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神秘大佬打工后被宠翻了

给神秘大佬打工后被宠翻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面试

第9章 面试

白微云傻吗?

她才不傻,就是因为见那辆车一看就不便宜,才这么软软呼呼的跟人打招呼,白微云想的是,万一这人就在这里上班,以后岂不是会成为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给人家一个好印象总不会错的。

怎么也没想到会得了这么一句话,居然说她傻!

哼!

看着一副多金又帅气的样子,是事业有成!

但是谁不是从零做起的呀!

就这么看不起人!

说不准过几年我白微云也一飞冲天!一鸣惊人!

成了‘云流光’画廊的摇钱树,到时候……

哼!

最后白微云在心里得出结论,长得帅的人也不见得就有一颗饱含善意的心!

白微云决定了,以后见了还是绕着走好,惹不起,还是可以躲的嘛!

白微云进去后发现‘云流光’的前台居然是个小哥哥,而且还一身西装革履,穿着特别的正式,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看到白微云进来,脸上挂着礼貌的笑容,十分温和有礼,看着就特别的有亲和力!

那小哥哥满面笑容的问:“你是白微云?来面试的?”

白微云一听面试二字,心里不免还是有些紧张,怯生生的点头:“是的,我接到面试的通知,就是今早八点,请问你怎么称呼?”

“我叫周其华。”

“周哥哥好!”

前台小哥周其华笑眯眯的看着这个浑身上下都透着紧张的小女孩,心里十分好奇这是谁家送来的崽子,这胆子也太小了!

前台小哥周其华指了指前面:“走吧,我带你过去!”

白微云立即冲人家笑了笑:“谢谢你!周哥哥,”小丫头嘴甜的。

白微云一笑的时候,那双眸子晶晶亮亮的,就是大黑眼镜框都遮挡不住。

脸颊还有可爱的小酒窝,看着就特别的甜。

个子不高,看着就软软糯糯的好欺负!

这会是哪家的小崽子呢,这也太可爱了,真是要命,要是被那条蛟龙看到,不知道会不会黏在人家身上下不来!

他可就好这一口!

这‘云流光’画廊多少年都没来过新人,至于自家老大,那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一年半载的都不会出现在这里,没想到今天会一大早的过来,原来是因为这个小丫头。

老大认识这丫头?

前台小哥周其华的八卦之心顿时被勾起,恨不得立即在微信群里面问问,这是谁家的崽子,居然引起了老大的看重。

白微云小的时候性子还活泼一些,大一点后,跟着薛女士见的人多了,经的事多了之后,这性子反倒是变得安静了,即便是在学校里面,白微云除了认识师姐方瑜和本宿舍的三个女生之外,其他人都不熟。

白微云跟在前台小哥周其华的后面,按着自己砰砰跳的小心脏,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前台小哥周其华把白微云领到何安塘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低沉又有些耳熟的声音:“进来!”

前台小哥周其华对白微云摆了摆手:“老大叫你进去!祝你好运!”

白微云推门进去。

抬头一看,咦?

这不是……刚刚在外面遇到的那人?

白微云打算以后见到了要绕道走的那个冷漠的男人?

原来不只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啊!

准确的说人家是这里的老板,唉!这运气!

一脚踩上去的那一刻白微云才发现地面上居然铺着柔软的毛毯,这一脚下去,还会有轻微的塌陷感。

白微云在心里感叹,这也太奢侈了些!

办公室里面铺地毯?

这是什么爱好!

白微云站在门口的地方,有点不敢迈步,应该准备一双鞋套的!

“过来!”男人坐在超大老板桌的后面,看着那个犹豫的小丫头,嘴角抿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心道这丫头还是小时候可爱一些!

白微云咽了一下口水,噔噔噔的快步走过去。

刚走到老板桌前面站定就得了老板的一句评价:“还是这么傻!”

诶!

白微云被噎得都想翻他一个白眼,这是什么话?

怎么又说人家傻!

白微云抿紧嘴,不太高兴,这已经是这男人第二次说自己傻了,白微云心底一阵失落,是不是……是不是意味着这份工作要彻底的黄了?

白微云都还没张嘴介绍自己呢!

白微云想着好不容易得来的面试机会,一句话还没说就被拒,这也太悲催了!

心里十分不甘,酝酿了一下自己准备好的说辞,趁男人没再开口的时候,赶紧说:“你好,我……我叫白微云!毕业于央城上京大学美术学院,专攻油画水彩,国画也会,平时都有练习,作品多次获奖,我还参加过……”

男人摆了摆手,打住了白微云继续介绍的话头:“眼镜框扔了!”

白微云一听,下意识的立即摇头:“那不行!”

男人看着女孩子:“嗯?”

白微云被男人这么一看,秒怂,语气都低低的:“呃!我的意思是说我……我都戴习惯了!”

“不喜欢!”男人又说。

啊?

他的意思是他看着不喜欢?

白微语郁郁的瞅着男人,这是什么画风?怎么自己有点跟不上呢!

咱们不是在面试的么?面试不就应该介绍自己,或者你问问题,我回答也可以的啊!好歹问一些跟绘画有关的事情不行么?

这跟戴不戴眼镜有毛关系啊?

刚刚浇灭下去的火儿噌的一下又蹿了出来!

再说了,你不喜欢……你不喜欢关我什么事!

虽说你是老板,但是……这也太霸道了吧!

白微云气呼呼的鼓着脸颊,不吭声!人在别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一点白微云还是懂的,所以此刻她……忍了!

这大黑眼镜框是白微云在十二岁那年戴上的,之后就一直没取下来。

白微云也是从那时起,剪了短发,又厚又长的刘海遮住了那双明媚的眼睛,即便这样,薛女士也不放心,给白微云买了一副大黑框平光眼镜,白微云的小半张脸都被遮得严严实实的,平时薛女士给白微云买的衣服从来都是宽松的运动装。

这幅装扮一直持续到白微云大学毕业。

薛女士说过,外面的坏男人太多,这样装扮是为了保护白微云。

半糖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