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比岁月更长期

第92章 到此为止92

时音往秦烟哪里看。

同一时间,时苒推开贺倾城教室的门,无视整个班级的议论与轻视,直冲向后窗口,抬手揪起梵狄娜的衣领:“我就知道是你干的!”

“你干什么,时苒你给我放手,放手!”

时苒直接将梵狄娜甩到了地上,那一方女生立刻掩嘴,叫着躲开。

贺倾城倚着讲台看,纪雯苼被这动静影响,正要从教室后门赶出时,贺倾城从前门绕出教室,直接拦住她:“你要去哪儿?”

“……去告诉她姐姐,她在我们班级打架。”

“她姐姐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你一个看戏的着什么急,”贺倾城朝教室斜了斜额头,以命令的口吻说道,“回去坐着。”

纪雯苼深呼吸,还是要走,被贺倾城一手拦在门框上堵住路。

“如果事闹大了……”

“事闹大了自然会有人管,”贺倾城接上话,顺便打量她,“自己都不知道跟错了主子,还在这为一个虚张声势的骗子瞎操什么心。”

教室外纪雯苼与贺倾城还在对峙,教室内梵狄娜已经被时苒抓着后领撞向课桌,课桌四下乱倒成一片,周遭的女生都叫出声来。

“时苒你有什么资格横?”梵狄娜被她弄飚了,抓着课桌大声喊,“是你姐当年抢我男朋友,你也是帮凶,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

“抢别人男朋友,成绩倒数第一,私生活混乱,逃学旷课撒酒疯……”人心浮躁的教室里,秦烟将这些词一个一个地讲出来,正视时音,“我们这届,到底招了个什么样的人啊?”

时音一句都无力返还,整个教室都在等着看她的窘相,这种感觉……这种全身神经都被麻痹的感觉又回来了。

时音跟席尙景吵,闹,失望,哭,他的芥蒂与她们的眼光一样,事实与浮夸,隐瞒与课撒酒疯说谎话……都散落在人心浮躁的教室里。事实与浮夸,隐瞒与不信任,所有一切都在渐渐冲垮她心理承受的底线,她所能说的只有一句:“不全是真的......”

“但有一部分是真的。”秦烟回。

时音不再回话,她出教室,从廊道一直走,期间有女生从别的教室出来,将手中还没拆封的果汁盒扔进垃圾桶,她看在眼里,手攥成拳。

一直走到了贺倾城的教室。

时苒正好给了梵狄娜一耳光,时音一言不发地进去,将还要再打人的时苒的手拉住:“苒苒别打了,我们走。”

时苒完全没有解气,所以近乎被时音扯出教室,临走时还给梵狄娜狠狠地留了一眼。

直到走到僻静处,姐妹两周身再无他人,时音才终于显出真正一面,脚步虚了,人也快不行了,她此刻最想要一个封闭的小空间,就伴着上课铃响走进洗手间,时苒下意识地喊她,她不停。

“姐……姐!”最后还是没能阻止时音将门关上,时苒拍门。

她背靠着门闭上眼,心口深深地起伏,手发抖着从衣袋内拿出手机,按键都按不对,多次编辑后,手恶性循环越来越抖,最后终于给席尙景发出一条短信。

——你放我走吧,我跟你过不下去了。

......

席尙景没回短信。

不到半小时整个大一年级,现在都充斥着关于时音的各种言论,一个月来的努力被几句口语相传的话,毁得一点不剩,她紧紧依着门,任由时苒在外面拍,喊。

直到临近下课才出洗手间,门打开,她低头站着,手都拍麻了的时苒看着她。

时音走出一步,时苒无法忍耐了,一把抓住她肩膀将她撞到门上:“这些事只有你在乎而已!”

时音不声不响,时苒对着她大喊道:“那两年姐是怎么过的,被别人知道了又怎么样!姐要是不放心上谁能耐你几何!那些流言算什么啊,你是败给了自己!”

“我就是过不去。”时音承认,慢慢说,“我就是过不去,你说我能怎么办?”

时苒一把拿下时音手中的手机,看到她发出的短信,拉着时音的手走:“既然都要分手了,干嘛在手机上说,面对面讲清楚不行吗。”

她不肯走,时苒硬要拉她:“正好把这两年的事都说给他听,凭什么他总是拥有最好的你,等你变的不堪了就自动躲起来不见他,那他未免也过得太舒服了吧!”

“苒苒!”已经被带到楼梯口,时音拉住楼梯的扶手,近乎恳求地说,“你别拉我,我不要跟他见面。”

“我饿了,那你陪我去餐厅吃饭,”时苒看她变成这样,退而求其次地说,“姐你不能再躲下去了,任何人说什么姐都当没听见,这一天过去了,她们就再也伤不了你了。”

时音还拉着扶手,无声地看她。

时苒又使力道。

“好,我陪你去!”她近乎叫出来。

时苒放开她的手,她依着楼梯扶手慢慢地坐下,手指反复揪起裙摆,无法说话。

......

中午,学校餐饮处人声鼎沸。

一楼二楼是学生餐厅,三楼是教职工餐厅,四楼至五楼是商业化餐厅,六楼是私人餐厅。

时音走近大楼,抬头往六楼看,找许久,终于找到依着落地窗旁的那张餐桌。

席尙景坐在餐桌一旁,他那位置正好侧对着落地窗,窗口暗暗的,看到他的样子也暗暗的。

那一桌,还隐约看见法伈、纪伯伦、席郡御……但是他都不跟他们讲话,他一杯一杯地喝着杯子里的东西,喝完了又来一杯,喝完了又来一杯,后来大概是察觉到从底楼传来的这股视线,他缓慢地看过来。

时音的手被时苒拉动,她们走进学生餐厅,视线与他的擦肩而过。

秦烟与贺倾城不时有社团聚餐,所以她们大都在二楼吃午饭,时苒带着时音上二楼刚好碰见他们。

一上二楼,就有周遭的学生三三两两看过来,时苒视若无睹地替两人点餐,坐到靠中心的位置。

秦烟正好在她们隔壁一桌,她撑着下巴睨过来,贺倾城在较远的一处,不发声,单纯抱臂看戏,被时苒打过的梵狄娜正坐在她身旁。

现在秦烟跟贺倾城是一丘之貉,她们之前内斗不断,被时音打蒙后,达成了暂且一致对外的战术同盟,趁着她前几天不在把梵狄娜捧成红人,然后谁也不挑谁的岔,专找时音的缝钻。

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局面。

阿拉不斯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