知道我的良苦用心,我刚刚就是在纯粹的担心她们的安全才会看着她们洗完澡,我是一片好心!”

叶林想要修炼,但无论如何都静不下来心,无奈只能作罢,他躺在床上,也不知道用了多久时间,才慢慢将心中的那股火压下,陷入了睡眠之中。

清晨之时,他竟然睡过头了,直到王欣悦在门外喊他,他才醒来。

“别喊了。”叶林在床上睁开双眼,喊道。

王欣悦猛地把房门推开,叶林这才想起,自己昨晚并没有反插上房门。

不过还好,他是穿着衣服睡觉的,并没有让王欣悦站占到便宜。

王欣悦叉着腰,哼哼道:“你不让我睡懒觉,结果自己就开始睡懒觉,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叶林揉了揉眼睛,反驳道:“只是这一次而已,我和你这只懒猪不一样!”

王欣悦转过身,看着墙上的红色痕迹,眉头一皱,到了跟前,用手摸了一下,疑惑道:“血?”

她抬起头的瞬间,又发现在血的上方,和她肩膀齐平的墙壁上有一个小洞!

叶林变得有些慌张,伸出手,大喊道:“不要!”

王欣悦趴在小洞前,见到了里面的景象,惊讶道:“那不是我和齐舞住的房屋吗?咦,还能看见我们洗澡的浴桶!”

她的面色变得红润,也不知道是因为气的,还是因为害羞。

她转过身,咬着银牙,冷冷的盯着在床上一脸委屈的叶林,道:“你昨晚都看见了?”

叶林的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打死都不承认:“看见?看见什么?”

“呵呵,还敢装疯卖傻,那我问你,这红色的是什么?肯定又是你流的鼻血吧。”

王欣悦指着墙壁上红色的血迹,质问道。

犀利的目光让叶林没有反驳的勇气,但还是不承认:“那是我昨晚拍死的蚊子留下的血迹。”

王欣悦气冲冲的走出了房屋,只给叶林留下来三个字:“等着瞧!”

刚刚来到门口的齐舞,疑惑的看着气呼呼走出房门的王欣悦,心中疑惑,这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王欣悦拉住齐舞离开了叶林的房间,气道:“他就是个混蛋,不要理他!”

叶林看着两女离开的身影,苦着脸喊道:“你们听我解释啊!”

冷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